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88】与他置气

倦枝眠 于淅 1018 2020-08-26 19:02:00

  东宫,榭月轩门口。

  秦渊站在那处,犹豫了许久,不知该不该进去。

  月色朦胧中,窗户的剪影上映出苏锦棠的侧脸,她静静坐在窗下,一言不发。

  常青见他看着苏锦棠出神,便小声提醒道:“太子殿下,进去吧。”

  秦渊抿了抿唇,这才鼓足勇气踏进榭月轩的门。

  他是尊贵无比的太子,向来对谁说了几句重话也都无人敢反驳,唯独惹了苏锦棠生气,让他思量再三还是想放下身段来哄她。

  进了门,和往常一样,苏锦棠正在制新的口脂,她春葱般的纤指去轻轻摩挲了一点口脂,指尖便沾上了一点桃花般的浅红。

  “咳咳咳。”秦渊干咳了几声,然后坐到她对面,“棠儿。”

  苏锦棠并没有朝他行礼的意思,甚至都没有抬眸看他一眼,只是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  秦渊朝身后的常青看了一眼,常青立刻识相地端来了一些东西,放在她桌上。

  “这是我去首饰行命人照着你素日戴的首饰打造的,希望棠儿喜欢。”秦渊小心地介绍着。

  苏锦棠看了一眼那桌上的首饰,虽说都是些简单的珠钗步瑶,却果真是她素日时常戴的样式。

  若放平时她一定十分感动了,只是今日听到了秦渊那一席话,心中不知该作何想法了。

  她冷冷道:“东宫中妻妾重多,太子殿下只给妾身一人,其他姐妹该恼了,还是给大家分了吧。”

  秦渊好心送首饰来哄她,却被她这一通冷言冷语,心中恼火却也只得强行压下,道:“棠儿当真不愿接受?”

  “太子殿下拿走便是了,妾身不想要。”苏锦棠继续低头做着口脂。

  闻言,秦渊的语气也冷了不少:“棠儿,我知你心中气恼,可我也是一时情急才那样说,如今来向你赔礼道歉,你也大可不必如此。”

  苏锦棠听到这话,心中自然更加气恼,道:“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,我只管听着就是了,我没什么好说,你回去吧。”

  既是她都下了逐客令,他再厚着脸皮不走岂不是失了颜面。

  秦渊也满心怒意,把那首饰丢在桌上,便立刻起身离开了,常青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
  他出了榭月轩的门,愤恨地一拳砸在了门口的柱子上,柱子上陷下去一个坑,他气得不知该说些什么,便继续朝着自己的东晖殿去了。

  屋里。

  苏锦棠还在生气中,她说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什么,似乎又希望他来哄自己,又不想听他说一句话。

  她心中有阵阵悸痛,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口脂盒子,她看向月见,想来月见也是为他们的事情担心不已。

  月见道:“主子,太子殿下已经放下身段来哄您,求您原谅他了,您也给他个台阶下吧。”

  苏锦棠不以为然,固执道:“他既然早知道我会气恼,又何须说那些话来气我,我也只是他的一个侍妾,他那样的身份地位,想要什么女人都会有。”

  月见轻轻叹了一口气,也不知这些主子们究竟是何想法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