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

小皇帝黑化了怎么破【33】

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 屈三白 1396 2020-09-01 00:40:46

  沈浪略微挑眉,“陛下不信我?”

  说着,抿了抿唇,抬手将凤簪取下,递到江煜眼前,道:“你瞧,臣妾都将这簪子戴上了。”

  江煜静静看着她,彼此的目光似乎都直直地望进对方心里去了。

  …心脏忽然软成了一滩水儿。

  她在撒娇。

  意识到这一点,江煜的脑海中仿佛有烟火瞬间盛放,漆黑的瞳眸难掩炙热。

  “朕信。”

  他的因儿说什么,他都信。

  “想吃香酥鸭了。”

  “早让御膳房备着了。”

  江煜接过凤簪,亲手插在她乌黑的发髻上,歪了歪脑袋,眉眼含笑道:“朕也有一只龙纹簪,与你这个…刚好是一对儿。”

  沈祸水嗯了一声,撩起长睫,“倒是没见皇上戴过。”

  “朕不爱戴那玩意儿,”江煜认真地握了握她的手,道,“历代帝王戴过的,朕嫌弃。所以请了天底下一等一的能匠重新雕琢了一对儿,现如今在华山寺,由净莲大师注福,本也要给你作惊喜的。”

  沈浪微微蹙眉,“…那臣妾这只,也是历代皇后戴过的,皇上又为何给了臣妾?”

  搞得好像只有她一个人乐意戴…

  “这只是新的,朕让人重新打造的。等华山寺的那对儿送来了,咱们一起戴。”

  沈浪略微错愕。

  他是什么时候让人打造的?她怎么不知道?

  而且…打造一支凤簪,可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事。

  这狗东西莫不是在诓她?

  沈浪狐疑地盯着他。

  似是看出她的怀疑,江煜忍俊不禁,边将人拉着往回走,边道:“朕早在决定娶你时便吩咐下去了。”

  “那对儿新簪是赤玉镂空龙凤纹的,龙簪一支,凤簪一支,朕亲自监督,一切务求精细,是以耗费的时间要格外多一些。”

  “赤玉…”沈祸水流光溢彩的狐狸眼淌出灼热的颜色,“是锦红色?”

  锦红,即是正红色。

  江煜沉吟,薄唇轻启,“比锦红艳了许多。”

  是那种幽谧的,通透莹莹的,红得诡谲灼眼,红得要出水儿的秾艳。

  沈浪上辈子最执着的两样东西,一是美貌,二是赤玉。

  前者她有,后者她却终其一生也没寻到。

  没想到,这样一个服刑的位面…竟然有赤玉?

  不过以她这些日子对于这个位面的了解来看,赤玉似乎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,小皇帝怎么会有两块呢?

  沈浪其实打心眼里并不相信,只以为这是古人对于赤玉的认知不够,误将别的红玛瑙认作了赤玉。

  …直到簪子被送到坤宁宫的这一天。

  精致的红木匣子打开,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支妖艳欲滴的赤玉镂空九尾凤簪。

  细长,妖异,高贵神秘。

  让人眼馋。

  而沈浪看着凤簪的构造:“……”肉疼。

  这么长一支簪子,足足有她手掌长短,又得粗细过渡,又得镂空雕刻凤尾…得白白废掉多少赤玉材料啊…!

  还有那只龙簪,也是一样的长短粗细,只是盘着赤龙,十分威风逼真。

  狗东西,败家子!

  江煜将她的表情尽收眼中。

  不禁笑道:“不喜欢?”

  “喜欢。”沈祸水瞬间扬起灼眼的笑,挑眉道,“皇上坐拥国库,想来是有不少赤玉?”

  她也不想要什么脸面了,反正豁出去了,就是想要赤玉,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江煜微顿,幽深的桃花眼望着她,绯色薄唇微动,吐出两个字来,“…没了。”

  “皇上骗臣妾的,对吗……?”沈祸水已经不考虑上辈子身为大佬的逼格了,一双狐狸眼blingbling流光溢彩,眼巴巴瞅着他。

  江煜眸色微深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赤玉本就世间难寻,朕也是机缘巧合下才得了两块。”

  意料之外,又在意料之中。

  “……”沈浪一个猛扑,扎进了江煜怀里,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胸膛,声音闷闷的,“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…?”

  “朕瞎。”江煜嗓音低磁,顶着怀中美人儿砍人般的目光,低低笑道:“…却甘之如饴。”

  与此同时,沈浪听到脑海中传来冰冷机械的声音:

  【系统:检测到男主爱意值上升5,当前爱意值:100%】

  【系统: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之一,请宿主再接再厉。】

  沈浪在心里微微叹气。

  在这古代位面,她身为大佬的能力竟无处施展,以致沦落到以色侍人的地步。

  丢人!

  “帮臣妾戴上。”她将赤玉九尾凤簪递给江煜。

  江煜接过,将她慢悠悠拉到铜镜前坐下,动作轻柔地将凤簪别进她的发髻里。

  沈祸水本就妖艳绝色,戴上一支妖冶瑰美的凤簪,更添了几分高贵妩媚。

  “极配你。”江煜定定看着铜镜中的美人儿,桃花眼中微微浮动着幽深的笑意。

  沈浪满意地起身,然后踮脚…将江煜一把按在椅子上坐下。

  “臣妾给你戴。”

  龙簪倒不似凤簪那么妖冶,但也华贵威严。

  江煜任由她动作,眸光微微含笑。

  “答应朕,永远别将它摘下来。”

  沈浪高贵优雅地翻了个白眼,掀了掀眼皮,“那臣妾还睡不睡觉了?”

  “除了睡觉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答应你就是。”

  沈浪犯了愁。

  这狗东西的发型根本没地方别发簪,且他爱穿月牙白龙袍,若头上突兀地戴一支火红色发簪,一定怪异又滑稽。

  她倏然越到他正面,然后坐进他怀里,抬眼瞅着他,“你戴不上。”

  江煜抱紧她,垂眼低低道:“朕随时带在身上就是。”

  沈浪这才满意了,慵懒地捂唇打了个小哈欠,然后将头靠在他锁骨上,漫不经心道:“…我困了,你别动。”

  他的因儿几乎夜夜都睡不好觉,白日困乏是常有的事。

  江煜自然不会打搅她。

  若是让旁人看见,堂堂天子竟然任由一个女子趴在怀里睡觉,恐怕要惊掉下巴。

  江煜其实是很忙的。

  身为帝王,日理万机,几乎没有清闲时间。

  但眼下抱着怀中浅浅睡着的美人儿,他的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,低眼间尽是缱绻的宠溺。

  沈浪睡得很稳,很甜。

  她在梦里都在思考该如何刷满狗东西的恨意值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