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

小皇帝黑化了怎么破【30】

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 屈三白 2024 2020-08-28 23:29:11

  江煜低沉着眼,每封折子都用朱笔极重地回应,哪怕是批准,写出来的“准”字也带着凌厉杀意。

  他到底是没去坤宁宫。

  想着冷落她一阵,让她知道天威不可挑衅,然后就与她重新开始,让她生下龙嗣,在他的羽翼下享尽万千宠爱。

  到底是舍不得对她如何。

  “皇上,籁康姑姑求见。”

  江煜微顿,皱起眉,“何事?”

  张公公面露为难之色,“这…奴才也不知道。”

  籁康没等人出去接引,就径直小跑进来,见到江煜,苍白着脸色下跪道:“皇后娘娘说…说她自知有罪,无颜面圣,恳请您废后…”

  籁康觉得自己可能活不了了。

  这等皇家秘事被一个奴才知道了,怕是要招致杀身之祸。

  江煜眸色骤然暗沉。

  似是被某个字眼触犯逆鳞,他怒极反笑,低冷道:“她还与你说什么了?”

  籁康眉头颤了颤,磕了个头,低低道:“娘娘将前因后果都说给奴婢听了…奴婢该死。”

  闻言,江煜似是想到了什么,缓缓展眉,冷冷笑道:“朕的皇后,还真是步步紧逼…得理不饶人。”

  籁康缓缓打出一个“……?”

  皇后娘娘明明很伤心很难过很悲痛欲绝……??

  “你退下罢。”江煜垂下眼眸,将目光重新落在奏折上,绯色薄唇几不可见地微微翘起,“朕稍后会去皇后宫中。”

  籁康更懵逼了。

  她总觉得皇上是误会了什么。

  皇后娘娘说的话,显然是发自肺腑,是真心诚意想请求皇上下旨废后。

  可看皇上的反应,好像是觉得皇后娘娘在无理取闹…他老人家反而还挺高兴?

  这岂不是闹了个大乌龙?

  但皇上想岔也是好事,起码能让帝后关系单方面好转一些。

  她刚想转身离去,就听见背后皇上的声音淡淡响起,“罢了,朕与你一同回去。”

  太医给沈浪开了些调养的方子,眼下沈浪正在被灌那些黑乎乎又苦不拉叽的汤药,精致的小脸儿皱成了麻花。

  “皇上驾到——!!”

  “咳啾!”沈浪刚吞了一半的药,听到这么一声,又呛到了嗓子眼儿,口中顿时苦味弥漫…小命差点搭进去。

  不过转眼,她脸上就露出喜色。

  看来是她的话奏效了。

  …江煜这狗东西来废后了?

  哦,那她的计划可以开始了。

  “皇后身子如何了?”白玉龙袍的男人冷冰冰走进来,挥手屏退伺候的宫人。

  沈浪微微挑眉,将药碗放下,好整以暇地倚在凤榻上,慵懒道:“皇上是来瞧臣妾笑话的么?”

  江煜微顿,径直走到她面前,视线居高临下锁定她,眸光幽深,定定道:“朕在你眼中…就这样卑劣?”

  沈浪收回目光,幽幽摸了摸小腹,“那皇上来,是为了废后?”

  “皇后是失望了?”江煜冷笑,“可朕偏不如你的愿。”

  沈浪微微皱眉,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  这怎么不像要废后的样子啊。

  “真不废后?”

  “皇后莫要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……”沈浪懵了。

  “翠柳呢,是不是…也被你赐死了?”

  “一个奴才,也值得你这样质问朕?”江煜沉了脸,迈步坐在榻边,拿过药碗,“还是朕对你太过纵容了?”

  沈浪垂下眼,轻笑道:“皇上的宠爱让臣妾无所适从极了…这区区纵容,臣妾还真不屑要。”

  “皇上不如直接告诉臣妾,到底臣妾如何做,皇上才会满意?”

  “……”江煜眸色翻滚,猛地伸手捏起美人儿白嫩如玉的下巴,低头狠狠咬住她的唇!

  …许久。

  两人唇瓣分开了些,带出微微喘息。

  “取悦朕…”江煜喉结上下滚动,嗓音低沉磁性,绯色薄唇莹莹柔亮,性.感至极。

  沈浪微微挑眉,秾艳上挑的眼尾勾出一抹蛊惑的颜色。

  “…臣妾可是刚小产。”

  江煜顿了顿,长睫微垂,低头在她唇畔印下一吻,低低道:“朕若是够卑劣,便不会顾忌这个。”

  沈浪:“……”

  “…可到底舍不得。”

  *

  *

  皇后娘娘小产可不是小事,整个太医院都忙活起来了。

  为沈浪检查出喜脉的那位太医倒是守口如瓶,生怕一个不小心,小命就不保了。

  饶是如此,也有不少风声传出来。

  刚怀上就小产,再加上这位半路皇后的情况…怎么样都不会清白。

  各种各样的猜测甚嚣尘上。

  权力尽失后安住慈宁宫的太后娘娘彻底坐不住了。

  她本就不喜欢这个身份不清白的儿媳,这回还闹出这么一茬子事,丢尽了皇家脸面,对这个素未蒙面的儿媳就更加不喜了。

  御花园。

  “今日的天儿倒是不错,”太后漫不经心剪下一支牡丹,咔嚓一声后,道,“去请皇后出来走走,赏赏花,老在宫里憋闷着可不好。”

  底下人自然听得出太后的意思,诺了一声,就麻溜的去了。

  没过多久,就见一绝色美人儿让人搀扶着走来,娉娉袅袅,优雅从容。

  虽眉眼略微苍白,却是挡不住的精致耀眼。

  身段风流,窈窕多姿,腰肢不盈一握,平添一股妩媚。

  太后仔细打量过后,脸色十分难看。

  刚刚小产就有这般艳色,若是平常,岂非要将人的魂儿都勾了去!

  果真是个狐媚子,难怪勾得皇儿连礼**常都不顾了!

  这厢沈浪已悠悠行了个礼,“母后万福。”

  太后本想给她个下马威,让她多吃些苦头,是以许久没开口让她平身。

  沈浪自然明白太后的意图,没等太后开口,她就自顾自站直了身子。

  “臣妾身子实在虚弱,皇上特意吩咐臣妾在宫中不必行礼,…想来母后应该能谅解臣妾罢?”

  沈祸水精致的脸蛋儿满是无辜之色,缓缓走近,惊诧道:“母后在赏花么?好好的花,剪下来作甚?”

  太后被落了面子,当即也没有好脸色,冷声道:“自然是要带回去,插在瓶中养着。”

  “花该长在土里,母后却剪下来插进瓶里,最后能活么?”沈浪眨眨眼。

  太后看了她一眼,道:“自然能活。不仅能活,这些花还要活得更艳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