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26】春宵半晌

倦枝眠 于淅 1023 2020-08-05 11:17:37

  回到榭月轩,远远便见到那亭下颀长的身影,秦渊立在那处,见她来了,眼底宛如一潭死水。

  苏锦棠心中有些慌乱,她已经能够感知到一些事情了。

  行至他面前,苏锦棠轻声道:“太子殿下。”

  秦渊不作言语,直接拉着她进了屋,他过于用力勒得她手腕生疼,仍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  月见和鸢儿正欲跟上,秦渊关上门,二人站在门外,也明显察觉到了异常,奈何主子的事情她们也不敢多言。

  坐在桌前,秦渊眸色深沉:“今天可是出门了?”

  苏锦棠小声道:“是。”

  秦渊脸上冷若冰霜,剑眉紧皱,周身有着让人难以接近的气场,望着她紧张的神情,他心中的怒意便又增了几分。

  苏锦棠聪明,也料到他要问什么,便答道:“妾身今天出了门,去见了一个故人。”

  他手中的茶杯重重磕在桌上,冷冷问道:“什么故人?”

  苏锦棠暗叫不好,想必他早已知道她去畅春楼的事情了,她若有假话,定是要惹他大怒的。

  “妾身从前在沧国认识的故人,已多年未见,此番他来泱国游玩,妾身已是泱国的人,也应尽地主之谊,好好招待他一番。”苏锦棠冷静道。

  明显,这一番说辞秦渊是不信的,他道:“说辞倒是漂亮。”

  苏锦棠明白此时秦渊怀疑的是什么,秦渊向来多疑,自是没那么容易信她。

  她低头,红唇轻绽:“妾身知道错了,泱国已有婚嫁的女子不可轻易出门,更不可独自去与外来男子相见。”

  见秦渊没有半点原谅她的意思,苏锦棠继续道:“妾身对太子绝无二心,天地可鉴。”

  “有无二心,这自然不是说说的。”秦渊说着扼制住她的脖颈,缓缓下移去解她的衣扣。

  苏锦棠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,可毕竟从未遇到这样的事情,心中紧张不已,往后退了半步。

  秦渊岂会这样就放过她?

  伸手拔下她发上的金钗,黑发如瀑,柔顺在垂在香肩之上,苏锦棠低眸不敢看他,偏偏这副脸上红云渐起的娇羞模样,引得他欲火中烧。

  记起今日之事,秦渊心中的怒意并未消去,愈发想要占有这个倾国倾城的沧国美人儿。

  秦渊环住她的腰际,不容她半分拒绝,一双修长的手熟练得去解她衣扣,全然不顾她心中的害怕。

  满屋旖旎春色,粗重的喘息声与哽在喉头的娇柔声音交织着,使整个寝殿里更染上了一层暧昧气氛。

  ……

  秦渊走后,已是夜深,苏锦棠躺在床上,并未唤月见鸢儿进来伺候。

  床上周围尽是她的零散衣物,她香肩外露,锁骨的线条尤其好看。

  她只觉得浑身酸软无比,床上那一块殷红无疑是在告诉她,她已真的成了秦渊的女人。

  苏锦棠也知道秦渊是什么意思,想必已对她与颜卿尘的关系起了疑心,这才要与她行夫妻之实。

  若是她与颜卿尘真有什么,颜卿尘又怎会与一个已是人妇的女子纠缠不清呢?

  他算得好,极好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