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75.有章鱼丸子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729 2020-08-20 15:44:32

  话说这一众四人,在艳市热闹的街道上走过,直到走至深处的尽头。

  这里不复热闹,只有几栋孤零零的房子,坐落在一片幽香的粉白金鱼草中。

  窗户上没有挂着红灯笼,门前也没有迎客的漂亮姑娘,不过就是几家灯光昏暗的小铺子,有卖馄饨、油炸花生米和坛装酒的。

  然而,其中也有一栋两层木楼鹤立鸡群。它不仅雕花别致,干净整洁,身后还种了一棵特别高大,树冠茂盛的老槐树,正从木楼后面的房顶上朝天窜出来。

  郁郁葱葱的枝叶间,还有隐隐的灯光。树冠顶部,就像牵住了又圆又皎洁的月亮,让如洗月光倾斜而下,撒在一串串洁白的槐花上,与地面上的金鱼草相映成趣,仿若被月亮上飘落而来的光华笼罩住,朦胧如纱,美轮美奂。

  “年华思?”明思令打量面前两层小楼金边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字体,歪着头念叨。

  “是思华年!”酆一量摇了摇头,率先推门而入。

  登时,房檐上挂着的八角银质蝴蝶铃铛,也随着雕花木门被推动,叮叮铃铃响起悦耳铃声。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食肆吗……”明思令回头,迟疑地望向小氿:“倒挺雅致的。”

  “那这家店一定挺贵吧,闻着香喷喷的,就怕华而不实。”六神也目不转睛盯着精致的阁楼,用力嗅了嗅鼻子。

  “明姑娘别误会,这里是制衣阁,老板娘是咱家尊上的老朋友。”小氿咧嘴一笑,悉心地为少女把门推得更敞开。

  “做衣服的裁缝铺?却叫这么怪的名字。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老板娘不会叫锦瑟吧?”明思令调侃着,并没有打算马上就进去。

  “明姑娘,你能未卜先知?她确实叫锦瑟,这名字多好听,人更美呢。”小氿兴高采烈回答。

  他仰着脖子,朝着进门就盘旋而上的楼梯,高呼着:“锦瑟姐姐,小氿来看你了。锦瑟姐姐……”

  “是裁缝铺啊……那个,小氿。你先上去。我发髻乱了理一理再进去,六神可以等着我。”明思令朝着六神眨眨眼睛,后者心领神会,立刻跳跃到少女身旁。

  率直的小氿并没想太多,赶紧点点头:“好的,明姑娘那你快些来。我先进去看看锦瑟姐姐,可把给你提前订制的衣裙准备好?”

  “快去,快去。”明思令作势抓住自己一缕长发,假装整理。

  小氿应声而去,随着木门关上,身后楼梯传来急促脚步声,剩下少女和灵猫面面相觑。

  “都快饿死了,来个裁缝铺吃布头子吗?”六神没好气道,尾巴甩来甩去发泄着不满。

  “看这老龙王和小乌龟,一副急冲冲的德行。老板娘八成是其中一个相好的。哎,我也饿到不行。他们都不用吃饭,可我们不行啊。刚才在街上看到小吃店,有果子也有烤肉,都没来得及买些尝尝,结果都错过了。我不需要什么衣服,需要的是食物!”明思令叹了口气,失望地东张西望。

  忽然之间,他们同时被一股食物的香气吸引了,正是从思年华隔壁的小黑屋里飘过来。

  星光之下,模糊能看到,这屋子没有门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,还遮着斑驳的蓝布窗帘。窗口延伸出一块不平整的木台,台子上还放着把破摇铃。

  恰在此时,一个长得很像鲶鱼,穿着大交领花袍服的中年男人,从他们身边摇摇晃晃走过,醉酒的他停在窗口前,用手臂扶住木台,熟练地摇了摇铃铛。

  不多时,窗子突然打开,窗帘也被挑了起来。紧接着,一个木碗盛着带汤汁的白肉丸子,被一支肉红肉红的手推出来。

  男人满意地使劲闻着木碗里的食物,又豪爽地扔下一块银子,立刻被那藏在窗帘后面的灵巧手指头,一下子就抹回了布帘后。

  小木屋又变得安静起来。

  鲶鱼男用树枝削成的签子,扎了个圆丸子,笑眯眯就扔进大嘴里,一时间嚼得嘎吱带响。他惬意地长舒一口气,一副尽情享受无比美味的模样,他明显加快了吞食的速度。

  异香扑鼻的味道,和鲶鱼男咂嘴赞叹的余音充满了魔性,瞬间就让明思令和六神眼睛都直了,不约而同咕嘟咕嘟咽下口水。

  “老大,我想吃丸子!”六神馋涎欲滴:“那个东西,好好吃的样子。”

  “没想到,这何了城居然还有章鱼烧!?”明思令惊喜得双眸冒光:“银子,咱们有的是啊。走,菜花猫,姐姐请客,咱们先偷偷吃个独食去。”

  她利索地从背囊里翻出银子,几步奔过去,灵猫兴奋地紧跟其后。

  少女也学着鲶鱼男的样子,在窗口木台放上银子,也摇了几下铃铛。果不其然,肉红的手很快就从布帘后推出一碗丸子。

  热气腾腾,香味四溢。丸子很大,汤汁够满。不过,因为对方速度太快,布帘后掌柜的模样可没看清。

  明思令捧着神秘美食,白猫高兴地跳上她肩头。两个人一边往思年华走,一边迫不及待分食。也不知道这丸子加了什么特别调料,出乎意料的鲜香甜美,肉质Q弹。他们就一路走一路吃,忙碌得停不下来。

  “明姑娘,尊上找你半天,你们去哪儿了?”小氿着急忙慌开门,正好撞见捧着木碗的明思令。

  “你这毒虫还敢乱跑,就不怕被人掳走吃掉。”酆一量皱着眉,紧跟小氿后面,他身后还站着一位窈窕淑女。

  趁着月光,依稀可见,这位佳人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,穿着一袭浅黄色的短襦长裙,细腰上系着碧玉带,与发髻中的金镶玉蝴蝶步摇交相辉映,落落大方,美而矜贵,想必就是老板娘锦瑟吧。

  “那个,那个,刚才我们饿到不行,看见隔壁有章鱼烧,就买了一碗。尊上,你要不要也尝尝?可惜,只剩下两个。不如,我再给你和小氿买一碗,真的很好吃!”明思令得意地举着手中木碗,又忍不住舔了舔唇瓣,一旁的灵猫还夸张的打了个饱嗝。

  少女说着就要转身,其实是自己没有吃够美食,想趁机再买上几碗。不知为何,这丸子竟然比她吃过的任何美食都令人魂牵梦绕,欲罢不能。

  “石居……丸子?”酆一量微微蹙眉,一挥衣袖,挡住明思令与六神去路:“什么龌龊东西,都敢往嘴里放?”

  “龙哥哥,这就是你说的明姑娘吧?”锦瑟轻轻推了下酆一量,聘聘婷婷走过来。

  一股幽幽的茉莉清香传来,明思令感觉到一个活色生香,柔软而丰满的肉身便靠了过来。果不其然,她看到一双吹弹欲破的青葱玉手,还有昂贵绮罗纱衣中若隐若现的一抹沟壑。

  锦瑟自来熟般亲热地挽住她手臂,轻声漫语:“都怪锦瑟招待不周,明姑娘可不能吃这种腌臜东西。明珠,咱家宵夜备好了?龙哥哥,我记得你最喜七宝汤圆,一大早我就亲手做了些,就等你……你们来。”

  话虽然是对着明思令说,但锦瑟的一双凤眸却并没离开酆一量半分,脸颊上还漫起一抹娇羞。

  “锦瑟,辛苦你了。”酆一量浅浅一笑,难得地平易近人。

  原来这老龙王,也能对女孩子好好讲话啊?明思令有些头晕,却也懒得讥讽他。

  但酆一量扭头瞪向明思令,眉头已经蹙起,语气急转直下的凌厉:“你这毒虫子如此贪吃,早晚死在自己这张嘴上!还不赶紧丢了!”

  “莫生气,莫生气。明姑娘还小,大约也没见过石居丸子,不懂自然的。”锦瑟温柔浅笑,眨着眼睛,安慰般轻轻拍拍明思令的手臂。

  明思令可并不习惯被人如此亲密对待,她不自然地后仰着身体,也看清了来者略施粉黛却精致娇媚的妆容。

  弯弯细眉似远黛,樱樱朱唇若红莲,特别是一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,娇憨之中藏着魅惑的性感。好一个国色天香的锦瑟啊,她自以为能拨动天下男人的心弦吧?

  可惜,美貌如花之下,隐隐就透出来一股子虚伪与假装。莫非,这异世空间也有爱喝绿茶的白莲花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