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

小皇帝黑化了怎么破【22】

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 屈三白 2097 2020-08-17 17:21:36

  沈浪抬,狐疑反道:“何悔?”

  青昧话,紧紧抿唇。

  *

  *

  帝大婚。

  俞歌穿端雅大气皇朝服,戴凤冠,所人艳羡皇宫,见万人之绝色少郎。

  江煜早早便等奉殿,见款款走女子,心激,却露明显情绪。

  走完所流程,便宫宴。

  青昧全程面无表情,带沈浪殿,意外收获所人注目。

  一绝色倾城祸水美人儿,世间难寻,怎跟丞相身?

  曾听丞相妻室啊…

  宸王百官之列,见自己女儿与丞相一,道日女儿错,微微放心。

  “位…?”旁人惊.艳口。

  宸王意道:“宝贝女儿,日子才亲。”

  官员立马道:“您真福气啊,位千金,一位嫁当今丞相,一位当皇,再往啊,拍您马屁哟…”

  宸王大笑。

  圣驾,沈浪一,一,就收目光。

  一觉实惊.艳,二觉熟悉。

  众人连忙行礼,江煜高兴,今儿倒再刻意难朝臣,让人身。

  沈浪并未江煜,而身,见自己便宜妹妹,由歪歪脑袋。

  难道宫宴,皇用?

  一,就与江煜清冽绝美桃花——

  江煜:“…”

  越越感觉女人熟悉,尤其双微微挑狐狸,倒…

  站女人身旁丞相,心顿。

  原丞相刚门夫人,宸王庶女,跟皇姐妹。

  难怪。

  江煜扬眉笑道:“爱卿福气。”

  青昧眸微闪,揖道:“皇笑。”

  江煜又望沈浪,微微笑道:“夫人竟如此色香,怪丞相将夫人瞒。”

  沈浪幽幽盯,忽红唇微扬,扯一抹娇羞笑,道:“夫君待极,嫁夫君,生幸。”

  青昧一,无语凝噎。

  江煜感慨道:“丞相万铁树花,二人,郎才女貌,之合。”

  沈浪羞涩浅笑。

  暮色溅入觥筹交错,恍惚间,迷醉人心。

  沈浪容易见宫御酒,卯劲儿喝一坛子。

  沈浪酒性就,一坛子灌,更脸颊酡醉,尾泛红。

  白嫩如玉胳膊慵懒垂落桌,整人埋倒桌,娇.艳.欲滴嘴儿含一小绺吮吸劲儿。

  江煜清澈如水目光落身,,轻轻笑一。

  青昧:“……”

  ,就感觉颜色。

  “皇,微臣敬您一杯。”

  江煜慢慢举酒杯,颔首道:“爱卿少喝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青昧微微一笑。

  人之间暗流涌,忽,原本趴桌子妖孽美人儿懒洋洋撑身子,指面宸王吆喝道:“大胆妖怪,俺老孙金箍棒!”

  宸王胡子抖抖:“?”

  坐首江煜眸色愈奇怪。

  醉酒胡话子,更跟心里人莫名重合。

  …真因血缘?

  江煜仰喝一口酒,喉结微微滚,若所思。

  外夜色渐浓。

  长安城许灯。

  若城墙往,万灯火,十里繁街。

  宫宴渐散。

  青昧带沈浪离,许人喝痛快,大醉归架势。

  沈祸水显冷静又乖巧,扒拉桌子角放,哽咽道:“毛孩子,…就带走…!”

  最终,江煜走一剑砍掉截桌子角,递沈浪,才算完。

  沈浪心满意足抱桌子角走。

  俞歌坐凤榻,浑身紧绷,沉重配饰将脖子压垮,丝毫敢弹,僵硬等皇。

  江煜其实算早。

  道,意识太。

  俞歌并未盖盖,凤冠确实一串串流珠垂,将脸挡住。

  江煜缓缓靠近,长睫微垂,白皙如玉修长玉指挑珠帘,带几分随意。

  入,一张陌生而紧张脸。

  让江煜注意,却双陌生而阴暗睛,几乎意识,又将珠帘弹。

  俞歌一惊呼,“…陛?”

  应,脖子被狠狠掐住窒息感,伴随低沉冷冽质响,“谁?”

  *

  *

  相府。

  青昧一手端一碗醒酒汤,另一手拿勺子递沈浪唇,却被瘪嘴推。

  一次被推。

  次被推。

  次被推。

  青昧无奈,“喝明日痛。”

  沈浪意识太清醒,迷迷糊糊听见耳蚊子嗡嗡叫,皱皱眉,一巴掌甩。

  青昧手一抖,一拿稳,汤就全洒,溅处。

  沈浪被烫醒。

  伸手一摸,鼻子被烫泡,顿嘶一,嚎哭。

  音穿云裂日,哭青筋直冒。

  青昧静静听,忽道:“…俞因,究竟心。”

  沈浪眯缝,闻言停住哭,怒道:“被烫一试试?!”

  青昧满水泡手伸面,晃晃,“…比厉害。”

  沈浪:“……”

  玩笑,青昧才口道:“今晚,皇十次。”

  沈浪哼哼道:“关。”

  青昧低,略微勾唇笑道:“认识。”

  沈浪微顿,“…认识?”

  青昧低道:“男人,自情愫…”

  沈浪挑眉笑道:“自道。”

  青昧诧异,转而又垂眸,“喜欢?”

  “喜欢。”沈浪摇。

  “喜欢?”

  “喜欢。”沈浪一,“亲本就桩笑话,婚书,聘礼,宾客,届桥归桥路归路,各自全,必介怀。”

  青昧身子僵僵。

  轻轻一句叹息。

  “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