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4】花烛夜

倦枝眠 于淅 1405 2020-06-21 08:24:25

  外面的夜色深了,太子却迟迟没有回来,苏锦棠只觉得在榻上坐得腿都麻了,便唤道:“月见,流萤,帮我梳洗。”

  月见流萤也觉得自家主子等得委实是久了些,便也走上前,帮苏锦棠换下嫁衣,卸下满头繁重的珠宝首饰。

  “主子,外面下雨了。”流萤去拉窗帘时,便回头对她道,“太子还没回府。”

  “不管他,我先歇下了。”苏锦棠也不再等待了,她等了整整一天,水米未进。本是她大婚的日子,也没拜堂,也不摆酒,洞房花烛夜更是连新郎的身影都瞧不见,她心中也委实有些苦楚。

  虽说只是侧妃,但是听孙嬷嬷说,那位江侧妃去年进门时可是八抬大轿抬进府的,算是明媒正娶,怎么到她这里,这太子也是全然不管不顾?

  以她的家世背景,再怎样也能当一个大户人家的嫡妻,现在却落得这般下场,也真是叫人咂舌。

  “主子,天黑了,早些睡吧。”月见走上来,替她掖好被子,又轻轻放下床上的纱幔。

  “嗯。”苏锦棠柔声应了一句。

  苏锦棠已经累了一天,身子也有些乏了,便闭上双眼,渐渐睡去。

  外面雨声淅淅沥沥,在偌大的东宫中显得尤其清晰。

  不知到了几更天,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才缓步走向榭月轩。

  推开内卧的门,屋里的烛火并没有熄,照见通红的一片,无一不在告诉他,这是他的大婚之日。

  掀开床上的纱幔,秦渊看向床上的美人儿,肤若凝脂,睫如蝶翼,五官生得绝色,倒确实担得起“倾国倾城”一词。

  他伸出纤长的手指,抚上她的薄唇,却没料到,那美人瞬间便惊醒了,见了他,有些大惊失色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  秦渊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:“那你嫁的是谁?”

  苏锦棠从床上坐起来,看着床边的男子俊秀无比,又气度不凡,便也从他的话语中能猜出,这就是泱国太子,她的夫君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秦渊捏着她的下巴,赏玩似的看着她的脸,又道:“果真同传言所说,是个绝世美人。”

  苏锦棠也不知对面前的人要说什么,像那些乖巧柔顺的话她固然说不出口,便生硬地道:“天色晚了,太子也早些回房休息吧。”

  这话让秦渊嘴角的笑意更盛,他看向床上的那块洁净的白色帕子,开口道:“洞房花烛夜怎能不过呢?”说着渐渐靠近她,像是要贴到她的脸上一般。

  他靠过来时,苏锦棠分明闻到了酒气,她向来最厌恶男人喝得酩酊大醉回家,便也不顾什么礼数,直接推开秦渊:“太子还是回房休息吧,妾身乏了,要歇下了。”

  秦渊虽有些许醉意,意识却还清醒,这个所谓的绝世美人,竟是他府中第一个拒绝他的女人,倒让他来了兴致。

  他伸手便去扯苏锦棠身上红色纱衣,苏锦棠却异常敏感,以他没预料到的速度躲开了,口中一面说着:“太子不必。”

  秦渊站起身,似乎也觉得她有些无趣,不懂些女人该有的风情,也嘲讽道:“沧国的女人,本太子以为是什么货色,原来竟也是这般无趣。”

  “太子觉得无趣便可不必再待在妾身这边,妾身也不碍太子的眼。”苏锦棠心中有了怒意,便只得这么朝他说。

  秦渊只觉得这女人与众不同,也不主动往他身上贴,心中只想着见惯了风情万种的女人,偶尔换换这种,倒也别有一番风趣。

  秦渊低声问道:“你就是不愿伺候本太子了?”

  “是的是的。”没想到苏锦棠却直接来了这么一句,不等秦渊反应,苏锦棠便站起来,硬是把他推出了房门。

  秦渊站在檐下,心中也是气急败坏,便道:“大婚之日你竟这般对我?”

  苏锦棠听到了这一句,便隔着门应答道:“那太子大婚之日竟这般对我?不迎亲不拜堂不洞房,叫妾身好等!”说罢便自己回了里屋睡下了。

  门外的秦渊心里也是觉得这真是闻所未闻,这女子不仅不伺候她,还把他赶了出来。也懒得管她,看她明日如何交出那张象征清白的白帕子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