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传之安心做个路人甲

女主变为路人甲(六)

快传之安心做个路人甲 阿秋有主 3093 2020-07-13 14:28:24

  “你干嘛呢?”小白虎看着刘唯唯动作问道。

  “不干嘛呀,我回来了!”刘唯唯朝小白虎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上下其手狠狠撸了一顿小白虎毛茸茸的身子。

  小白虎赶忙跳到一旁,警惕的盯着这个觊觎自己这一身毛茸茸的女人。

  看着躲到一旁的小白虎,刘唯唯哼了哼,道:“我专门给你带了好吃的。”

  一只香喷喷的烤乳猪便被刘唯唯拿了出来。

  放进灵府里的东西,放进出是什么样,拿出来就是什么样,烤乳猪还带着热气,属于烤乳猪霸道的香气一下子席卷了整个山洞,闻到这股香气的小白虎不淡定了,虽然身体没有动,但眼神一下子便落在了拿着烤乳猪的身上。

  刘唯唯笑眯眯朝小白虎招招手,诱惑道:“快来啊!一会儿烤乳猪凉了,就不好吃了。”

  “咳!”小白虎慢慢走了过来道:“既然是你专门给我带的,我就尝尝。”

  一口下去,小白虎眼睛一亮,接下来便是埋头苦吃,刘唯唯笑眯眯的抚摸着小白虎毛茸茸的脊背,小样,还治不了你!

  一只烤乳猪被小白虎吃的干干净净,吃饱喝足,小白虎懒懒的侧卧在刘唯唯旁边,小白虎还在幼年,只有不到一米长,那么大一只烤乳猪连骨头都没剩下,刘唯唯摸了摸小白虎肚皮,不鼓啊,这是都吃到哪去了!

  吃饱喝足的小白虎心情显然很好,并没有计较刘唯唯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,“人间怎么样?”

  “人间……”刘唯唯看了看小白虎,尝过烤乳猪后小白虎在提到人间明显没有以前那般排斥的态度了,思索了片刻,刘唯唯道:“人间也就那样吧,不如灵山好,我以后不会再去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。”小白虎道,听到刘唯唯这样说,眼里的那点好奇之色便消失了。

  刘唯唯在心里松了口气,灵山上的生灵大多心里简单,纷纷扰扰的人间不适合他们。

  来回赶路累了这么久,回来又应付完月辞,现在靠在小白虎身上一下子便放松了,不知不觉中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刘唯唯睡着,小白虎见刘唯唯脸上带着些疲惫之色,便没有动,在原地卧着,也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  第二天,刘唯唯抱着上午采好的各种草药来到了月辞的山洞外,如往常那般唤开口道:“神君。”

  等了几秒,月辞穿着一袭白袍从山洞内走了出来。

  这件白袍是刘唯唯昨天晚上送来了,刘唯唯眼神闪了闪,穿着到是挺合身的吗!

  收回视线,刘唯唯垂着眼眸,将手中的药材递了过去,“神君,这是今天的药材。”

  月辞伸手接过,看着自己面前恭敬有礼的刘唯唯道:“以后待我随意些便好。”

  刘唯唯错愕的抬头看了月辞一眼,随机又移开眼神,疑惑道:“随意?”

  “向昨晚一样变好,不用对我这么恭敬。”月辞淡淡一笑道。

  昨晚?昨晚那是太紧张了,忘记了。

  “好。”刘唯唯点点头,应道,至于做不做吗?

  “若是神君没有别的事,邀月先离开了。”刘唯唯朝月辞颔首,随后转身离开。

  接下来的每一天,依旧是熟悉的时间,熟悉的动作,熟悉的对白,颔首后的毫不犹豫转身离开。

  月辞接过刘唯唯手中的草药道谢。

  刘唯唯面无表情微微颔首,“若是神君没有别的事,邀月先离开了。”

  刘唯唯说罢便想如同往长一样转身离开。

  “等等。”月辞突然出声道。

  刘唯唯转身的动作一顿,疑惑道:“神君还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我说过在我面前你可以随意些的。”月辞注视着刘唯唯道。

  “我觉得…我已经很随意了。”刘唯唯唇边勾起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,对一个需要照顾的陌生人还要自己怎么随意吗?

  他又不是自己的朋友和亲近之人,难道要她和他嬉笑打闹,那样才叫随意吗?

  刘唯唯面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,奇怪的看了月辞一眼。

  看着刘唯唯困惑的表情,月辞一怔,随后失笑道:“罢了,随你吧,我的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伤药可以不用再送了。”

  “外伤好了?”刘唯唯有些震惊,探究的眼神看向月辞的左侧腰处,这才养了多长时间,也就二十天吧,当初那么大的一个伤口竟然好的差不多了!?

  这体质真不是人!刘唯唯内心惊叹道。

  “那…不知神君的法力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刘唯唯心念一转,问道。

  “法力暂时还没恢复。”月辞抬手,看着自己的手心道。

  “那,明日我给神君找些其他的草药便是。”刘唯唯浅笑,草药可不能断,否则自己不就没理由一天见一次他了。

  月辞刚想开口拒绝,却见刘唯唯一脸诚恳的看了过来,心念一动,温和道:“那麻烦邀月姑娘了。”

  “不麻烦。”刘唯唯笑了笑,松了口气。

  “若神君没什么事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月辞点头。

  刘唯唯回到山洞,看着闭眼假寐的小白虎,心里不平衡的上前狠狠撸了一顿毛茸茸,小白虎睁开眼无奈道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  这些日子,小白虎都让刘唯唯撸习惯了,从一开始的反抗两下,变成现在躺平任撸。

  “心里不平衡了,为什么你那么悠闲,我却要如此忙碌!”刘唯唯哼了哼。

  “谁要你去管那个人,又是给采药又是给送药的。”小白虎白了刘唯唯一眼,在她看来刘唯唯这纯粹是自作自受。

  我那是工作!刘唯唯在心里不服气道,松开小白虎,一挥手,两只烤乳猪出现在一人一虎面前,大方的挥挥手,道“心情不好,吃!”

  见到烤乳猪,小白虎眼睛一亮,随机不满的看向刘唯唯,“你还有,不是说不多了吗?”

  “本来就不多了,不过今天不高兴,需要吃点好的,一人一只!”刘唯唯率先下手撕了一个猪蹄。

  小白虎则直接朝另一只烤乳猪扑了过去。

  一只烤乳猪足有十斤重,刘唯唯只吃了五分之一便撑的不行,看着小白虎已经在进行光盘行动了,刘唯唯佩服份竖起大拇指,看着自己剩下的烤乳猪,叹了口气,自己当时怎么就忘了买两袋米了呢?光吃肉也是会腻的!

  阳光正好,刘唯唯根据系统的提示穿梭在灵山,为月辞找寻恢复法力的灵药。

  刘唯唯将一株灵药收起来,朝系统道:“灵药的数量这么少吗?一上午才找到三株。”

  系统道:“灵山灵药的数量不少,但是大部分的灵药已经有了有主了,宿主有能力抢到吗?”

  “没能力。”刘唯唯撇嘴。

  就邀月这个法力,别说在天上,在灵山都是垫底的存在,恐怕连正在幼年的小白虎自己都打不过,更合况其他的了。

  奔波了一天,刘唯唯将找到了灵药交给月辞,得到月辞的一个谢后,心情疲惫的回了山洞。

  无主的灵药有限,刘唯唯搜索的在范围不断变大,尽管有系统的提示,接下来刘唯唯拿回去的灵药数量也在变少。

  根据系统的提示,刘唯唯找到一株灵草,正要将采摘下来的灵药收起来时,一个黑影飞快朝刘唯唯扑了过来。

  系统:“宿主小心。”

  刘唯唯反应不及,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当了一下,手上的灵药被抢走,“嘶”刘唯唯吃痛,收回手臂就发现原本白皙的手臂上出现了5道血痕。

  啪嗒一滴眼泪落在手臂上,刘唯唯看着手臂上的水痕愣了一下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,一串串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,刘唯唯不自觉的开始哽咽,伤口上的疼痛好像顿时被放大了无数倍,“疼……好疼……”

  刘唯唯一边哭着,一边又在心里觉得实在是娇气,自己这是怎么了,明明自己不是忍受不了疼的呀,可是此刻却像是不受控制了似的,她现在根本顾不得刚刚被抢走的灵药,急切想弄清楚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一边擦着眼泪,刘唯唯戳了戳系统:“前辈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系统此时也在高速运转,分析着刘唯唯的情况,经过扫描刘唯唯身体很正常,但是现在她确实在哭个不停,有些不正常,邀月的身体经过调查也不是那种受不了一点疼痛的敏感体制,经过重重分析,系统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:“可能是由于上次车祸给宿主留下了影响过于深刻,所以宿主对疼痛的敏感程度变大了。”

  刘唯唯听着系统的分析,打心里觉得不靠谱,抽了抽鼻子,哽咽道:“那总不至于眼泪也止不住吧?”

  “可能是宿主的泪腺比较发展。”

  我信了你的鬼!

  刘唯唯没问出结果,干脆也不再压抑着声音,痛痛快快的抱着受伤的手臂哭了出来。

  却没想这一哭,直接把罪魁祸首给哭了出来,那是一只纯黑色的小豹子,是真的小,看上去只有小白虎的一半大小,也是真的黑,就像油墨里滚过一样,不过这样的小豹子却有一双金黄色的兽瞳,看上去高贵极了。

  小豹子嘴里叼着刚刚从刘唯唯那抢来的灵草,走到刘唯唯身边将灵草放下,奶声奶气的朝刘唯唯道:“还给你,别哭了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