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

小皇帝黑化了怎么破【23】

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 屈三白 2016 2020-08-18 08:03:04

  沈浪瞧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不由摸了摸脸蛋儿,感叹道:“又是一个被我脸蛋儿迷倒的可怜人…”

  青昧好笑,却又笑不出来。

  不知要怎么说才能让她相信,心悦她,并不是因为区区皮囊。

  *

  *

  翌日。

  青昧如同往常一般去上朝。

  只是此去,一切似乎都变了个模样。

  沈浪接到消息的时候,还愣愣地有些不敢置信。

  皇后被废,明日问斩?

  宸王被一并问罪,下放地牢?

  宸王府被禁军包围,岌岌可危?

  丞相得罪圣上,被免去官职收押地牢?

  操。

  忒刺激了些。

  狗皇帝干的这叫人事吗?

  忽然之间把她家给搞成这样,这得多大仇多大怨?

  沈浪懒洋洋倚在软榻上,手指按着眉心,开始思索为何狗皇帝会突然有了这么大的权力。

  不是说是个纨绔风流的少年郎,手无实权么?

  可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?

  差点把她家都灭了,还想杀了她现在名义上的夫君?

  于是马上她就知道了,更狠的原来还在后面。

  …相府也被禁军包围了。

  底下人进来通报时,几乎是瑟瑟发抖地,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。

  沈浪皱眉,道:“怕什么,我们又不是要完蛋了。”

  那下人双腿直抖,颤声道:“若是陛下…陛下因为大人一并牵连我们…那可如何是好?”

  沈浪嫌弃地瞥了他一眼,“窝囊东西,让开,姑奶奶亲自进宫面圣。我还就不信了,皇上绝不是那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人!”

  “若朕告诉你,朕是呢?”

  低冷的嗓音倏然传入。

  紧接着,一身玄色暗金纹龙袍的江煜缓缓走了进来,眸光冷冽幽深,死死盯着沈浪。

  沈浪顿时僵在了原地,一双眼张得溜圆。

  内心疯狂刷屏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…!

  这跟她预想的不太一样啊??

  不知过了多久,沈浪僵硬地扯出了一个笑,讪讪道:“皇上圣驾,不知有何贵干…?”

  江煜眼神冰冷,薄唇微启:“接朕的皇后,回宫。”

  他说得缓慢而优雅,话语间带着不容忤逆的威压和力度,重重砸在沈浪心头。

  沈浪心里咯噔。

  “…陛下您说什么胡话呢,皇后娘娘不是被您废掉…明日问斩嘛?”

  江煜眼神愈发幽深冰冷,猛地擒住她莹白如玉的皓腕,低笑道:“知道么…朕昨晚喝了一夜的酒。”

  沈浪只觉得手腕被攥得生疼,动都动弹不了。

  “…你先撒手。”她语气微微放软道。

  像是没听见,江煜又自顾自道:“朕想了一晚上,为何你们都要骗朕。宸王那老贼,鱼目混珠,偷偷将你嫁给了青昧…你说,朕该不该生气?”

  沈浪:“…”

  “青昧那小人也是。明知朕心悦你,却欺君罔上,偷偷将你娶回府…朕的心上人,却躺在别人身.下承.欢…因儿,你说,朕该如何处置他好?”

  沈浪:“……”陛下,你这思想有点危险。

  “为何不说话?”江煜凑到她耳边,低声笑道,“放心,朕不嫌弃你,你也…别想着逃。”

  沈浪:“……”

  好好的少年郎他怎么说黑就黑了。

  *

  *

  沈浪是被押进宫的。

  一进宫,就被关进了坤宁宫。

  然后遭受了有史以来最惨无人道的摧残与折磨。

  在一次次粗暴的发泄,与无数次哀求与咒骂中。

  她惊悚地发现,原来少年郎的精力可以这样好。

  沈浪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,狗皇帝早已不在。

  床边围着许多个宫女,都面色紧张地看着她。

  “…娘娘,您可算是醒了,这是皇上交代我们做的补药。”

  然后,沈浪的面前就被恭恭敬敬递上了一小碗汤汁。

  沈浪稍微动弹了一下,浑身酸疼,下意识嘶了一声,不耐道:“拿出去,不喝。”

  宫女面面相觑,哀求道:“求娘娘喝了罢,不然陛下定不会饶过我们的…”

  沈浪像蔫了的猪一样躺在床榻上,一动也不想动,懒洋洋地挥了挥手,道:“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姑奶奶也不喝。”

  “不喝,朕亲自喂你?”一道低冷的嗓音陡然在她耳边响起。

  沈浪猛地睁开眼,看清了少年俊美如神铸的面容,身上还穿着朝服,应该是刚下朝就赶过来了,手里还端着玉碗。

  沈浪不由打了个寒战。

  看到他的一瞬间,双腿都在无意识地发软。

  她丝毫不怀疑这厮说要亲自喂她会是怎么个喂法。

  “不必…我自己来。”沈祸水屈服了,挣扎着起身,要将玉碗端过。

  江煜挥手,将人都屏退下去,直接坐在床边,盛起一勺汤,递到她略微苍白的唇边。

  与他漆黑的眸光对视,沈浪不由咽了咽口水,但祸水的尊严却警告她不要怂,当即硬气道:“你放下,我自己吃。”

  江煜缓缓放下汤匙。

  漆黑幽暗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那双原本缱绻醉人的桃花眼,此刻深不见底,似乎蛰伏着蛮荒凶兽,随时要扑出来,将人吞噬殆尽。

  沈浪挑眉道:“陛下这样看着我…是什么意思?”

  江煜没说话,长睫微垂。

  玩味一般地喝了一口汤药。

  然后,按住她的后脑勺,俯身将唇落下!

  带着补药气息的汤汁被过渡。

  沈浪:“……”

  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觉得挺好喝。

  可喝着喝着,就慢慢变了味儿。

  不就是喂个汤,怎么还满眼q潮得吻起来了呢?

  沈浪立马察觉到不对劲,动了动手,想将人推开。

  可按在后脑勺的大手愈发用力,唇上的力道也没个轻重,愈发凶狠。

  沈浪半点也动弹不得。

  操,姑奶奶真有些恼怒了。

  然后一不做二不休,狠狠咬住了那人的舌!

  江煜微微皱眉,松开她的唇,目光幽暗地垂眸望着她。

  “…怎么?”嗓音低哑,带着微微温热的喘息。

  “你说怎么了?”沈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一把推开他,拿过玉碗,“滚开,我饿了。”

  被推开的江煜非但没有生气,反倒笑意缱绻,低笑道:“这样才是你。”

  沈浪喝了一口汤,忽然问道:“你为何要掳我进宫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