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6】余夫人

倦枝眠 于淅 1898 2020-07-05 20:29:58

  苏锦棠嫁来东宫也已有好几日了,从大婚那日见过太子一面后,便再没见到过,但太子却命人给她送来过一些名贵衣物,她也给太子面子,便欣然收下了。

  这几日在东宫过得倒还算自在,整日就是晒晒太阳,赏赏花,时不时去太子妃那里喝喝茶。

  太子妃是个极温柔的女子,从她进府便没少照顾她,时常与她说些体己话,关心她的生活情况。

  这一日,苏锦棠又和平日一样,坐在檐下赏花,朝着身后唤道:“月见,去取我的面纱来。”

  月见却在她身后道:“主子,这里不比沧国,这里没有多少蜜蜂蝴蝶的,便不戴面纱吧。”

  苏锦棠应了一声,便继续看着面前小园里的花。

  忽见一小男孩跑着笑着,手上还放着一只风筝,也不知怎地,就跑到了她的榭月轩来了。

  苏锦棠倒不讨厌孩子,便撑着下巴带些欣赏似的目光瞧着那小男孩。

  “啊,我的风筝。”忽听见小男孩的讶异之声。

  她抬头看去,那一只精致的风筝竟卡在了她院里的水杉树枝上,小男孩也焦急地不行。

  “莫急,姐姐帮你想想办法。”苏锦棠走上前去,温柔地宽慰道。

  那水杉树也着实是很高,这般生拉硬拽也是拿不下来的。“去唤小福子。”苏锦棠回头对月见道。

  月见便急急去叫府里的小福子,小福子是榭月轩的公公,平日里伺侯苏锦棠也是尽心尽力,如今见月见过来唤他,便急忙赶了过去。

  小福子身手也算矫健,几下爬上了那棵水杉树,小心地取下风筝,带下来交还给小男孩,那小男孩也懂事,奶声奶气地便道:“谢谢姐姐。”

  “真乖。”苏锦棠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。

  “奕循,奕循。”身后忽然传来女人急切的声音,一回头,原来是余氏夫人余婉宁,正急急跑来。

  跑到这处,见了奕循便急急拉到身边,出言训斥道:“你怎么这般顽皮,竟到处乱跑,叫娘亲担心得不行,遇着坏人可怎么办。”一边偷偷看了眼身边的苏锦棠。

  苏锦棠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,起身对她莞尔一笑,便道:“姐姐不必担心,这东宫处处有侍卫把守,奕循断然是跑不出去的。”

  余婉宁见了她,眼里也都是厌恶之色,便狠狠剜了她一眼道:“自然是跑不出去,但谁能保证,这府中也有心思叵测之人呢?”

  这话尖锐无比,像是故意在说苏锦棠,月见可看不下去了,便出声道:“余夫人,方才小世子的风筝挂在树上取不下来了,是我家主子唤了小福子帮忙取下的,您怎么竟这样说我们主子?”

  “你个小丫鬟也配跟我说话?”余婉宁气得急了,便继续道:“我也没说是你家主子吧?这府中人多,我们奕循又是太子唯一的血脉,伤着可怎么办。”说着,余婉宁有意靠近苏锦棠,恶狠狠地盯着她。

  这一靠近,倒使苏锦棠看见了她脸上的雀斑,苏锦棠便问道:“姐姐的脸上,是因生奕循留下的吧?”

  这话像是戳中了余婉宁的痛处,她在怀孕之时脸上便生出雀斑,腿也浮肿,生完奕循后水肿倒是消下去了,只是这雀斑,用尽良方却也不能尽数去除。因为这事,太子自那之后,也并未再去她那里了。

  望着余婉宁尴尬却又愤恨的神情,苏锦棠便道:“我带来的嫁妆中,有我们沧国名贵的凝露膏,对去除疤痕有奇效。”又吩咐月见道:“去取一盒来,赠予姐姐。”

  月见点点头,便立即进屋去取,不一会儿,使捧来一只蓝色镶金花的小盒子,放到余婉宁身后丫鬟金雀的手里。

  余婉宁像是有些动容,却又恢复了厌恶的神情,便道:“妹妹这药,姐姐恐怕用不得,姐姐是还要为太子生儿育女的,不敢乱用药。”

  苏锦棠知道她肯定心下怀疑,便也早已准备好了措辞:“姐姐大可放心,这药中并不伤人之物,若是姐姐用了有任何不适,大可去告知太子,让太子来惩处妹妹。”

  听了她这话,余婉宁有些相信了,便伸手示意金雀收下,道了声:“那谢过妹妹了。”便头也不回地带着奕循离开。

  望着余婉宁走远,苏锦棠也进了屋,坐在桌前饮茶,月见心中倒是气不过,开口便道:“主子,方才那余氏那般咄咄逼人,主子竟也不教训她,明明是咱们主子的位份更高,她倒高傲得很。”

  “在这东宫里,多一个相熟的人,总归不是坏事。”苏锦棠饮着茶,轻轻道。

  “那为何,主子还将那凝露膏赠予她?那凝露膏无比珍贵,主子的嫁妆里不过只有区区四盒,如今还送出一盒。”月见越说越气不过。

  一旁的流萤见了,便柔声劝慰道:“月见,刚刚主子都说了,想在东宫里多一个相熟的人,要交朋友,自然就是要付出些东西的。”

  “那余氏好生嚣张,咱们主子就是一副好脾气,差点让她欺负了。”月见仍然是对余婉宁带着不满。

  苏锦棠温和地笑笑:“她只是太在乎奕循罢了。”

  流萤听了,又道:“我听府中的丫鬟说,这余夫人出身也并不高,却生了太子的第一个儿子,自然是宝贝得不行。”

  苏锦棠点点头,心中便明白了,自古以来,多少母凭子贵的事情,这余氏出身不高,进府也就坐不到高的位份去,她上位的唯一途径,便是她的儿子。

  这东宫不好生存,纵使她苏锦棠有姣好的容貌,也还是个被人看不起的小国“公主”,她也需有自己生存下去的途径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