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54.师父的私念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116 2020-07-30 14:20:34

  东京汴梁的郊外,不夜山庄。

  本来,这是一座位于紫荆山顶的巍峨建筑,如今却被一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。到处野草丛生,荆棘满地。

  残垣断壁之中,只剩下位于中心位置的三层殿宇勉强屹立。可惜,房顶已经塌陷,南面的墙壁已经破出了大洞。看起来又凄凉又阴森。

  殿宇外面,种着又高又粗的老槐树。光秃秃的枝丫上,站着一群黑压压的不知名怪鸟,它们有幽绿的眼珠,和比寒鸦更难听的叫声。

  身穿一袭紧凑夜行衣的夜之醒,蹑手蹑脚从残墙后面潜进来,他并没有发现守卫,也没有被结界阻拦,不由心中暗暗舒了口气。看来,酆一量所言不虚。

  忽然之间,从他身后传来一声树枝被踩折的轻响,他警觉转身,亮出手中玉笛打算即刻应敌。

  夜之醒愣愣地望着身后之人。那人高大魁梧,身穿一身残破的得罗,他头发蓬乱,身上龌龊,脸上还有陈旧的伤痕。

  但即便如此狼狈,也能看出他俊秀的脸部曲线,长眉入鬓,眼眸闪亮,虽然鬓角花白,眼角和额头都有深刻的皱纹,但依稀可见当年翩翩公子的无双光华。

  “师父……”夜之醒难耐激动,他疾跑了几步,又恭敬单膝跪地,行了礼。

  “阿醒,你来了。”白若尘感慨一笑,有苦涩亦有期盼。

  “徒儿拜见师父。”夜之醒握住师父温热的手掌,百感交集。

  白若尘一把将他拉起来,顺势拥入自己怀中。此时此刻,他更像一个与儿子久别重逢的父亲,眼角依稀闪灼着隐隐泪花。

  “师父还以为,再也见不到你。好孩子,为救为师,你受了太多的苦,难为你了。”

  他又将徒儿从自己怀中推出,后退一步,上下仔细端量着,担忧道:“凰迦不但解封结界,还撤掉不夜山庄的所有守卫。她说,酆一量已经和你达成协议?这又是怎么回事?为师轻易不肯离开,就担心其中隐藏着更大的阴谋。不过,结界确实已破,白骨捕手也都不见了。为师一直在等你。我想,你一定会先回不夜山庄,你有没有受伤,为何不见六神?”

  “师父,自从半年前徒儿与您分别,此后经历一言难尽……”夜之醒扶住着白若尘,艰涩道。

  他搀扶着身体依旧衰弱的师父,两人走到老槐树下。他细心地脱下自己的外袍,给师父披在肩上。又亲手擦干净石凳上的灰尘,安顿师父坐下歇息。

  听着徒儿将半年来所遇艰辛一一道来,白若尘的眉心紧蹙,本来苍白的脸色开始泛出了铁青色。

  “糊涂,阿醒你糊涂。如何能让凤凰真女以身犯险?就为了救我一个无用之人!还有六神,它乃夜家守护灵兽,你竟然把它送到酆都,接下来你们如何相伴灵修,你身上的封印又何时能解?”白若尘又气又怒,花白胡须都被气得颤颤巍巍的。

  “阿令一意孤行,徒儿根本拦不住。和小十不同,她的性格坚毅、执着,不肯被人左右。就算我能拦她一日,可挡不住她一辈子吧?既然她主意已定,我也能让六神贴身守护。而且,阿令与小十魂魄互换,也只有师父得救才能将她们换回来。所以,我……权衡利弊,也只能依了阿令。”夜之醒叹了口气,郁闷道。

  “魂魄互换?其实这样不也很好……小十过于懦弱,又资质平平。而你口中的阿令,却颇有先堂主遗风。历任明堂堂主,或有非常智慧,或有厉害权谋,而且都有过人胆色著称于世。哪有小十如此孱弱不堪的。”

  白若尘苦笑一声,神情古怪道:“为师倒以为,这阿令才是配得上你的娘子最佳人选。还不如,就这般错下去,或许也是天命所为。换,不如不换,将错就错。”

  “不行!师父。我已经答应阿令,一定会把她和小十的魂魄换回来。她不属于我们这里,在她的世界里,她有快乐的生活。我们不能为一己之私,破坏别人的幸福人生,这太自私了。我做不到。”夜之醒低垂着头,但眸光却异常坚定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白若尘苦笑更甚:“阿醒,你根本不懂宿命,也不懂人生……算了,我们先找地方安顿。待为师尽快疗伤,恢复灵力,再做打算。你要清楚,这魂魄互换可绝非简单之事。稍有差池,两人都会没命,施法者也会被反噬。而且,咱们也并不知道,小十在那个世间里是否安好?以为师之见,最安全的做法,你尽快将有小十魂魄的明昭肉身带回这边。”

  夜之醒愣住了,他抬头凝视着师父,琢磨着这位长者的话中有话。

  “别忘了,只有真凰之女才能帮你解开封印。你是夜魔宫的唯一血脉,身上承载着术师一族的兴衰成败。没错,我们都不能活得太自私。无论你,或者为师,还是你的父亲夜魔宫宫主,我们没有一个人,能为自己的幸福人生而活,我们生下来,就担负着责任与承诺。你可懂得?”白若尘的语速缓慢,但却蕴含着沉重压力,不容反抗。

  “是……亦仙明白。”夜之醒错开自己眼神,深深吸气,笑容艰涩:“师父放心,徒儿会谨遵师命。安顿好您,我即刻出发,先把明昭的肉身带回来。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,我担心阿令撑不了太久。她那脾气,得罪酆一量恐怕必然。万一魔君翻脸,她就危险了……”

  “酆一量对阿令如此看重,或许其中还有玄机?他乃当今魔魇之魁首,手段之毒辣,权谋之阴险,你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如何看得透?”白若尘呵斥着。

  “也罢,待为师内伤稍微恢复,就悄悄先潜入酆都之外的何了城,打探消息。阿醒,为师隐隐感觉,这阿令就是你的真命天女。她若不能与你缔结良缘,就不能活着成为酆一量的傀儡。如果有一天,需要你做出抉择。为师希望,你不会耽于儿女情长,令夜魔宫失望……”白若尘的声音,又冷酷又笃定。

  夜之醒的心咯噔一下,仿佛就像沉入了无底深渊。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愈演愈强。

  宿命,才是六道轮回中最强之主吧。

  我命由我不由天,真的……可以吗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