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49.带她回酆都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533 2020-07-25 23:25:33

  “住,住嘴,你住嘴!”明思令慌得手忙脚乱,她用手乱拍着酆一量的肩膀,她扭着脑袋,赶紧抿紧嘴唇。

  酆一量蹙眉,面无表情命令道:“别动!”

  “喂,喂,你非礼未成年少女!卑劣至极,无耻至极,不行,不行了,我想吐啊……”她哭丧着脸,捂住了唇瓣。

  “麻烦!”他冷哼一声,非常不满意这鬼话连篇的丫头。

  她想到哪儿去了?自己不过想要把丹泽之气吸纳回来而已,难道他堂堂天魔族魔尊酆琅王,会对一只如此难堪的小虫子有亲昵之心,该恶心的人分明是自己才对。

  他紧皱着剑眉,犹豫着该不该一掌拍晕对方,会更方便自己行事。不曾想,那怀中少女却难受至极翻着白眼,干呕了几下之后,竟然哇的一声真的吐出来。

  第一口就是淋漓的金色汁液,第二口便是鲜红的血水。先吐出来的是他的血,后吐出来的就是她自己的鲜血了。

  想来,多少魔族妖灵都梦寐以求得能得酆琅王的一滴金血,助力修行。这丫头喝了足足一大口,居然如此不珍惜,还吐出来?难道是太滋补了?怎么一激动连自己的血都呕了出来,真是难伺候的小虫子。

  酆一量又惊又怒,他手足无措松开手掌,明思令也从他怀中滑落,她双脚落地,还有些蹒跚。

  她抹了抹嘴巴,也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汁液淋漓的前襟,再见到他琥珀星眸中,冉冉而起的薄怒,她赶忙后退着,哂笑着:“我说想吐,真……没骗你,我……”

  可她话音未落,又喉咙一热,继续呕出了好几口鲜红液体。这回,他的衣摆都没逃得过。他震惊而束手无策。

  “你,故意的?”他咬牙切齿。

  “抱歉,我好像……好像真吐血了!”她试图用袖子去擦他的前襟,可惜脑袋晕得不行,身子一晃终于跌回了他的怀抱。

  酆一量下意识接住她,但他抱住浑身软绵绵的小人儿,满脸嫌弃。犹豫了下,他又不得要领地用颀长手指,抹掉少女嘴边的血迹。

  “喂,别装死。”他摇晃着她,见她毫无反应,又伸手探了探鼻息,再握住手腕切了脉。

  嗯,是真的昏过去了。看来,她体内的赤魂也正在全力抵制他的丹泽之气。他不救她,大概她没多少寿数可活了。

  “小氿,小氿!”别无他法,他郁闷地低吼着唤人。

  “尊上,那猫驮着夜之醒跑没影了。”白衣少年从树影婆娑中飞跃而来,又从树冠轻飘飘落地。

  可他看到主子抱着少女,两人都满身是血,后者还昏迷不醒的模样,他着实狠狠吓了一跳。

  “这,这……尊上,您为了,丹泽之气也太拼了,这……哪来的血?您从来不喝人血啊,难道这丫头反抗来着,然后被您……弄,弄死了?”小氿咂舌摇着头。

  他赶忙从自己背囊中抽出崭新的丝帕,想递给主子擦手。

  “那……是埋了?还是直接扔在这里!”他小心翼翼问,看看主子渐渐阴沉的眸色:“要不就扔在这里,反正会有野兽来吃。”

  “去后面挖个坑,埋你自己!”酆一量寒声怒道。

  他扬起手掌,一个闪电劈过去,可惜怀抱有人,到底失了准头。这一次,白衣少年难得安然无恙。

  “还不滚过来,你背她,回莳花馆。”酆一量斜着眼睛,盯住小氿:“她喝了我的血,引发体内赤魂与丹泽之气的冲撞,昏过去的。我,什么时候杀过凡人?”

  “喝了您的血,这丫头何德何能竟有此福气。至少也要增加上百年的灵力,怎么舍得吐出来?不识货。”小氿又心疼又惋惜,捶胸顿足。

  “那,如此说来,丹泽之气还在她体内呢?”他瞪大了眼睛,惋惜道:“这么说,还没来得及亲,就吐了……真煞风景。”

  酆一量怒极反笑,笑声中他垂眸,语气中隐匿着阴森森的威胁:“小氿,今日之事,若有旁人知晓,本尊用你龟壳……”

  “煮茶煮汤煮什么都行。尊上您放心,小氿的嘴巴严得很。”小氿机灵地用手指在嘴巴上做了个嘘声动作。

  他摇摇头,真为主子的运气扼腕。

  一万年守身如玉,从不近女色,这突然大开杀戒吧,好不容易才老树逢春一回,却落得如此下场,真糟糕。但愿日后不会留下阴影。

  小氿乖巧地走到酆一量面前,想伸手抓住明思令的手,把人背起来,不想却被酆一量躲开了。

  “尊上,您不是让小氿背她回去吗?”小氿纳闷。

  “算了……我自己来,磨磨蹭蹭。”酆一量皱着眉拿着丝帕,胡乱擦了擦明思令的脸,然后扔掉丝帕。帕子直接落在目瞪口呆的小氿脑袋上。

  “看什么?驾车!”酆一量没好气地低声责问:“你这死龟,呆头呆脑,毫无眼色,回去再和你算账。”

  他挺身一揽,将少女横抱在怀中,动作并不娴熟,双臂调换了几个姿势方才觉得顺手。

  小氿不得不紧跑几步,才能跟上大步流星的主子,心中困惑却如同重重迷雾。

  最近到底怎么了,尊上越来越爱发脾气,难道因为亲了这凡女,竟然也沾染了人间烟火气,所以有了七情六欲。

  这可是糟糕至极的事,天劫之中以情劫最险。难不成,已经修炼万年的天魇族魔尊,在仙度之前要为这个小丫头陷入万劫不复?想到如此,小氿暗自心惊,他偷眼瞄着双眸紧闭,面色冷白的明思令,心中徒然起了杀念。

  “小氿,你看什么?”酆一量并未回头,他的声音冷薄如同寒风飕骨。

  小氿立刻心虚低头,他转转眼珠:“尊上,那个羽震子和胡娇春也不见了,想来趁机逃了?胡琴逢会不会籍此因由前来兴师问罪。”

  “无所谓,酆都不惧一头狐狸。”酆一量风淡云轻:“此番千寒洞仙度遇阻,六界轮回也不会再安生。待这虫子能走,我们立刻回酆都。飞书凰迦,一切待我回城再议。”

  “怎么,您还想把这凡女带回酆都?”小氿紧张得抓耳挠腮:“可从来没有活人走进过酆都,这是您自己立的规矩啊。”

  “在你之前,酆都可有乌龟?”酆一量瞥了一眼白衣少年,慢悠悠问。

  “没有,小龟是尊上从东海捡回来的。”小氿挠挠头,认真回答。

  “恐怕,日后酆都也再无乌龟,特别是……讨人嫌的,舌头长的那种。”酆一量飞身跃入马车,轻描淡写。

  小氿眨眨眼睛,却后脊梁发凉。

  他赶忙殷勤地拉起缰绳,谄媚道:“尊上说的就是规矩,小氿这就去办。酆都若没了乌龟,尊上会寂寞的。”

  黑色的高头大马驰骋而去,金碧辉煌的马车再无踪影。

  羽震子搀扶着满身伤痕的胡姣春,双双从一棵老树上跃落下来。

  “阿娇,你还撑得住吧?”羽震子关切道。

  “还好。这皮囊倒结实。不过,我们得找个地方疗伤。幸好此番酆一量并未用全力,也算手下留情,我们才能逃此一劫。”胡娇春心有余悸。

  “那接下来怎么办,不如去投奔你大哥。”羽震子犹豫不决。

  “老娘才不要回去。他现在和那凡人小贱蹄子打得火热。哪有时间管奴家之事。若非有一天,本仙姝也有自己的一番天地,绝不会回去再见兄长。”胡娇春咬牙切齿道。

  “都怪这个明思令,凡人都是贱货,就不该苟活于世。老娘一定要亲手弄死他,方解心头这口怨气。”她眯着狐狸眼,怨毒十足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