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30】计上心头

倦枝眠 于淅 1139 2020-08-07 12:08:50

  宁安苑。

  “啪——”余婉宁将丫鬟银杏手中端的碗一把摔在地上,溅得一地破碎瓷片和汤药。

  银杏吓得赶忙去收拾,余婉宁怒骂道:“我早说了不必加那一味山楂,太医都说了,加了山楂药效会减轻,你怎么还加那劳什子进去?”

  银杏不敢抬头看她,只是道:“这坐胎药味道极其浓烈,奴婢看主子日日喝两碗,连饭都吃不下,奴婢委实心疼,才加了山楂,想让主子好多进些。”

  余婉宁自是也知道这个小丫鬟是心疼她,心中怒火降下了不少,语气也放缓下来:“罢了,起来吧,去重熬一碗便是。”

  银杏走后,余婉宁伸手捻了一颗桌上的青梅,殊不知那坐胎药的气味直上喉头,一时嘴里竟发苦不已。

  “真难吃。”嫌恶地将青梅又丢回了桌上。

  东边,云唳阁。

  戚景兮透过花窗瞧了一眼宁安苑的方向,纤手放在鼻下,秀眉皱起:“这余夫人也真是,已经有一个儿子了,还不知足,整日里还喝这些汤药,妾身闻着都呛。”

  叶清兰一口酸意:“那你也得有人家那好福气啊,人家可是生了太子的长子。”

  “不过是个身份低贱的通房丫头罢了,当年要不是陪太子妃嫁过来,她哪会有出头之日?”戚景兮道。

  江媛拿了一块糕点轻咬一口,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,凤眼中满是不屑。

  放下糕点,她道:“人家知道自个儿下贱,这还不趁着能生赶紧多生几个,不然哪里站得住脚。”

  见两人似有不服气,江媛愈发直白:“你们怎么就比人家好多少呢?人家有子嗣,多少还是个夫人中的主位,你们有什么啊?”

  这话令戚景兮、叶清兰二人噎住了,却又只得忍着,不好辩驳,太子妃和两位侧妃有显赫的家世,余婉宁有子嗣,唯独她们两人是两样都不沾光。

  二人在她面前这般忍气吞声,更惹得江媛打心里瞧不起她们,语气也尖酸了许多:“这样有什么用,有能耐你们也生去啊,又没那个福分。”

  戚景兮小声嘀咕道:“这不是,太子不常来我们住处。”

  “是啊,眼下太子除了在朝中处理政务,就是来江侧妃这里,我们天天盼着也无济于事啊。”叶清兰也道。

  江媛听了这话心中自然是高兴的,尖尖的下巴也扬高了几分,道:“也是啊,你们既不得太子宠爱,更没有在朝中得力的母家,自是要吃些亏的,不过,既不能自个儿争一争,便只能让别人争不了。”

  这话从江媛口中说出,多少带了些别的意味。

  戚景兮佯装笑意:“是啊,江侧妃自然是与我们不一样的。”

  “是,我们比不得江侧妃。”

  二人十分默契地哄着江媛,江媛听了心中也欢喜无比,话也多了许多。

  江媛手中捏着一颗晶莹的葡萄,道:“还有榭月轩的那个小贱人也是,整日闭门不出,却能让太子送去那么多金器,我看她啊,也不是个省油的灯。”

  说着,纤指便将那葡萄捏破,鲜甜的汁水流出来,江媛接过丫鬟递来的帕子擦拭着手,眼里满是憎恶。

  “那苏侧妃想来确实是有两下子的,制口脂时……”

  “她还真以为送一盒口脂就把我给打发了?现在她没惹着我,我懒得与她计较罢了。”江媛说着,将帕子用力丢到桌上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