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74.妖灵悬赏榜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460 2020-08-19 15:17:16

  这时,小氿从旁边房子里,跌跌撞撞跑出来,肩上扛着灰头土脸的六神,挺狼狈的。

  少年与灵猫动作一致,他们都晃落满身尘土,吐着口中柴草。

  发现再不见黑熊妖踪影,小氿一点儿也不惊奇,倒是六神左右观望,暗中咽了咽口水,它对酆一量的战力又有了更实际的深刻感受。

  至于,本来围在一旁看热闹的吃瓜妖众,哗的一下子就让出条宽阔道路,各种颜色和形状的眼睛里都充满了畏惧、惊恐与猜测。

  “冰焱,是酆都的魔魇吗……”

  “惹不起,会心神俱灭啊,会粉身碎骨……渣子都不剩,太可怕!”

  “酆都的魔,怎么来何了城?又要……开战了吗?谁和谁,打?”

  “那凡人少女,竟然勾搭上这么厉害的靠山……长得还这么好看,太羡慕了。”

  各路妖魔鬼怪,都在心悸地窃窃私语着。

  唯有酆一量面不改色,他轻轻推着浑身战栗,脸色苍白的明思令,示意让她继续往前走。

  可惜,刚目睹商人被黑熊妖虐杀的血肉模糊,又眼巴巴看到黑熊妖成了渣渣消失不见,她内心之中犹如万马奔腾。

  明思令很想擦擦脑门上的冷汗,可自己嘴角抽搐着,手脚发软,寸步难行,暴露了几乎塌陷的心情。

  酆一量反手一掌,轻轻按在她后心,将自己灵力度些过去,虽然微乎其微,但足够宁心静气,让她精神了许多。

  “在我们那儿,黑熊可是二级保护动物,你这样……算偷猎野生动物,不太善良吧!”她好不容易喘匀了气,嗫喏着。

  “熊,你杀的,用冰焱。”他倨傲道:“这妖兽连魔都未修成,又何必我亲自动手?”

  “怎么就是我杀的?我……”她激动地摆着手,反驳:“是你借手杀熊!我是无辜的好人啊!”

  “修炼冰焱,光劈树叶毫无进益。我教你长进,不必谢。”他继续毒舌诛心:“好人,一般都歹命。”

  “我……你!”她被他怼得面红耳赤:“谁说我修炼冰焱了,我不会,我也没有!”

  “把心思都放在修炼上,别用来骗我。小小毒虫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他长眉一挑,不客气讥讽,遂又威胁:“骗过旁人算你手段。若敢骗我,有你好看。”

  明思令被酆一量噎得哑口无言,她无奈地看看自己手掌,颤颤巍巍道:“哎,我竟然亲手杀死了一头熊,让我想起了小熊维尼……杀生啊,罪孽啊。不杀不行吗?”

  “嗯,可以不杀,让它吃掉你。”酆一量不耐烦道。

  “老大,这回老龙说得对。你不杀这头熊怪,它就要吃了你。该杀,这叫为民除害!”六神蹦上小氿肩头,难得赞许一回:“咱们术师,祛除妖灵也天经地义。”

  “对啊,明姑娘。妖灵最爱食人修炼。这头黑熊妖,也是在术师零零七昭华令中,被悬赏千金的妖怪。它最爱吃少女的心肝,榜文上说……它已经吃了五十七个凡人少女。”小氿好心从怀中掏出一块羊皮卷递给明思令,安慰道。

  少女迟疑接过,她快速翻看着画面上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妖灵悬赏,眼睛开始冒光了。

  她喃喃自语道:“我不是怕误杀好熊吗?我去,这些妖灵要不要这么值钱?难怪……都想做术师。”

  “无碍,这里除了黑熊,豹、狮、豺这般妖灵还有很多。我不管你,你去降服它们,或者让它们吃掉你,都随你。”酆一量挑眉,厌弃般松开了自己拽住少女衣衫的手掌。

  “喂,我的意思,这黑熊怪心眼儿太坏,尊上也算除暴安良了。可你就把它一下子化成了沫沫儿啥都没剩,又怎么领赏金呢?而且,熊胆和熊掌可值钱了!?”明思令扼腕道,她拍了拍手中的羊皮卷,眉开眼笑起来。

  “老大,你还……真是个奸商啊!”这回,连六神都看不下去了。

  “不可理喻。”酆一量一甩衣袖,疾步向前走去。

  “喂,你等等我。别,别走那么快啊!”少女惊呼。

  她胡乱把羊皮卷团了个团儿,塞进自己怀中,完全忽略小氿伸过来的手掌与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  “喂,那是小氿的!”白衣少年跺了跺脚,郁闷嚷着:“还给我,小氿也只有这一份,花了一百金才买到的零零七昭华令。”

  “算了,她就是个钱串子脑袋,谁让你告诉她,这妖灵悬赏榜上的妖魔鬼怪那么值钱?我打赌,她正盘算那个什么零零七昭华令上所有的赏金数目呢。”蹲在小氿肩头的六神,耸了耸肩,摊了摊猫爪。

  明思令快跑着,想紧紧跟上酆一量步伐,因为害怕以及不可言述的秘密心情,她老老实实拽住他一角衣袖,不敢再离开他左右。

  “尊上,你这么强,是不是这羊皮卷上的妖灵,你都能对付得来?”她小心翼翼问,眸光期待。

  “嗯。”他挑了挑眉:“不过,以你修为,连排名最末的都能轻松吃掉你。”

  “有尊上在身边,连胡琴逢我都不怕呢。你是天下最厉害的魔尊,你会保护我的。我知道……”她眨眨眼睛,极尽谄媚。

  听着她夸赞,他也依稀感觉到身边亲昵的距离,带来的幽幽樱草香。虽未讲话,受用如他,唇角终旋起不自知的浅笑,微微清甜。难得,能从这毒虫口中听到好听贴心的话。

  “那……尊上,你能不能教我捉妖啊?”明思令跃跃欲试,循序渐进试探:“你也不能白担做我师父的名号啊。有时间教教我,至少让我能自保,不给你添麻烦,对吧……就像刚才,如果我能帮你呢,岂不是更好?”

  “嗯……看心情。”他甩开衣袖,又用自己大手拉住她的小手,虎着脸抱怨:“把我的衣服都拽皱了。”

  她扭过头,吐了吐舌头,他的手掌滑腻清凉,拉起来也挺舒服。而且,又念在怀中无限淘金的梦想还需要他支援,毕竟吃人嘴短便也没有甩开他的手。还有,其实一路走来,这冷脸臭脾气的老龙王确实也一直在护着她。

  无论身在现世或异世,比她强大的男人很少,愿意真心守护的男人更甚。然而,被护着的感觉,确实令人新奇而迷醉……

  在宽敞的街道上,圆圆的月亮高挂在夜空中,皎洁的月光撒在男人与少女身上,像被镀了毛茸茸的柔软光缘,照得他们的影子长长的,在这一刻相依相偎着,不分彼此。

  漫天星辰,也在他们身后点点闪烁,仿佛一张地老天荒的星网,捕捉着轻轻浅浅的心动与怦然。

  “小氿已经很久没看见过,尊上如此悠哉,和人一起月下散步了。看来,他们还真得挺相配。”小氿忍不住捧住自己的脸,满眼甜蜜地望着前面的身影。

  “呸,小爷我呸呸呸!小乌龟你别胡说八道。老大可是我兄弟夜之醒,没过门的媳妇儿,要配也是他们配。你们家这头龙,都老大一把年纪了,得找个老妖怪才登对呢。”六神义愤填膺,指手画脚。

  一个少年和一只白猫,一路絮絮叨叨地分辨着,争得那是针锋相对,互不相让。

  殊不知,他们身后不远处,一个简陋的放着柴火的窝棚里,藏着一个人。

  他穿着打着补丁的旧衣服,戴着斗笠,还用布巾围住了脸颊,很像食肆里的伙计,看上去普通甚至邋遢。但他有一双好看的鸳鸯眼,闪闪发亮。望着渐渐远去的一行人。他的眸光中充满了焦虑与担忧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