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76】疑点重重

倦枝眠 于淅 1069 2020-08-22 19:02:00

  过了好一会儿,众人都急得不行了,小福子与秦墨身边的太监常泰才扶了浑身湿透的张太医过来。

  众人大惊,小福子忙解释道:“张太医不知怎地落水了,还是洵王殿下救上来的。”

  再看他们身后的洵王,也全身湿了,头发湿得粘连在清俊的脸上,残存着水珠,更显得相貌非凡。

  “阿墨果真仁德,今日你有功,先去换身衣服再来领赏吧。”泰著吩咐道。

  秦墨作了个揖,故作恭敬道:“儿臣多谢父皇。”

  苏清颜见状,忙作势道:“王爷,妾身伺候您更衣。”便紧跟着秦墨出了营帐。

  帐外。

  夫妻俩对视一眼,苏清颜紧张地问道:“不会查到咱们头上吧?”

  “不会,就算查到也有顶包的。”

  帐内。

  张太医已经在给秦渊查看着伤口,口中絮絮叨叨地说着些不知哪个王八蛋推他下水的胡话,苏锦棠好几次示意他少说话,他都没听进去。

  查看完毕,张太医随意地给秦渊包扎了一下,便从药箱中拿出纸,写下药方,又拿出了几味药材,道:“这药留在这儿,每日煎服两次,早晚各一次,今儿个就这么地,明儿老夫再来。”说着便头也不回地就走了。

  圣上和皇后均是一怔,没想到这传闻中的张神医就是这样的,随意看看就走了。

  虽说苏锦棠知道张太医素来就是这性子,但是圣上皇后也觉得震惊,自己也不放心,还是追出了帐外。

  “张太医,太子殿下可无大碍?”苏锦棠急切地问道。

  张太医甩了把衣服上的水,摆摆手轻松道:“无大碍,死不了!”

  苏锦棠继续问道:“那,就这样包扎一下就好了?”

  面对苏锦棠的质疑,张太医愈发不耐烦了,道:“哎呀,你男人不会怎么样的,你们这些皇家的人啊,就是娇气,不过,也得亏他有那件甲衣略能挡着些,不然,今儿个恐怕就是国丧喽。”

  苏锦棠无奈,只得放他先回去了,不然真保不齐这老头还要说出什么悖逆之语,被圣上皇后听到了定要怪罪下来的。

  正欲回到帐中,鸢儿却道:“主子,奴婢觉得这事有蹊跷。”

  “有什么蹊跷?”苏锦棠停下脚步,看着她道。

  鸢儿笃定道:“主子细想一下,太子殿下遇险,和张太医落水这两件事,受益最大的人是谁?”

  苏锦棠细细回想了一下,秦渊遇险,如果是有人暗中谋划,那么那一个人一定是受益最大的,秦渊受了伤甚至被害死,那么太子之位就会虚悬着,梁王素来是个不屑与人争的,那么秦墨很可能被立为太子。

  再看张太医落水一事,张太医是来为秦渊诊治的,耽误不得,却意外落水,而后被秦墨救起,秦墨在圣上那里得了个“仁德”的美名,却也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秦渊诊治的时间,秦渊险些失血过多而死。

  所以一番看下来,苏锦棠也明白了,受益最大的人是秦墨。

  “你是说,是洵王暗中操控这一切?”苏锦棠问道。

  鸢儿点点头:“是,奴婢从前是洵王府的人,知道洵王向来有不轨之心,几次三番想要暗害太子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