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66.谁是又谁非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321 2020-08-11 16:02:19

  清微殿里,轻纱摇曳,珠光柔和。

  酆一量穿着松垮的灰蓝蜀锦长袍,披散着长发,倚靠在软垫中。他手中拿着一本古书,籍着雕花灯台上硕大的夜明珠带来的熠熠光芒,似乎在夜读,但琥珀星瞳却若有所思。

  小氿站在书案旁边,神情激动。灵犀则泪汪汪跪在一边,哭得也十分伤心。

  “尊上,您就饶了凰迦姐姐吧。她是被冤枉的。您怎能相信一个凡人界的丑女,而不信自己的魔帅呢?”灵犀抽泣道,任由眼泪淌下,浸湿了白色纱罗的衣衫。

  “如何冤枉?尊上和小氿亲眼看到,是凰迦姐姐的冰焱劈断了圣萝之花的枝条,烧毁了明思令的衣衫,还把她推进了寒川,明姑娘也差点淹死和冻死。证据确凿,不容抵赖。错了就是错了,做错了就要认!”小氿冷着脸,不客气反驳。

  “小氿,你还是酆都的人吗?平日里凰迦姐姐待你不薄吧,你却被那丑女的花言巧语和一点小便宜给笼络了去,帮着外人来诋毁自家姐姐吗?无情无义。”灵犀杏眼圆瞪,愤怒地凝视住小氿。

  “灵犀姐姐说得不对。小氿对事不对人。咱们都知道,明姑娘根本不会游水,而且那寒川之水冰冷彻骨,若不小心落水就能要了一个凡人的性命。你觉得,她是疯了还是傻,没人推她,自己跳进去找死?”小氿义愤填膺。

  “谁推谁,不一定!凰迦姐姐发誓说明思令设计她,她偷了尊上的静缚咒,偷袭姐姐。是她把姐姐推落寒川,还诬陷姐姐害她,以博尊上同情。您为什么不信自己人?尊上!”灵犀又直直盯着酆一量,委屈发问。

  “明思令只是一个凡人,她根本不会使用冰焱。又怎么可能制住魔帅凰迦姐姐?若非尊上碰巧赶到,她死定了。再说,小氿在湖水之中搜寻过,什么都没找到,包括你说的静缚咒。”小氿微微蹙眉,同样朗声回答。

  “也许是她把符咒藏起来了!凰迦姐姐为何要冤枉她?再说,不过一个凡人医官,死了又如何?凰迦姐姐伺候尊上几千年,鞍前马后,九死一生。就算一时情绪失手,误伤一个小小的凡女,也罪不至此。一定是明思令先激怒了姐姐,才会发生争执。可尊上盛怒之下,竟将姐姐用玄铁锁穿了琵琶骨,打回原形,镇压在锁魂塔下。如此严苛的责罚,岂不让酆都老人心寒吗?”灵犀凭着一股子韧劲儿,不顾一切嚷道。

  “放肆!”小氿大惊失色,但他话音未落,沉默的酆一量已经抬手一记冰蓝霹雳,将灵犀击倒在白色的地毯上。

  她痛呼一声,右肩已被重创。她登时脸色奇白,再也无力支撑不住身体。虽痛苦难耐,却不敢捂住自己的伤处。她伏倒在地上,战战兢兢。

  灵犀与小氿都始料未及,尊上神情无变,却突然雷霆震怒。平日虽然偶有斥责,但对凰迦与灵犀这样的高阶女官,并未亲自动手重伤过。今日,可见真的动怒了。

  小氿一心回护,他手疾眼快立刻用自己身体挡住了受伤的灵犀。

  他跪倒拽住了酆一量的衣裾,诚心乞求着:“尊上息怒,灵犀姐姐是无心之言。她和凰迦姐姐感情深厚,一心为救姐姐才会情急失态,恳请尊上饶她一命。”

  “输,就是输。”酆一量扔掉手中的书,冷冷道:“技不如人,怪谁?”

  小氿和灵犀都愣住,后者挪着膝盖,膝行到他面前,满心期盼:“莫非,尊上也有怀疑?那您会彻查此事吗,还凰迦姐姐清白?”

  “她,就真无辜吗?”酆一量琥珀色的眼眸沉静一片,淡淡道:“灵犀,凰迦所受责罚,是为她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。忤逆本尊,她该死。我说过,不许她动明思令。”

  “尊上,这明思令奸诈狡猾,绝非善类,您宠爱这样一个凡女,受她蛊惑。六界轮回又会如何置评?”灵犀拼死挣扎道,却不敢再与主子对视。

  “灵犀你闭嘴,尊上留下明思令只为疗伤。你就别胡说了。”小氿敏锐地察觉到主子眼眸中风起云涌的阴沉。

  “灵犀,你在酆都太久,也该自立门户了。走……”酆一量的声音低沉而悠缓。

  他缓缓起身,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身后,周身都氤氲着一股子至寒至冷之气。连夜明珠上都瞬间蒙上了一层薄冰,散发着飕骨寒意。

  “尊上,属下知错,请您不要赶灵犀走。当年,是尊上救了灵犀鸟,属下的命永远是尊上的。就算灰飞烟灭,灵犀也绝不离开酆都,离开尊上。属下一心维护您,绝无叛您之心。若尊上不信,灵犀愿以死明志。尊上……”灵犀大吃一惊,大声哭泣着哀求。

  她颤抖着双肩,重重叩首,顷刻间白皙的额头已青肿一片。

  “尊上!”小氿心疼不已,他也重重叩首。

  “下去。”酆一量神情淡漠,言语间斩钉截铁。

  灵犀泪流不止,她还想说什么,却被小氿拦住。

  “灵犀姐姐,你回去歇息。尊上累了,该进药汤了。”小氿果断拽住灵犀胳膊,手掌微微用力,提醒着对方万不可再纠缠。

  无奈之下,灵犀也不敢再为凰迦求情,只好一步三回头,抹着眼泪跪着倒退出了寝殿。

  “尊上,您莫要动怒,灵犀姐姐一向率直,但她对您的忠诚,从来没变过。”小氿端着一盏金色药汤,毕恭毕敬双手奉上。

  “谁说我生气?”酆一量淡淡回应,他又坐回书案旁,接过药盏缓缓喝药。

  他剑眉一挑,眸光竟然闪着一丝笑意:“小氿,六界之中,何者置喙本尊之事?”

  “禀尊上,没有!以前,现在,以及将来。”小氿眨眨眼睛,认真回答。

  “哦?”酆一量轻轻放下药盏,似笑非笑。

  “谁敢呢?就算有那不够聪明疯了心的,也早已魂飞烟灭。”小氿咧嘴一笑,望着主子。

  “所以,您不会赶走灵犀姐姐,尊上英明,有洞悉众生之察。小氿对尊上的敬仰,简直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  “少拍马屁。”酆一量一挥衣袖,打断小氿,脸色也柔和了许多:“这灵犀鸟,太过执拗,若不教训,更没了规矩。或者,酆都的女人,太多了……”

  遂而,他又眸光一闪:“你这小王八,与凰迦和灵犀的素来交好,今日为何去一力维护明思令,莫非真被毒虫子给收买了不成?”

  “没有,尊上明察。小氿就觉得明姑娘挺可怜的。她初来酆都,却饱受欺侮。可从来没有向尊上告过状吧?”

  小氿揉了揉鼻尖,认真道:“她自己艰难,但对可怜者仍会施以援手。对,她说话是毒,手段毒,可心软啊。而且,这酆都的女人虽多,繁花似锦,争奇斗艳,但有趣的……却寥寥无几。小氿就是喜欢她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