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64.糟糕的计谋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692 2020-08-09 22:24:49

  眼看明思令就要被凰迦一掌击中,她的掌心还裹挟着冰冷的寒气。

  就在最后一刻,明思令手忙脚乱用藏在掌心的小铜镜,护在自己身前。铜镜幻化出硕大的金色镜面,竟然将凰迦的掌风反弹出去,又直接斩断了好大一枝紫藤花枝条,连花带叶子都跌进了湖水中。

  明思令终逃一劫,出乎凰迦意料。

  “鹤灵镜,你竟然偷了灵鹤姑姑的护身宝镜?”

  凰迦惊怒道,一抬手紧逼威胁道:“你这丑女,不但毁坏尊上的圣萝之花,还偷窃灵溪洞的宝物,交出来。不然本仙姝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处。”

  “你当我傻?我交给你就真死无葬身之地了。这是灵鹤小姐姐送我的礼物,不信你自己去问她。不带你这么害人吧?”明思令拿住鹤灵镜,紧紧对着凰迦,丝毫不敢放松。

  “还有,我哪儿知道这紫藤花不能摘啊,不知者不怪。倒是凰迦姑娘,您这一掌砍断这么大一根树枝,你可是明知故犯,罪过可比我大多了。若闹到你家魔尊面前,还不定咱们谁先受责罚呢。我劝你,别咄咄逼人,给自己也留条后路才好。”她朝着湖面上漂浮的花枝努努嘴,巧言令色。

  “你这小贱人,果然巧舌如簧。”凰迦冷冷一笑:“本仙姝才不需要后路,后路都是强者赏赐给弱者的。还是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
  她转身一掌又劈过,只见整枝落水的花枝在冰蓝火焰下,顷刻间被冻成了齑粉,沉入了湖水中,再不见痕迹。

  “你这么聪明,就不懂毁尸灭迹这个道理吗?”凰迦扭头凝视着明思令,步步逼近:“你以为,鹤灵镜能护你到几时?你一个小小的凡人,和统领十万白骨捕手的魔帅作对?你想怎么死才痛快,本仙姝就成全你。”

  她一掌继续劈去,再次被明思令用灵境吃力避过。但强大的后坐力,也让少女接连后退好几步,险些跌落花桥。

  “喂,喂,打住。凰迦小仙女,认输行不行?我不会游泳啊,掉进湖水真的会死。我要死了,你家尊上的伤可就没人能治了。灵鹤小姐姐没告诉你吗?我是明堂圣女,只有我能为你家主子疗伤。”明思令哂笑着,企图说服对方。

  “现在知道求饶了?晚了。”凰迦得意地昂起头,自信笑了:“放心,本仙姝不会让你死在淸微殿的,那会脏了清凉天。只要你主动离开酆都,本仙姝可以考虑放过你。”

  “我滴神啊,仙女小姐姐,你以为我愿意留在这鬼地方?我被抓来的好不好?帮帮忙,你要能帮我逃出去,放心打死我都不会再回来。”

  明思令哭笑不得,她把鹤灵境收起来,示弱道:“你能做主放了我和六神吗?那谢谢你,我朝市里的东西你随便挑,整个朝市都送给你也没问题的。”

  “少来花言巧语,若你不想留在酆都,为何勾引尊上?”凰迦飞身到明思令面前。

  她眼睛红通通的,怒火中的妒忌又烈又猛:“尊上竟然把魇后少时的衣衫,都拿给你穿了。你还……还和他……”

  “没,我们没有,你想的那样!”明思令吓了一跳,她举起手指对天发誓:“那是传言,我没有睡酆一量,我发誓!如果你喜欢这旧衣服,脱下来给你好了。我最不喜欢的,就是紫色了。”

  “求放过,行不行?仙女小姐姐。”她叹着气,把紫藤色的外衫解下扔给凰迦,身上只剩下银白色的短衫襦裙。

  凰迦顺手接住衣服,唇角却露出一丝狰狞的假笑:“真没想到,你这么容易就妥协。无趣,枉费我为你潜心设计了那么多铺垫,都用不上了。”

  她忽然一手扼住明思令的喉咙,将少女大力往桥下方向推着:“你不会游水是吗?那若你贪摘圣萝之花,不小心落水,本仙姝虽奋力抢救,可惜回天无力。因为,我只来得及抓住你的衣衫……没人会怪我,尊上也不会。你喜欢,这个结局吗?”

  明思令的脸颊因为窒息变得异常苍白,她低垂着眼眸,声音也变得沙哑:“你故意的?故意……”

  “没错,要怪就怪你太笨。放心,马上就到尊上来清凉天疗伤的时辰。他会正好看见,我救你不及的画面。他不会有疑……”凰迦红艳艳的唇瓣,露出自信笑容:“你也算,死得其所。”

  “你不担忧,他的伤……”明思令苦笑着挣扎。

  “尊上不会有事。但若你不死,他才会有事。堂堂六界轮回之主,若为凡人界的小小丑女动心牵绊,才是话天下之大稽!凰迦在助他祛除心魔。”凰迦义正言辞。

  恰在此时,两人都看到,远方遥遥而来的雀蓝衣衫飘飘之影。凰迦手中的力道徒然骤增,时候刚刚好,一场好戏错过就不够真诚。

  “你喜欢他吧?”明思令忽然抬眸,她眸光清凉闪烁:“嫉妒,竟让女人面目如此可憎。”

  凰迦大吃一惊,但与此同时,她忽然觉察自己的身体已经僵硬住。明思令轻而易举,挣脱她的禁锢,反而揽住了她的细腰,重新掌控全局。

  她听见那少女在自己耳畔轻轻低语:“我给过你机会,凰迦。但你心太毒……非要置我于死地。”

  “我知道,是你在淸微殿里传播谣言,唆使众人孤立我。又是你向灵鹤故意举荐,希望她能带走我。可惜,事与愿违。你便起了杀我之心。可你的心够狠手段够毒辣,为何计谋却如此糟糕呢?”明思令微笑着慨叹,语调慵懒。

  “你,你早就识破……你对我,做了什么?你想干什么?”凰迦恼羞成怒,她不受控制地被少女轻松往湖面推着。她手中的衣裙,已经散落在花桥上。

  “放心,我不会杀人。我也只想将计就计,借着你的东风送我出酆都。”明思令浅浅一笑,她翻掌朝着紫藤色衣衫一划,那衣服就立刻被冰蓝火焰烧了起来。

  凰迦大吃一惊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?”

  “谁告诉你我不会?你主子教得好啊,只不过我知道……要隐藏实力,才能博得他一点点同情,让我和六神,在群魔乱舞的酆都活下去。对了,我还偷了一道酆一量的静缚咒,就在你身后贴着呢,受用吗?”明思令抱着凰迦,两人的面庞都紧紧贴着水面。

  “任何时候,不要小觑你的对手。我们打个赌,他看到前任的衣服被你烧毁,魇后……对吧?看到,心爱的什么圣花被毁……”

  明思令朝着树枝抬掌一劈,一支花团锦簇的枝叶被冰蓝火焰劈断,落在湖面上,瞬间被冻成了冰花:“老龙王会不会雷霆震怒呢?”

  “你……你想陷害我?”凰迦恍然大悟,随即被无边的恐惧紧紧攥住了心脏。

  “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明思令缓缓道,眉目之间似笑非笑:“本姑娘从来不是善男信女,欺负我和欺负我的人,我都会……知恩图报。”

  “你不是明思令。你到底,是谁?”凰迦还想奋力挣扎:“尊上,救凰迦……”

  可惜她呼救声音还未扬起,已经被明思令拖住,一同跌入湖水之中。

  “凰迦,别惹我!”

  凰迦大睁着眼睛,看见与她同样在湖水中下沉的少女,正微笑着用口型对她讲最后一句话。

  巨大的恐惧与压迫感从黑暗中袭来,她仿佛看到明思令身后一闪而过巨大的金色翅膀。

  紧张中,她开始咕嘟咕嘟大口地喝水。所幸不过几个呼吸间,她又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水中推出来,直接摔到了岸上。

  小氿扶着凰迦,大声地喊着什么,她什么都没听见。但她眼睁睁看着,酆一量正横抱着浑身湿漉漉的明思令,焦急地高声喊着少女的名字。

  这一刻,凰迦知道,自己从一开始费尽心机设局时,就落入了明思令的圈套。但她,到底想要什么?这个孱弱得像只蚂蚁一样的凡人少女,究竟包藏着怎样叵测的祸心?

  难道,她真的为酆一量而来?

胖虎22爷

22少这本书里的女主,可不是包子顺便欺负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