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101】第一个孩子

倦枝眠 于淅 1009 2020-08-31 19:00:00

  秦渊坐在苏锦棠身边,难掩眼中惊喜之色,伸手便抚上她略显苍白的面颊,道:“棠儿,我们有孩子了。”

  苏锦棠点点头,可想到他对沈絮烟的恩宠,忍不住眼里噙了泪。

  “你们出去。”秦渊吩咐道,似是看出了她的情绪异常。

  丫鬟太监们都默默出了门,心里暗暗猜测着秦渊与苏锦棠定是有些体己的话要说。

  待他们都走了,苏锦棠才落下泪来,声音也让人十分心疼:“若不是有这个孩子,太子殿下也不会管妾身如何吧。”

  秦渊一怔,看着她哭得这般,犹豫许久才愧疚道:“其实,之前那样不过只是气你罢了,棠儿始终是我最宝贝的棠儿。”

  他这一说,苏锦棠心中的委屈更添了几分,忍不住握拳便用力锤他胸膛,道:“你可知我是何心情?!”

  秦渊心疼地紧紧地抱住她,让她动弹不得,更无力气再来打他,他垂眸,声音低沉道:“棠儿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  苏锦棠停下动作,只是一个劲儿地流泪,这段时日受的委屈,像是要一瞬间全部倾泻而出似的。

  “棠儿,原谅我,我今后定会好生照料你和我们的孩子。”秦渊继续道,顺手轻抚着她的头发。

  苏锦棠想起自己腹中的孩子,这是她与秦渊的第一个孩子,说到底她能怪秦渊什呢?

  秦渊也是第一次这样爱一个女子,难免不懂得察言观色,正如她也是第一次爱一个男子,也有许多不懂的事情。

  她的情绪平复下来,许久才道:“我原谅你了。”

  闻言,他像个孩子一样既惊喜又紧张,忍不住又抱紧了她,道:“棠儿,只要你说,我愿做一切。”

  “那你不许去雪魄居了。”苏锦棠突然道。

  秦渊立马应道:“好。”

  苏锦棠轻轻一动,腹中便有些微微疼痛,她小声道:“有些疼。”

  秦渊扶着她躺下,生怕动作过重弄疼了她,这才唤外面的丫鬟太监们进来。

  丫鬟太监们进了寝殿,秦渊坐在那处不怒自威,声音凌厉:“今后你们定要好好照顾苏侧妃,若是有个好歹,仔细逐你们出府。”

  众人赶忙应道:“是。”

  ——

  深夜。

  苏锦棠躺在床上,抚摸着自己有些微微鼓起的小腹,仍觉得十分奇妙,到今日她才知道她的腹中竟有了一个小生命,一个她与秦渊的小生命。

  孩子会是儿子还是女儿?长得像谁?脾性像谁?这些问题回荡在她脑海中,让她有些睡不着。

  秦渊一回头便看见她还清醒着,伸手又把她往自己身边揽了一点,柔声问道:“还不睡吗?”

  “睡不着。”苏锦棠淡淡道。

  闻言,秦渊便起身走向香炉,那香炉里氤氲着烟雾,点的是宁神香。

  他随手拿起一边的剪刀,便剪断了燃烧的那截,道:“这类香点得多了,且不说宁神,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你,以后便别再点了。”

  苏锦棠看向他,他站在月光下,眼神温柔得让她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