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100】重拾旧爱

倦枝眠 于淅 1017 2020-08-30 19:02:00

  她万万没有想到,那人是秦渊。

  秦渊把苏锦棠拉到马上,简单收拾了些东西,“玄铁”的蹄声穿过黑夜,朝着陵州城的灯火繁盛中去了。

  苏锦棠缩在他怀里,听着耳边风声极大,忍不住鼻子一酸,险些落下泪来。

  “棠儿,跟我回去吧,父皇母后那边我会交代的,若是他们执意不允准,我便与你一起走。”秦渊在她耳边笃定道。

  此刻苏锦棠已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情绪,自从沈絮烟进了东宫,她原以为她会同府中其他妻妾一样,日后便再难有复宠的机会了。

  疏不知,秦渊对她用情至深。

  苏锦棠从未骑过马,车马的极剧颠簸让她十分不适,胃里翻江倒海,像是要吐出来。

  她不敢再多言,便索性倚在秦渊的身上,闭上双眼,静静等着他停下。

  秦渊察觉到了她的不适,皱了皱眉,便道:“棠儿,再忍一下,就快到了。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她的恶心感愈发强烈了,恍惚间她被他抱下了马,缓步进了东宫。

  “主子?!”她听到月见和鸢儿双双发出惊叫,随即便被放到柔软的榻上。

  腹部传来的不适感让她忍不住蜷曲了身子,感受到月见拿了湿毛巾给她擦脸,但她不能开口说话,似乎一张嘴,那股子酸水便要全吐出来。

  “去叫张太医。”秦渊严厉道,一边俯身下来看着苏锦棠。

  已是深夜了,张太医想必早已睡下,但鸢儿一路跑到了御药局,便用力叩门,口中叫道:“张太医,张太医,您快去看看我们主子吧!”

  连着叩了几次张太医终于来开了门,见了鸢儿便皱眉道:“你这丫头这么匆匆忙忙做什么。”

  鸢儿道了句:“来不及解释了,快随我来。”说着也不顾什么礼义规矩,拉着张太医的衣袖便往榭月轩跑。

  声音传到了不远处的雪魄居,沈絮烟从窗棂边露出半张脸,薄薄的窗纱掩在她绝美的脸上,更多了几分神秘。

  她眸中暗潮汹涌,看不出是什么情绪。

  来到榭月轩,苏锦棠半倚在榻上,一直呕吐不止,月见在她身侧扶住她的身子,秦渊也只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干着急。

  张太医上前,先给苏锦棠诊脉,将一块帕子搭在她雪白的皓腕上,随即便伸出手指诊断,张太医皱了皱眉,稍作停顿后再次进行诊脉,确定之后,眼中不免有些惊异之色,这才来到秦渊面前。

  “如何?”秦渊紧张地问道。

  张太医眼底笑意藏不住,却还是佯装严肃的样子道:“也没什么大事,只是老夫诊出来,是喜脉,已经快两个月了,你马上呢,也就要再添一位世子了。”

  闻言,满屋子人都是一怔,个个又惊又喜。

  秦渊惊得手中的折扇都落到地上,脸上尽是惊喜之色,赶忙进了帷幔当中去看苏锦棠。

  苏锦棠也听到了张太医的话,一种微妙的感觉便袭上了心头,她十八岁,可谁知,便要做一个孩子的娘亲了,心里又紧张又高兴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