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89】神秘女子

倦枝眠 于淅 1014 2020-08-27 19:00:00

  算起来,秦渊已经有十天没来榭月轩了。

  近来,听闻泱国降服了关外的小国阑国,阑国是个比沧国还小的国家,远在西北角的极寒地带,听闻那里,四季皆寒,鲜少有见到阳光的地带。

  阑国圣上投降,不久便被处死,秦渊作为皇太子,受命前去收复阑国。

  今日,便是秦渊回来的日子。

  苏锦棠也不知自己在期盼些什么,许是想让他再好好与自己说句话吧。

  她倚着窗棂,听到熟悉的马蹄声靠近了东宫,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,便是秦渊的爱马“玄铁”。

  马停在东宫门口,秦渊飞身下马,他还是同从前一般英气勃发,丝毫未有任何改变。

  东宫的妻妾们早已在院里等着迎接他的到来了,所有人都来了,除了苏锦棠。

  可是让他们注意的是,秦渊的马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。

  他下了马便来到马车边,那马车里的人应声掀开帘子,将一只白皙修长的纤手放在了他的手上,这是一只年轻女子的手。

  妻妾们屏住呼吸,她们不知道这位女子是谁,怎会让秦渊都亲自扶她下车。

  那女子从车上下来,远远都瞧见她那纤长有致的身材,不袭不属于本国服装的衣着,用一块面纱裹住头部和脸,叫人看不清她的容貌。

  秦渊进入东宫,那妻妾们见了他,个个面露喜色,江媛抢先一步上前道:“太子殿下,您一路舟车劳顿委实是辛苦了,妾身在云唳阁早早便备下了您爱喝的龙井,您去坐坐吧。”

  见秦渊不回应,余婉宁也不甘示弱,领了奕循便上前道:“太子殿下,咱们的奕循说他十分想念父王呢,近几日奕循的功课也大有长进,您可要看看?”

  有了孩子作为争宠的借口,江媛心中气愤至极,奈何自己没个一儿半女,只得狠狠剜了余婉宁一眼。

  “本太子回东晖殿还有事。”秦渊冷淡道,一边吩咐身后的常青,“常青,把烟儿带去东晖殿偏殿住着,务必收拾妥当了。”

  众人皆是一惊,这整个东宫还未有哪个女子住过东晖殿,纵使是江媛上次落水赖着不走,还不是被秦渊冷眼相待,一点宠幸没捞着。

  看着那被唤作烟儿的女子和两名侍女往东晖殿的方向去了,江媛这才紧张地问道:“太子殿下,那位是……”

  “以后便是沈夫人了。”秦渊只留下这一句话,便也离开了。

  几位妻妾对秦渊的这话十分震惊,这一个不知从哪来的神秘女子,莫名其妙便成了沈夫人,成为了东宫中的一员了。

  叶清兰立在身后,悄悄说了一句:“这怕是太子殿下的新宠。”

  江媛秀眉紧蹙,她望向那位沈夫人的背影,那是个十分瘦削的人儿,皮肤也白得疏离,尚未看清她的真容,却隐约觉得她气质非凡。

  苏锦棠在一旁的窗边,目睹了全程,心中有些难受,这情绪像根绳索般牵着她,任凭她怎么让自己冷静都挥散不掉。

  他终是又去宠幸别人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