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倦枝眠

【2】许嫁

倦枝眠 于淅 1364 2020-06-19 11:40:10

  夜色微凉。

  镜中的女子早已卸下头饰,披散着一头如墨的长发,倾城的容颜在此刻也显得无比凄苦。

  “月见,我是真的要出嫁了。”看似是在对月见讲,其实是在对自己说。

  苏锦棠觉得一切来得太快,让她来不及反应,她才十八岁,还未遇到倾慕之人,竟就要这样许嫁他人了。

  “小姐若是不愿意,便去求求大人吧。”身后传来月见的声音,月见正在给她铺床,一边又道:“小姐这么多年还未出过远门,怎么如今竟要嫁到那几百里以外的泱国。”

  “没用的。”苏锦棠道。

  透过窗户,已然看到不远处苏清颜居住的雅阑轩,灯火亮着,公侯夫人在窗前踱步,想来也是正为苏清颜怎样能嫁给太子费尽了心思。

  苏锦棠很清楚,她有绝世的容颜,苏清颜如今的脸上根本不能见人,圣上也不舍锦溪公主远嫁,这才让她替嫁。

  如今父亲也是铁了心要将她送到泱国,她也不是个多愁善感之人,若是真的去了,再怎么说也是太子的妻室,荣华富贵少不了,地位也不低,她也需得谨言慎行,也保自己安稳。

  “小姐。”身后又传来月见的声音,“听说那泱国皇太子貌似潘安,生得极俊美,更是文武双全,很得泱国圣上器重呢。”

  苏锦棠知道月见是想安慰她,便也站起身配合地笑笑:“我准备歇息了。”

  月见听了这话,也料到自家小姐定是心中释怀了,便立刻笑吟吟地伺候苏锦棠就寝。

  另一边,雅阑轩。

  苏清颜半躺在床上,急得不知该怎么办,连声道:“娘,现在可怎么办,怎么让苏锦棠那个妓女生的小贱人去当了公主,还嫁给太子。”

  公侯夫人也急得在房中来回踱步,听了这话,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怒声道:“还不是你不争气,你若不生得这一脸吓人的痘,哪轮得着她?”

  “定是苏锦棠害我的。”苏清颜说到这里,眼泪都要流下来,“那花园里都是她栽种的花,定是她要害我!”

  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你现在这副样子嫁去了,不得把太子吓死。”公侯夫人倒是理智地说,“也没事,我打听过了,太子已经有了太子妃,她嫁去不过是当个侍妾罢了,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贱人,见过了多少世面,人家太子不一定看得上她。”

  苏清颜听了,也觉得有些道理,便继续说:“她今日害我,他日我好了,定要她好看。”

  公侯夫人也不再多说,二人一夜无话。

  第二日,皇宫来的轿辇早早得便到了公侯府,闫公侯率领全家在门口跪拜行礼,苏锦棠一袭盛装,朝着闫公侯及公侯夫人行了礼,便准备上轿。

  “锦棠,你当真想好了吗?”闫公侯的眼里似有不舍,便出声问道。

  “这问题不该问女儿,该问父亲。”苏锦棠福了福声,轻声道:“若来日女儿还有机会回来,再来拜谢父亲的养育之恩。”说完,苏锦棠便起身上了轿辇。

  进了皇宫,前去拜见了皇上皇后,皇上以其名赐封号“锦棠”,并通告臣民,不日,沧国的锦棠公主便要许嫁泱国皇太子。

  苏锦棠也知道,从这一刻她的人生便要发生转机了,此刻她是沧国的锦棠公主,不日便是泱国太子的妾室。

  她对一切作好了准备,却似乎又没作好准备,她要到一个陌生的府邸去,去嫁一个陌生的人,她要面对的还非常多。

  泱国,东宫。

  金丝楠木椅上的男人眼底一片未知的情绪,嘴角扯过一丝微笑,轻启薄唇:“哦?锦棠公主?”声音充满了磁性。

  “是的。”属下低着头道,“应该是三日后便嫁到东宫来。”

  “那便叫秦墨去帮本太子接那公主。”秦渊说着,便将茶杯搁在了桌上,“那公主生得如何?”

  “听说是,倾国倾城。”

  秦渊似乎有了点兴致,继而又道:“那与我府中这些妻妾相比,如何?”

  那内侍便也不敢再妄议,只是低头不语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