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

小皇帝黑化了怎么破【36】

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 屈三白 2000 2020-09-08 06:57:40

  御书房。

  江煜面太难面色,低笑,缓缓道:“母巧,皇才刚睡。”

  “哀见,倒大架子,睡觉?”太鼻孔里哼冷笑,泛冷光,“皇,大白日御书房里,怎随一胡闹?”

  江煜长睫微掀,眸光幽暗,淡淡道:“朕与皇如何,母倒一清二楚。”

  如今再干涉朝政,反倒管与妻子情.。

  “御书房内白日宣.淫,体统!”太冷冷坐软榻,“将皇叫醒,让见哀。”

  沈浪被系统吵醒。

  睁,浑身酸疼便再度爬脑神,十分清晰传身体各处。

  【系统:检测宿身体遭遇摧残,生体征弱化,系统启强烈噪音将宿强制唤醒】

  沈浪错觉,总感觉狗系统意。

  “嘶…”微微蹙眉,双泛迷离水光,“睡久?”

  【系统:1小4分5秒】

  沈浪揉揉脑袋,髻凌乱,半遮半掩衣领,触目惊心痕迹。

  一直守榻女官见醒,笑道:“娘娘醒,身更衣?皇早吩咐司衣局备衣裳。”

  沈浪随意,才,先身衣裳被狗东西撕碎布。

  御书房设置内寝,专供皇帝平小憩,沈浪就睡内寝,太才。

  而当沈浪逐渐靠近,才觉隐隐人传,一道威严稳重女,另一道则狗东西音。

  …太?

  款款袅袅,优雅迈。

  “母万福。”

  御书房内二人见,愣一愣。

  江煜招招手,“因儿,儿。”

  扫太神色,心太者善,沈浪幽幽露一抹笑,径直走江煜身,怀里坐。

  太脸色铁青。

  小狐媚子,明目张胆坐皇帝大腿,勾脖子,当面尚且敢如此,背里将皇帝勾.引!

  一始,沈浪就位太娘娘恶意。

  虽狗东西亲娘,朝显露恶意人,自气气。

  “皇!…”太震怒,胸口直颤抖,“何体统!”

  沈祸水做颤颤小身板,小手攥紧江煜衣襟,抬,冒水光狐狸一眨眨盯,泫欲泣道:“太娘娘凶…皇,人害怕…”

  明演戏,江煜心软一滩水儿,忍住抱紧瑟瑟抖美人儿,抬冲太道:

  “母若无,就请罢。”

  逐客令。

  太:“……”咬牙切齿。

  胎盘!逆子!

  冷冷狗儿子怀里祸水美人儿,心冷笑。

  留一记凌厉刀子,太娘娘转身便离,风风火火。

  断留祸害狗儿子妖孽。

  *

  *

  “大师,?”

  太面色阴晴定,嗓音淡淡。

  坐太面,穿藏青长衫留胡须老儿,手捏一张朱红色纸。

  面写当今皇俞因生辰八字。

  “…”大师微微皱眉,“此女格极贵,却绝非真凤格,如今竟皇…通,通啊。”

  太脸色难,道:“皇原皇,倒。”

  大师摇道:“贫道演算此女生辰八字,此女本就应该寻一富贵良人安稳此生,绝无嫁入皇。”

  太听劲儿,忙道:“…何格竟变呢?”

  大师脸色十分凝重,道:“究其根本,便皇。皇乃真龙格,承,达民意,与真凤格相配才烟火绝。若…”

  太手紧紧。

  “若强行抹杀真凤,将另一女子格逆改…果堪设。”

  “果?”

  “轻则折寿短寿,重则…江山覆灭。”

  太瞳孔骤缩!

  句话极重极重鼓,震心脏惊惶。

  果,狐媚子就祸水,专门祸害江!

  “大师,法子将改?”太眯眯。

  大师道:“真凤被抹杀,改无济。唯一办法便…将女子火焚祭,告苍重新赐真凤…”

  太丝毫怀疑大师话。

  位大师久负盛名,本领高超,真式。

  决定,管皇帝意,就拼老,将妖孽火焚祭!

  *

  【系统:检测宿性将遭遇威胁,请宿小心】

  沈浪漫心瞥专心批折子狗东西,脑海里缓缓道:“又怎?”

  【系统:男母亲联络男一众属,将宿火焚祭】

  翻译就,太联合文武大臣,将皇处火刑。

  啧…俗套。

  沈浪慢条斯修圆润精致指甲,内心悠悠叹口气。

  慵懒靠软榻,卷翘长睫微微掀漂亮弧度,红唇轻启,幽幽道:“皇,臣妾吃香酥鸭…”

  江煜抬,提刚才才吃盘心,径自唤人拿香酥鸭。

  沈浪托巴,懒洋洋望眉,忽觉狗东西熟少,面容棱角,愈显绝色。

  香酥鸭送,被切一块一块,摆精致盘。

  软烂酥嫩,香美无比。

  …慢吞吞吃完全部,丁狗东西留。

  江煜意抬,瞥见优雅仙气吃相,眸底闪一丝微微笑意。

  若非盘子见底,当真被小皇吃相骗。

  吃心满意足,沈浪用帕子优雅擦擦嘴巴,才略微苦恼道:“今儿香酥鸭味道变许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