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48.换死法行吗?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781 2020-07-24 15:29:19

  胡娇春狞笑着,她用一只尖爪子攥住金色小乌龟壳,用另一只揪住它的脑袋和脖颈,缓缓用力。

  她狞笑着:“小王八蛋,本仙姝就把你肠子拉出来,也算助力你修行了。”

  明思令捡起一块石头,朝着胡娇春扔过去,但还未碰到对方衣衫就化成了粉末。

  危在旦夕之际,一道烁目艳丽的冰蓝光焰滑过,在狐妖的惊呼中,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起来。光焰就像汹涌的波浪,令狐妖一下子失去了重心,她在光焰中痛苦挣扎着,衣衫粉碎,长发断裂,肌肤上出现无数的细碎伤口,仿佛被万千条看不见的冰凌割伤,狼狈不堪。。

  金色的小乌龟却从她指间跌落,安然无恙落在一隅水蓝身影旁。

  “尊上,这野狐狸欺负小氿。”小乌龟勉力攀爬上那人衣袖,委屈地拽住那身材颀长的男子,环腰玉带上垂下来如意穗,一晃一悠的,十分有趣。

  “笨,丢人。”酆一量一挥衣袖,小乌龟轻飘飘落了地,又化身成俊秀机灵的少年。

  “是骚狐狸偷袭小氿,属下可全都为了保护丑丫……她要吃掉明姑娘,渣儿都不打算给您剩一口!小氿还不是为您着想啊。”小氿歪着头,貌似无辜道。

  “酆大哥,奴家是小春。你不认得了……”被冰蓝光波紧紧包裹的胡娇春,尖叫着求救。

  酆一量神情淡漠,琥珀星瞳中无波无澜,他言简意赅:“不认得。”

  “老……老龙王。”明思令盯住那抹倨傲的背影渐渐逼近,惊得咬住了手指头:“酆,酆一量!”

  “怎么,见到本尊很奇怪?”酆一量转身,他眸光犀利而凉薄。

  明思令只觉得一股子凉气醍醐灌顶,她下意识地扭过头去,不敢与他对视。

  她垂眸略一思忖,便真诚大声嚷嚷着:“尊上,那狐妖刚才大放厥词,说天底下只有她哥哥胡琴逢才是最厉害的魔尊,十个……不,一百个酆一量也不够她哥哥一次揍的。若尊上敢动她一根狐狸毛,胡琴逢必然会杀得酆都片甲不留,尸横遍野。”

  “是吗?”酆一量眉梢似乎微微挑动了一下,淡淡问。

  “奴家没有,奴家冤枉。酆大哥,你不要听信那小贱人的诬陷。奴家兄长对天魇魔尊酆琅王最为敬重,而且,咱们魔狐道与酆都有盟约的啊。”胡娇春用手努力想掰开,扼住她喉咙的一缕蓝色光焰,然后两只爪子都瞬间被冻结成冰。

  “六神,瞅准机会,带着夜之醒逃。”与此同时,明思令侧头,朝着护住夜之醒的灵猫无声唇语,后者心领神会。

  “小氿,你说,那野狐狸有没有说你家尊上坏话?还有是不是她欺负你,还想把你肠子揪出来做龟苓膏?”明思令继续挑衅着,她暗中把小电棒的按钮按到最大力度,藏在自己身后。

  “就是她,就是这个野狐狸。”小氿认同地努力点点头,愤愤不平,有好奇问:“龟苓膏是什么?”

  “奴家没有这么说,奴家只是说……”胡娇春挣扎着,还想申辩。

  “你看,她都承认了。酆一量,她说你这老龙头白白活了一万年,就是一个又疯又癫的老不死!”明思令跳起来,兴奋地指着胡娇春的方向。

  “哦?”酆一量长眉挑动,这回是入了心。

  他凝眸盯住胡娇春,眸光微冷,那冰蓝光焰却徒然剧烈起来,如同惊涛骇浪,折磨得那胡娇春哀叫连连。

  趁此机会,明思令瞄准酆一量后背,用尽全力将手中开到最大限度的电棒投掷过去,遂而又朝着,已经悄悄叼住夜之醒胸前衣衫的六神大喝一声:“跑!”

  电棒刚刚碰到他衣服边缘,已经被冰蓝光芒反弹出去,径直落地后半点儿电火花都没有了。小氿好奇地捡起来,摇了摇:“这是啥,还挺好看的啊?”

  说时迟那时快,少女与灵猫,都敏捷地朝着最近的枫树林尽全力跑去,眼看就要逃出生天。

  “她骗你,是她骗你!”胡娇春声嘶力竭,奋力指着枫树林的方向。

  酆一量长袖一挥,冰蓝光焰裹挟着狐妖直接撞上屋顶上,随着电光雷闪,扬起了一片巨大的尘土。胡娇春的身体撞掉了整个飞檐,她重重摔回地上大口地吐着血。

  明思令疾跑中回头,远远看见这情景,顿觉大快人心。可惜笑容还未绽开完全,她一头撞进铜墙铁壁之中,她捂住撞痛的鼻梁,呲牙道:“谁啊,走路不长眼吗?”

  她抬头,与一双阴森森的琥珀妖瞳对个正着,她立刻松开正推着对方胸膛的小手,后退着摇手哂笑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走路不长眼。再见!”

  明思令惊呼一声,抱着脑袋转身就往相反方向逃,却被酆一量轻易拽住后衣领。

  挣扎间,她黑色的方巾与系着长发的丝带被摔落。满头细密绵长的黑发,撒满了他一手一肩。月光下,她的眼睛犹如一头无辜的小鹿,黑黝黝的清澈见底。好可爱的小动物,让人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。酆一量长眉微挑,唇角不自知地旋起一抹玩味的轻笑。

  “跑什么,难道就为投怀送抱?”他的调侃都冷薄而阴森。

  他缓缓身,想躲开她的无处不在的长发,却觉得手背上,脸颊上依旧浅浅的痒,让他难得地眨了眨眼睛。

  “你会……眨眼?人都会眨眼,美杜莎不会。这样说,我就不会变成石头人了。”明思令像发现新大陆般,深深舒了口气:“吓死我了,不是长虫妖就行。那个……那个劳烦您松开尊手,你拽着我头发了。”

  “你自称是我最心爱的弟子,那跑什么?你不该呆在我身边吗。”他轻轻一拽,又把她拉向自己更近,冷嘲热讽:“怎么见到我,倒像见到鬼呢?还是,你心里有鬼。”

  “小氿,追那头猫。”他扭头,不忘朝站在树梢上的白衣少年轻喝。

  “六神,快跑!”明思令情急之下,捉住酆一量的手腕,狠狠咬了一口,想要挣开他的掌控。

  “尊上,她……她咬你?!”小氿吃惊道,紧紧盯住主子正在流血的手腕。

  酆一量长眉一展,眸光犀利凝视住小氿,后者吓了一跳,立刻飞身跃上更高的树冠:“尊上,小氿去抓猫!您自己当心。”

  明思令觉得口中清甜无比,愣了愣就松开牙齿,她看看自己手里抓住的白皙手腕,有很清晰的牙印,但渗出来的却是金色的血液。

  她舔了舔嘴角,一时间好奇战胜了恐惧,嗫喏着:“甜的?好像24k金的香槟酒。”

  他嫌弃地叹了口气,收回受伤的手臂,用她的衣袖擦了擦腕上的口水。

  她盯着他的伤口,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如初,又变回白皙如玉了。

  她努力从他手中夺回自己的衣袖,然后看见他扬起手臂,她赶紧用双手护住脸颊,警告道:“男人,不能打女人!”

  “是你先动口,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他哼了一声,扬起的手臂并没有劈下,而双手齐下换了个姿势。

  酆一量用一双手掌,紧紧钳住了明思令的小脸和脖颈。往上一提,她双腿竟然离地了。

  他个子太高,她晃荡着腿也够不到任何可以支撑之物,突然袭来窒息感让人有种即将毙命的恐惧。情急下,她双手紧紧攀住他肩头,双腿不由自主盘住他腰身,好容易缓上口气来。

  她被风吹散的长发,纷纷扬扬的,纠缠着他同样飘忽的水蓝色衣裾。月光之下,两人倒很像一对甜蜜的恋人,正在缱绻缠绵的亲昵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她嗫喏着。因为她的脸被他的手捏住,说话和喘气同样费力。

  “你以为我要,做什么?虫子。”他认真凝视着她,唇角若隐若现魅惑的浅笑。

  “你快要揪掉我的脑袋了!换个死法行不行?不然也会喷你一身血。而且,我也不想死,谈谈,放我下来,我们可以谈谈。”明思令艰难地呼吸着,顺便拍拍酆一量的肩。

  可她模糊的话语尚未落下,他艳丽的唇瓣已经压了过来。

  她脑袋嗡的一声,整个人都乱掉了。他不是想揪掉自己的脑袋吗?而是要……

  这头老龙王疯了吗,还是突然犯了花痴病,他……想亲自己。老天爷,这什么情况啊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