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96】身份揭露

倦枝眠 于淅 1029 2020-08-29 19:01:00

  “哦?锦棠是沧国圣上的嫡出公主,本该久居深宫,怎会与你一同长大呢?”皇后疑惑地看向苏清颜。

  众人也均是不解,不知这位洵王妃又要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。

  苏锦棠坐在那处,手心已经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来,她已经预料到了苏清颜要说什么了,她正在盘算着一会儿要如何作答。

  果不其然,苏清颜粲然一笑,道:“父皇,母后,苏锦棠根本不是圣上的嫡出公主,而是家父闫公侯的庶女,与儿臣乃是同父异母的姐妹,她根本就是个冒牌货!”

  闻言,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惊,大半年前,泱国圣上向沧国圣上求娶嫡出公主作太子的侧妃,却不知竟是个假的!

  苏锦棠来不及再考虑这么多,便直接从座位上起身,跪到殿宇中间。

  苏清颜也跪到了她身边,又道:“父皇母后若不是不信,大可听儿臣细细说来。苏锦棠并非沧国皇后娘娘亲生,所以沧国皇宫的各种记档内并无有关她的任何记载,儿臣的贴身宫女流萤曾是皇后娘娘嫡公主锦溪公主的婢女,她可以证明苏锦棠的身份,再者,苏锦棠也不是家父闫公侯的嫡女,而是一个烟花女子所生的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!”

  “你说话注意些,陛下在此,怎可胡言?”皇后训斥道。

  “儿臣是说话难听些,但句句属实啊,母后,苏锦棠出身如此低贱,怎可配上太子殿下这样的皇室血脉,母后,断不能让这等不干不净的女主接近太子殿下啊。”苏清颜用一种近乎乞求的语气道。

  秦渊闻言,坐在那处,脸色阴沉道:“能不能接近还不是你说了算,看来五弟真是未能好好教养妻房,什么时候轮到一介女辈来编排起本太子的事了?”

  听到这话,秦墨的眼里宛如一潭死水,他缓缓开口道:“拙荆胡言乱语,冒犯了皇兄,是臣弟思虑不周了。”这话一出口,却也不去拉苏清颜走,只是继续观望着情况。

  圣上也不愿听他们聒噪,便清了清嗓子对苏锦棠道:“苏侧妃,洵王妃说的,可属实?”

  众人皆屏住呼吸,等着看她会说出什么话来。

  “儿臣虽不是沧国圣上与皇后娘娘所生,却受了圣上亲自加谥的公主,而洵王妃,既是说与儿臣是姐妹,却这样陷害儿臣,居心又何在?”苏锦棠冷冷道。

  苏清颜听到这话,气得用手指着苏锦棠便怒骂道:“苏锦棠,你不过是个烟花女子所生的小贱人罢了,若不是你当初害我生得一脸痘病,替锦溪公主嫁给太子殿下的便该是我!”

  她殊不知,她这话一出,引得众人大惊,原来这洵王妃是没能嫁给太子,心中嫉妒。

  苏锦棠抓准了时机,看着她道:“原来洵王妃是这样想的,不知洵王殿下听到了又要作何想法?”

  苏清颜吃了亏,不敢对上旁边秦墨阴沉的眼眸,转头继续对圣上皇后道:“父皇,母后,儿臣的侍女是曾在泱国皇待过的,大可传她来问问情况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