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43.我让你试试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917 2020-07-19 19:11:47

  趁着莳花馆一时纷乱,明思令拉着夜之醒,悄悄绕到了二层的客栈。

  看着明思令熟练地收买了店伙计,夜之醒除了佩服,就是佩服。

  她拉着他,蹑手蹑脚来到了最靠里面的房间。她用手指头沾了点口水,轻而易举捅破了窗户上的纸,露出一个小小的窟窿眼儿。

  “阿令,你以前到底做什么的?这种江湖人士的伎俩,你也知道?”他尴尬地笑笑。

  “如果你在我们的空间多呆几天,看过一两集古装电视剧,总会学到很多东西的。”她挑了挑眉,又用力把他拉低身体,还用手肘戳了下他胸膛,低声责备道:“喂,你动作轻点儿,小心惊动了里面的人。”

  “我怎么有种替人来捉奸的感觉呢?”他十分不喜欢,但也听话地屏住呼吸,躬下身体。

  “我去,你怎么知道不是……捉奸啊。”她吐了吐舌头,把他推到小窟窿眼前。

  只见,房间里有一男一女,

  “走,不许看。”夜之醒还未看清,便面红耳赤,他急匆匆地用手掌挡住明思令的眼睛,催促道:“我们走,再不走长针眼了。”

  “傻子,是袁俪娘和假术师啊。走个屁!”她恨铁不成钢地踢中他小腿,又斜着眼睛瞄着他,似笑非笑:“不会吧,夜不行。难道……你真的不会,也没见过……”

  “闭嘴。一个姑娘家,成何体统?”他的脸更红了,有些恼羞成怒。

  他捂着她的眼睛,更加用力,生怕露出蛛丝马迹,让她再看到里面不堪画面。

  “松手松手,眼珠子都要让你抠出来了。我不看,只听听。”她用双手使劲掰着他的大手,妥协道。

  “听听?听也不行。”他蹙了蹙眉,屋内的声音,实在不堪入耳。

  “你听,我不听,行了吧?”她松开双手,举过头顶晃了晃,又自觉捂住耳朵:“你听听,他们除了,除了办事,有没有说什么关于狐妖的事情。我不听,保证不听。喂,来都来了,难道你让六神白白装一回大月兔吗?我们早去早回,要不它真会被炖了一锅。”

  夜之醒隐约听到房中男女确实也在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。无奈之中,他只好松开了勒着明思令眼睛的手。他回头,见她老老实实蹲在自己身侧,双目紧闭,双手捂住双耳,这才放心。

  还好,房中的男女本已到尾声。袁俪娘枕着一个男人的臂弯,正在娇嗲着说着话。

  男人貌似中年,额前的头发已经有些秃了。又白又肥肚子就像半个锅扣在了腰上。他正兴致盎然地玩着女人一缕长发。

  “说真的,你什么时候毒死那老东西,和我远走高飞啊?我的小心肝儿,小宝贝儿。”油腻腻的胖术师,色眯眯问。

  “那要看,你什么时候把我交代你的事情,办好了!你真能把狐妖召唤出来?帮我把那两个小混蛋神不知鬼不觉的,给杀掉?”袁俪娘拍掉对方不安分的手,半眯媚眼道。

  “我羽震子办事,你还不放心。就算你平日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总也听说朱雀镇闹狐妖的事儿了吧?”羽震子得意洋洋。

  “不就是死了两个女人吗?与我何干。我只想要明思令和夜之醒的命。你整那些没用的做什么?银子和身子都给你了,你可不能不给人家办事啊。”袁俪娘翻身压住羽震子,带着几分威胁道。

  “你傻啊,那个夜之醒多少也是个术师,一般的闹闹鬼能骗过他?我呢,先让他以为我就是个棒槌,好让对方放松警惕。等他和那个明思令一路追查狐妖,就自然而然落入老子的陷阱里了。你不懂,他们两个人的血,很值钱。”羽震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得意道。

  “钱钱钱,你就知道钱?难道我给你的银子还不够?我说,你可别因为贪得无厌,坏了我的正事。那小贱人马上就要接任明堂堂主了。务必要在天意之考前,就做掉她。”袁俪娘恶狠狠道:“凡是挡老娘路的人,都该死!”

  “行,行。我的小心肝儿啊。你不知道。我这路上还遇到了一个特别有钱的公子,他也要花大价钱,买夜之醒的心头血。一万两啊,宝贝儿,是黄金。”羽震子嘎嘎笑着,十分难听。

  “看来,这对狗男女还挺遭恨。一万两黄金……”袁俪娘眼珠转了转,她又暧昧地搂住他的脖子,亲着他的胖脸,娇滴滴道:“真没想到,哥哥你还这么有才华。果然,我没看走眼。那你接下来打算,怎么弄他们?”

  “如果是一般的小老百姓,弄个假狐妖一准儿就被吓死了。但夜之醒难搞些,我打算用血祭召唤大狐妖胡琴逢,我已经收集了两个女人的心头血,今天晚上再加上三个,就成事了。胡琴逢,可是北方最厉害的狐妖,对付一个小小的夜之醒,不在话下。你等着看戏吧。”羽震子抱住袁俪娘的脸,重重亲着。

  “那就用明思令的心头血吧,再好不过了。今晚,我想办法迷晕她,剩下的事情,就靠你了,我的亲夫君啊。”

  两个狼狈为奸的男女,又意犹未尽抱在一起,滚成了一团。

  夜之醒被气得长眉微蹙,眸光冒火。他正咬牙切齿,后面的少女轻轻拍拍他的肩。

  “少年,咱们是现在冲进去,还是将计就计,好好玩他们一把呢?”明思令一点儿不气,反而眸光闪亮,笑得意味深长。

  他吓了一跳,遂而又生气道:“不是,不让你听吗?”

  “废话,我不听,怎么知道里面的老王八和小王八怎么算计本姑娘呢?看,肯定没看了。那老东西又不养眼,白乎乎一堆肥肉晃荡着,看了多恶心。”她耸耸肩,又欺身凑过来。

  “如果里面的是你,本姑娘看看倒无所谓的。”她朝着他,眨了眨右眼,故意带着几分调戏:“你长得挺好看,也是穿衣有型脱衣有肉的美少年呢……”

  他本能地往后靠了靠,有些吃惊有些惶恐,说话都结巴了:“喂,别胡说,好像你……你见过……还有,别跟老狐狸看着小鸡仔一般盯着我,让人不舒服。”

  “哎呦,还害羞了呢?小崽子那以后要听姐姐的话,知道吗?乖。”明思令眼见威胁成功,她浅笑着拍拍他的脸颊,歪着头得意道。

  夜之醒低垂了眼眸几个呼吸,他忽然抬头,展臂将她无声无息逼近自己双臂之中,速度够快,力道也准。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他居高临下,已经兵临城下。

  “阿令,你总说我不行。可不试过,如何知道不行?你……要试试吗!”他剑眉微挑,鸳鸯眼中波光淋漓,闪现着一丝坏脾气的霸道,还有邪气的魅惑。

  一时间,她真愣住了。眼见着他红艳艳如茶花般的唇瓣,已经越来越近,咕嘟一声咽下口水,笑容已经凝滞了。

  “开个玩笑,你不,不至于当真吧,少年。”她哂笑着,后背靠在墙壁上。

  “你不试?”他浅笑着挑衅,咄咄逼近:“那我来。”

  她紧张地双手捂住嘴巴,胳膊却撞到了墙壁,发出轻微的响动。他想伸手阻止,已经来不及了。只听房间内的男女突然安静了几个呼吸。

  “什么人?”随之一声羽震子的暴喝,以及一阵疾风而来,窗子被暗器猛烈击开。

  “跑啊。”夜之醒一把拉住懵住的明思令,一溜烟儿的逃走了。

  一盏茶的功夫后,莳花馆的后院墙根下。跑得气喘吁吁的少年和少女,都扶着墙喘着气。

  “死孩子,小兔崽子,让你吓唬本姑娘。”明思令扬起手中的粉色小电棒,气急败坏戳了下正护住她的夜之醒。

  “我错了,认错行不行?我就是气不过,想吓唬你下,不至于当真吧。”他哎哟一声,捂住腰,苦着脸求饶。

  她不依不饶,他只能凭借身高优势,举高她拿着武器的手臂,两人转着圈。

  “有妖怪啊,救命啊。”

  恰在此时,一个魁梧大汉哭喊着,跌跌撞撞就从正在纠缠的两个人旁边冲过去。

  夜之醒与明思令愣住,同时往那人身后看去。

  只见,已经现出原形的六神,脑袋上顶着好几枚菜刀,正气呼呼地朝这边飞奔而来。

  威风凛凛的银豪巨猫,再无半分呆萌白猫之憨态。它穿着金镶玉的铠甲背心,八根大尾巴气势汹汹在身后飞扬,一看就是气急了眼的架势。

  “夜之醒,明思令。你们两个联手又害小爷是吧?太他娘的而不够意思,小爷跟你们拼了!”六神咆哮着,脑袋上除了有菜刀,好像还有被揍出来的青包。可见,方才被众人围捕,它定吃了大亏。

  “跑!”他与她,四目相对,终于异口同声,动作一致,步调相同。

  这一次,他们特别默契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