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34】责问

倦枝眠 于淅 1104 2020-08-08 10:31:48

  心隐约觉妥,总预袭心头。

  “月见,鸢儿,咱们暄阁。”

  ——

  暄阁。

  苏锦棠行至门,透过薄如蝉翼纱窗,已屋里已坐一人,人人,子秦渊。

  急着进,静静立窗况,瞧着烟儿端一盏茶奉,秦渊刚久。

  “跪。”掷声。

  烟儿吓赶忙跪,瘦削身微微抖。

  秦渊瞧远处榻顾云裳,底一片令人难揣摩神色,开口:“烟儿,日可御药领过川芎?”

  声音透寒让跪烟儿噤若寒蝉,声音带恐惧:“奴婢,奴婢……”

  顾云裳坐榻,秀眉紧蹙,缓缓:“说与子听。”

  “奴婢,过……”

  秦渊茶杯,肃杀寒,语气冰冷:“过御药记档,子妃时用药里,无川芎。”

  这话让顾云裳一愣,禁怀疑这随身伺丫鬟来。

  烟儿吓声音里已带哭腔:“子殿,奴婢,奴婢一时糊涂,子殿饶恕,子殿饶恕!”

  秦渊抿薄唇,目灼灼盯着烟儿,:“如说来,用川芎,害余夫人?”

  苏锦棠显,榻顾云裳一愣,随身微微颤抖着,几欲开口说话硬生生咽。

  “奴婢,奴婢……,奴婢!”烟儿伏,敢抬头秦渊。

  闻言,顾云裳震惊,干涩嘴唇费力张开:“烟儿,……”

  见顾云裳这样气行,又卧病床,秦渊自苛责顾云裳导奴婢。

  质问烟儿:“为这样?”

  窗静静观望苏锦棠时心跳嗓子,生怕烟儿说子妃话,怕秦渊对子妃疑心,无论如,终,子妃样人。

  “奴婢自张这样,与子妃无关。奴婢见余夫人宠,子妃又病着,奴婢替子妃气过,这领川芎,余夫人坐胎药里。”烟儿说话时,泪如断线珠子掉,说辞却严丝缝,让人服。

  ,这借口苏锦棠听来,却难,顾云裳止一面夸过烟儿,说烟儿稳细致,断断会这样莽撞。

  “烟儿,怎可生这歹毒心……”顾云裳费力从榻来,连站费力人,刻着烟儿,里一片失望。

  烟儿哭泣声,朝着顾云裳方停磕头,哽咽:“子妃,奴婢,奴婢拖累您……”

  苏锦棠听,闯进屋里,对着秦渊:“子殿,妾身听子妃说烟儿稳大方,害关,会损子妃誉,妾身为,烟儿背人。”

  秦渊见突访显讶异,门偷听许久,追罪责,饶兴趣着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