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5】全府的笑柄

倦枝眠 于淅 1506 2020-06-30 15:49:23

  一夜好眠。

  第二日一早,简单用了些早膳,苏锦棠便在孙嬷嬷的带领下前往太子妃居住的和暄阁去拜见。

  那和暄阁一进去便是花香扑鼻,园内植满了各色花草,美艳异常。

  “原来太子妃竟也是个爱花之人。”苏锦棠轻声道。

  “是啊,太子妃宝贝极了这些花,任何人都动不得。”一旁的孙嬷嬷也接口道。

  绕过长廊,便能进入正厅。

  正厅里,约莫已有了五、六位女子坐着,个个都是美人,中央正坐着一位身穿浅蓝裙的女子,打扮得十分朴素,料想便是太子妃了。

  听闻这位太子妃是丞相的独女,自小便是丞相的掌上明珠,又贤惠端庄,太子也十分敬重她。

  “妾身拜见太子妃。”苏锦棠进了屋,便朝着中间为首的女子跪拜下来。

  “妹妹请起。”顾云裳柔声道,一面示意她起身,“坐吧。”

  苏锦棠道了声“谢太子妃。”便去坐在一旁左侧离太子妃最近的楠木交椅上。

  这位置想来也是给她留的,太子妃之下便是侧妃,再往下才是夫人,刚刚进来时便留意了一下,所有椅子上都坐满了,唯独这一个空着。

  “妹妹可还适应东宫的生活,膳食可有不妥?”顾云裳瞧着苏锦棠,满眼都是温柔。

  苏锦棠微笑颔首道:“谢太子妃关心,妾身一切都适应。”

  苏锦棠看了一眼她对面的女子,一身珠光宝气,像是要比太子妃还要华贵,一袭娇艳的红色衣袍,上面绣着大朵牡丹,看起来也是富贵无比。

  那女子料想就是孙嬷嬷口中的江媛江侧妃了,听说平日里性情嚣张跋扈,整个东宫无人敢招惹她。

  “早就听闻妹妹是那沧国出了名的美人儿,今日见了,果真是名不虚传。”江媛看着她,轻启红唇道。

  苏锦棠反应倒也快,连忙道:“妹妹丑陋,比不得姐姐与太子妃容貌绝世。”

  这话似乎令江媛有些开心,扬着下巴又道:“妹妹倒是个机灵的人。”

  苏锦棠不再多言,只是微笑回应。

  “只是听说,妹妹昨儿晚上都未与太子行周公之礼,反倒将太子赶了出去,真是闻所未闻。”江媛像抓住了苏锦棠的把柄一般,将昨晚的事情拿出来说她。

  江媛的笑中隐约带着些不怀好意,苏锦棠也十分冷静,便开口道:“妹妹哪有这胆子赶太子出门,是太子嫌妹妹无趣,自己不愿待。”

  江媛像是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笑意更盛:“这偌大的东宫,还没人敢拒绝太子,妹妹倒真是与众不同。”

  “不敢。”

  渐觉两人之间火药味正浓,顾云裳忙出声打破了尴尬:“两位妹妹在这争论美貌,再好的样貌也有衰老的一天,能为太子绵延子嗣才是要紧事。”

  “现在东宫之中只有余夫人的奕循这一个孩子,各位妹妹还需再努力才是。”顾云裳继续道,一边欣赏似的看了眼左侧的夫人余氏。

  “妾身谨遵教诲。”所有人一同起身,对着太子妃福了福身道。

  苏锦棠留意了一眼,那余夫人余婉宁身侧果真站着一位小男孩。余夫人生得娇艳,自有种成熟女子的风韵在。

  出了和暄阁,苏锦棠走着一边回想着,这太子整日也不在东宫中,却收了这一屋子的美人儿,恐怕也是无福消受。

  “主子,奴婢今早将那白帕子送到浣衣处去,那浣衣处的丫鬟好生气人,竟笑话主子。”月见说着这话,嘟着小嘴,像是个受气包。

  苏锦棠倒不在意,只是道:“让她笑便罢了。”

  “主子,昨日太子都来了,您怎么还将太子赶了出去?”月见小声地说,一边朝四周看了看。

  “我素来不爱闻酒气,再者,他若有心宠幸我,自然不会只来这一趟。”苏锦棠语气平静地道。

  月见也不明白,太子整日不在东宫,哪天得空去了谁那儿,还不得被捧着供着不让他走,自家主子可倒好,竟将太子赶了出去。

  “诶,你听说没有,榭月轩的苏侧妃,听说还是个公主呢,咱们太子也不与她拜堂,也不洞房,听说她还将太子赶出了榭月轩。”“啧,这异国的女人果真是嚣张,她是公主咱们太子也不理会她。”

  苏锦棠驻足,听着不远处花丛中两个修剪花枝的丫鬟正在窃窃私语,月见正欲出声呵斥,被苏锦棠一个手势示意她噤声。

  苏锦棠默默地往自己的榭月轩走,她也明白,她已经成了全府的笑柄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