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52.我是自愿的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531 2020-07-28 22:19:19

  莳花馆,三层的房间里。

  床榻上,躺着依旧昏睡的夜之醒。

  而旁边的桌几上,摆放着一支硕大而别致的鸟笼。可笼子里并没有安放什么鸟儿,而关住一头怒气冲冲的白猫。它满身灰尘,蓬头垢面,怒气冲冲,正破口大骂着。

  小氿端着一盏药,明思令跟在他身后,他们一前一后走进房间。

  六神看见少女,心急火燎拍着笼子,紧张道:“老大,老大,怎么你也被他们抓到了?酆一量有没有打你,毒你,折磨你?小王八羔子,快放小爷出去,我吞了你们这些见不得光的杂碎。咳咳……”

  骂倒是骂得淋漓尽致,但它也声嘶力竭,口干舌燥,用猫爪子用力拍着自己胸膛,顺着气。

  “你们这算虐待小动物,怎么能把猫放在笼子里呢?它又不是八哥,会说恭喜发财。”明思令摇摇头,回身看看小氿,哂笑着:“不如放了吧,挺贵的鸟笼子,回头被拉了满笼子的猫屎,多埋汰啊。”

  六神被怼得眼蓝,它一边拍着笼子,一边指着少女,更噎得说不上话来。

  “不太行,这灵猫咬坏了尊上的衣裾,若非小氿求情,它早成变成毛手套了。”小氿摇摇头,为难道:“它一直骂骂咧咧,尊上说它比八哥还讨厌,就扔进笼子里。尊上还说,它要敢再聒噪下去,就割了它舌头,自然清净。”

  闻言,六神吃了一惊,赶紧用猫爪捂住嘴巴,发出模糊不清的诅咒声。

  “这就是解药?”明思令一时顾不上六神,她揭开玉白的药盏盖子,看见药碗里面黑兮兮臭乎乎的汤汁,吃惊问。

  眼见那汤汁在盖子揭开的瞬间,有一缕黑烟扶摇直上,形成一道狐狸尾巴的形状后,又迅速消失不见,十分诡异。

  “这种狐毒实际是一种蛊。药引子就是狐妖的狐血和尾毛。”小氿放下药盏,认真道:“除了胡娇春自己能解,恐怕连她兄长都不行。”

  “那为何,酆一量能解?”明思令半信不疑。

  “因为,胡娇春怕我家主子啊。别说她怕,连魔狐尊者胡琴逢,也不是尊上对手,尊上乃六道轮回中最强悍的王者。”小氿得意洋洋,刻意吹捧:“多年前,酆都有个侍女,不小心中了断心毒。还是胡娇春亲自将解药和药方,向我家尊上双手奉上,又道了歉,送了礼,方才算解决。”

  “看来,又是一笔风流糊涂债吧。”明思令讥讽地耸耸肩:“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何况是一头千年狐狸精呢,理解。”

  她忽的恍然大悟,蹙着眉心中暗自嘀咕:“狐血和尾毛?我说他怎么一通折腾胡娇春,不但把她打得口吐鲜血,最后还要薅了那么狐狸毛。如此说来,这老龙王早有算计……果真老奸巨猾。”

  “不能喝,这药一定有毒!”六神惊呼着,使劲拍着笼子:“酆一量是天下魔魇之首,他的心肠最狠毒。”

  “明姑娘,难道你也担心这药有毒?可尊上从不屑用毒术。他说能解,就一定能解,他说会放人,就一定会放……只要,别惹他发怒。其实,尊上也很好相处的。”小氿认真地点点头。

  他一手拿着药碗,一边想要给夜之醒喂药。

  明思令不动声色接过药碗,她坐在床畔,背对着小氿,淡淡道:“那就劳烦小仙君,请尊上也把六神放出来吧。还有,我想和夜之醒单独呆一会儿。待他清醒,我便和你们启程。只要他和六神能安全离开,我也一定会信守承诺。”

  “那辛苦明姑娘。饮下这药,这位术师即刻就会醒来。是否有效,请他自行运转灵力,一试便知。”小氿聪明伶俐,他不再多说,提起鸟笼,带着怒骂不止的灵猫,走出房间。

  明思令听见一声门响后,六神的骂声也越来越模糊。她这才轻挽袖口,用小汤匙舀了药水,开始小心地喂夜之醒喝药。

  他正在梦魇中不胜挣扎,额头不断渗出涔涔冷汗,沾着药液的唇瓣扇动着,发出隐约而模糊的声音:“灵儿……别走。”

  他眉心紧皱,突然拽住她衣袖。她手中不稳,剩下的药全都撒他脸上,他这一激灵竟然徒然醒来。

  夜之醒满脸臭乎乎的药水,他被熏得弹跳起上半身,一只手紧紧攥住明思令的手腕。

  跌落的药盏,就从床榻上滚到青石地上,碎了满地。

  “灵儿?”他好看的鸳鸯眼里,满满的纠结与不舍,还有令人心悸的痛苦。

  “喂,醒醒吧。都火烧眉毛,你还春梦了无痕?作死啊!”她用力挣脱自己的手腕,不满道。

  他刚要张嘴,却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色淤血。

  血污落在床榻上,也飘起一缕黑烟,形成一颗好看的心脏形状,又瞬间消失了。

  明思令盯着那摊血,嘴角抖了抖:“这世上,我最讨厌的就是蛇,还有狐狸。论卑鄙无耻,他们足可以比肩。”

  “我也是……”夜之醒睁开眼睛,长长舒了一口气,认同道。

  她见他脸色苍白,嘴角有血,脸上还有药汁,忍不住从袖中抽出一条丝帕,小心翼翼为他擦着污渍。

  她嘴里却不忘讥讽:“夜不行,让你招惹狐狸精,她的断心毒滋味不好受吧?你且运功试试,灵力是否还受限?”

  “阿令,你怎样?有没有受伤!”他顾不得自己,情不自禁握住少女的一双小手,左右打量着她周身。

  “我没事儿。”她为他发自内心的紧张,不由唇角浅笑:“六神也无碍。还有,酆一量已经答应,会放了你师父九阳真人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他听了她的话,眉心蹙得更紧。

  他突然松开她的手,用力掐了掐她的脸蛋,疑惑道:“你不会是白骨捕手披着明思令的画皮,装成人来骗我吧?”

  他话音未落,脑袋上已经挨对方兜头一掌,有赫然的掌印,留在俊秀的脸颊上。

  “夜不行,要不要再吃一巴掌,确认一下本姑娘的身份?”明思令冷哼着,扬起手掌。

  “真是阿令,太好了。”夜之醒捂着脸,开怀大笑:“总之,你没事就好。”

  但他笑容不过两个呼吸,又被阴沉怀疑所取代:“你刚才说,酆一量答应放我师父?难道,我们此番得救,是他出手相救?怎么可能。”

  “事实是,我体内有他的丹泽之气,就是二长老说的至寒之毒。他想拿回去,我就和他做了交易。以后,他都不会再难为你和九阳真人。”她艰涩地笑了笑。

  “丹泽之气?怎么取!”他剑眉一挑,认真凝视住她:“阿令,你怎么能相信魔魇呢?这些异类完全没有心和感情。他们不懂良善、道义和信守承诺。他们只会杀戮、征战、强取豪夺,杀人不眨眼。”

  “我会和他一起回酆都,至于怎么取?比较复杂。”她犹豫片刻,努力明朗一笑:“总之我不会有事,因为只有我活着的时候,才能取丹泽之气。他自然不敢杀我。”

  “你疯了?酆都常年苦寒,没有凡人能在那里存活。”他声音赫然提高,费力地想从床榻上跳下来:“他逼你?他用我的性命逼你。我跟他拼了。”

  “我自愿的。”明思令冷静地拦住夜之醒:“我有赤魂,我是明堂圣女,我还会法术。我可以……”

  他愣住,心中百感交集,思绪万千。

  最后,却听见她在自己耳畔,用极低的声音道: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?你速速前往不夜山庄,救出你师父。然后,咱们里应外合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