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

第三十章 喝姜汤

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陌上小仙儿 2332 2020-07-08 09:00:00

  “爱妃今日好雅兴,朕可是已经许久没听你抚琴了。”

  远远听闻佳人弹唱,他便在雨中驻足听了一会儿,不由想起了当初选秀时,荣妃一鸣惊人,琴技碾压整个后宫。

  只是后来一直怀不上龙嗣,慢慢便没有心思抚琴。

  再后来有了允儿,便一心养胎,琴弦更是连碰都不碰了,到现在,已经差不多快两个年头没摸过了。

  “皇上就别取笑臣妾了,许久没碰琴弦,都生疏了。”

  说着望向他身后,贴身的张公公正毕恭毕敬的候在廊下。

  其实他大可去偏殿等候,只是怕外面雨大,听不到皇上召唤,便干脆等在了门口。

  “这么大的雨,您怎么过来了?”

  荣妃款款上前,接过元和帝脱下的大氅。

  “今日原本定了接见南夏使臣,奈何天降大雨,他们误在了官道上,朕忙里偷闲,便过来瞧瞧。”

  雨势太大,纵有张公公撑着伞,他的袍子还是湿了一大块。

  荣妃为他拭去额角上沾着的几珠雨水,转身对苏小酒道:“给皇上也盛一碗汤来。”

  元和帝边往里走,看到桌边一圈的团子,见怪不怪说:“又跑来闹你们荣母妃了?好歹也让她歇歇。”

  团子们纷纷笑着起身问好,他们如今天天来荣华宫,与父皇见面增多,再面对他时,已经不像原来那样陌生拘谨。

  而且相处久了,甚至发现其实父皇是个挺温和的人。

  元和帝进内殿换了身干爽的衣服,出来坐在小床边上捏了捏允儿的小屁股,这小子最近本事渐长,喜欢上趴睡了。

  见墨鸿噘着嘴,满脸的不乐意,便招招手问道:“鸿儿怎么了?嘴巴上都能挂油瓶了,可是哥哥姐姐们欺负你了?”

  其他团子闻言满脸幽怨,如今除了还不会说话的允儿,就属墨鸿最得父皇欢心,哪个敢欺负她?

  小团子从凳子上跳下来,颠颠跑到父皇身边,熟门熟路爬到他腿上坐下:“酒酒姐姐让我喝姜汤,可是姜汤好辣,鸿儿不喜欢。”

  委屈的表情像是被人捏着鼻子灌了毒药。

  她的头发还未全干,刚才被苏小酒擦过,头上两只小揪揪毛茸茸的,像只小狗狗一样在父皇怀里蹭了蹭。

  身上还裹着小毯子,很明显淋过雨。

  元和帝抱着她软软的小身子,只觉得十分受用,声音也不自觉的温柔下来:“可是不喝姜汤会生病,到时候就要喝更苦的药,鸿儿不怕吗?”

  “啊?鸿儿不要喝药!”

  想起以前生病时喝过的黑色药汁,既酸又苦还辣,墨鸿淡淡的眉毛一下耷拉下来,忍不住抱住他的脖子泪眼汪汪:“父皇,鸿儿不想喝药药。”

  荣妃顺势端起姜汤递过去,柔声道:“那就要乖乖把姜汤喝掉哦,鸿儿最勇敢了,肯定一口气就能喝光!”

  刚刚还搂着元和帝脖子的小手唰就背到了身后。

  软香软香的小胳膊拿走了,老父亲的心里有点空落落的。

  又不好自己动手拿回来,于是接过姜汤和汤匙,低头哄道:“鸿儿乖,父皇亲自喂你喝,好不好?”

  其他几只团子羡慕的看着墨鸿,长这么大,他们谁都没有被父皇喂过呢!

  然而小团子却并不买账,不仅不伸手,嘴巴也抿的紧紧的,一双大眼水蒙蒙的看着元和帝,大有父皇你若硬要喂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。

  端着碗的手就有点犹豫,小心看向荣妃:“要不,就先不喝了吧?”

  荣妃嗔他一眼:“孩子任性,皇上也由着她?五丫头还小,得了风寒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  元和帝不想自己当坏人,于是把姜汤凑到墨鸿嘴边:“是荣母妃一定要你喝的,鸿儿可不要怪父皇哦~~~”

  墨鸿:“……”

  荣妃:“……”

  见父女俩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肯退让,苏小酒无奈上前道:“五公主若实在不想喝就算了吧,奴婢用姜汁做道甜点来,让公主多吃点也是一样。”

  墨鸿噘嘴,她才不信用生姜可以做出好吃的甜点。

  其他端着汤碗的团子们闻言却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汤匙。

  酒酒姐姐为什么不早说?!他们也不喜欢喝姜汤好不好!

  顶着团子们怨念的目光去了小厨房。

  刚才煮姜汤时还剩下不少生姜,苏小酒取了几个水分足的,去皮,切末,捣碎,把姜泥放进一块纱布中挤出汁水,再温了牛乳,趁热倒进去搅拌,放置一会,辛甜暖胃的姜撞奶就做好了。

  一进殿门,团子们便不约而同围了过来。

  看着瓷碗中白嫩嫩的东西,都无比新奇:“咦?这是什么?看起来像豆花,怎么闻起来有股姜味?”

  “这叫姜撞奶,是用牛乳跟姜汁做的哦,好吃又驱寒,殿下们快来试试吧?”

  “哇!又香又辣,虽然有些奇怪,但是很好吃!”

  墨尧第一个尝了,并及时作出反馈,其他团子见他吃的开怀,也大胆放进了嘴里。

  “真的呢,又滑又嫩,甜甜的~~”

  墨莺说着又往嘴里送了一口:“鸿儿你快尝尝,真的好吃哦~”

  虽然对生姜的味道还是有些抗拒,但见哥哥姐姐们都吃的那么香,墨鸿忍不住也拿起了汤匙,试探着舀起一点放在舌尖。

  丝丝牛乳的香甜,混合着生姜的淡淡辛辣,配上弹嫩的口感,嘴唇轻轻一抿,就自己滑进了肚子里~~嗯,好像也没那么难吃。

  见团子们吃的开怀,元和帝抱着姜汤,砸吧砸吧嘴,确实好辣。

  “你这丫头,怎么没多做一份给皇上尝尝?”

  荣妃见元和帝往苏小酒的手中的空托盘瞅了好几眼,却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,有点忍俊不禁。

  “啊?~~~要不奴婢再去做一碗?”

  一个大人,也好意思眼馋孩子们的零嘴儿,真的是……

  “罢了,朕又不是小孩子,吃那玩意做什么?”

  有种被揭穿的尴尬,元和帝顺手又添了一碗姜汤,力证自己不馋。

  团子们抱着碗吃的餍足,元和帝慢慢喝着姜汤,荣妃守着熟睡的允儿,满室温馨。

  苏小酒另端了一碗姜汤给门口的张公公。

  早就注意到门口那个有些瑟瑟的身影,一把年纪,头发已有些花白,风雨时时倾斜进殿,他身上的衣服便再湿几分。

  让她想起小时候爷爷带着她在风雨中卖菜的样子。

  张公公受宠若惊:“呦!多谢苏姑娘!那杂家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方才为元和帝撑伞,他自己却浑身湿透,又恰好站在了风口上,早就冻得直打哆嗦,见有姜汤,赶紧接到手里趁热喝了。

  他贴身侍奉陛下,可不能轻易生病。

  荣妃娘娘宠冠后宫,作为她身边最得力的大宫女,苏小酒自然也是水涨船高。

  但她却不似其他娘娘那里有脸面的宫人一样倨傲,心思又细,竟注意到了廊下的他。

  送上姜汤时神色坦坦荡荡,亦不因他是皇上身边人而阿谀谄媚,不由心生好感。

  递过空碗,张公公轻甩拂尘:“苏姑娘心细如发,悯怀他人,今后定有福报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