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41.白桃思长醉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752 2020-07-17 13:23:26

  “胡说!”夜之醒吓了一跳,他尽量缩着自己下巴,因为鼻息中满满都是,她身上传来幽幽桃香,他情不自禁面红耳赤起来。

  “怎么胡说,他白头发时,你看起来,就像他失散多年的孙子。现在他头发变黑了,更像你失散多年的大哥。从眼睛的形状,鼻子的高度,以及下巴的弧度。”明思令故意一伸手,用手指捏住了他下颌,仔细端详。

  “松手!”他很不习惯,突然就被一个小姑娘给调戏了:“你什么眼神?本少主比那老魔头,不知道俊朗帅气多少倍!再说,他是一身邪气,我是正气凛然,怎么能一样?”

  “你确实比他长得耐看一点点儿。因为,你的眼睛,像清澈的天空,好看。他的眼睛……”

  她冷不丁打了个寒战:“他根本不会眨眼,而且没有一点儿人的温度。只要想起来他碰到我的感觉,我就浑身不自在,哆嗦个不停,还有心跳加速,整个人就像缺氧喘不上气来。你说,这会不会就是中了他寒毒的症状呢?”

  “我怎么觉得,你好像还挺享受的?不像中了寒毒,倒像得了花痴病呢。”他撇撇嘴。

  他挣开她的小手,鄙夷道:“好心奉劝你,千万别喜欢上酆一量。他没有凡人的七情六欲。我从来没听过,他喜欢过什么,魔魇也好,凡人也罢,从来没有。倒经常听到传说,他极喜欢生吞美丽的少女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。不过,目前你也不必有此担忧……”

  “你的意思,我不够好看?不够年轻?不够吸引人?”明思令长眉一挑,冷笑着露出一点儿冷白牙尖。

  她欺身过来,故意用手指从夜之醒胸膛慢慢攀爬,最后停留他的耳垂。

  然后又在他耳畔吹气如兰低语:“小兔崽子,老娘出来玩时,你还是个蛋。”

  少年突然就僵住了,他的心狂跳着砰砰直响。仿佛此刻攀援在身侧的,并非自己熟悉的小丫头明思令,而是那个冷艳明媚的大美女明昭本尊。

  他有些紧张,舔了舔红艳艳的唇瓣,只觉得喉咙间干燥得难受。

  他嗫喏着,尽力往后躲:“你涂了什么香,倒挺好闻的,像白桃花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你喜欢吗?”她又凑近些,粉润的唇瓣晶莹闪亮。

  原来,她涂了口脂呢。

  以前,怎么没发现,其实小十的嘴巴长得这么好看。上薄下厚,唇形娇媚。

  对啊,以前明思令不施粉黛,也从不弄香。

  夜之醒的思路和内心都乱得一塌糊涂。因为紧张,他突然闭上了眼睛。

  明思令却浅浅一笑,推开他的胸膛,赫然离开。他有些怅然若失,听到对方银铃般的脆笑。

  “我在小十的箱子里找到的,藏得可深了。难道她平常不用香吗?还有个好听的名字。叫白桃思长醉呢。香粉匣子上刻着字。”

  他困惑地睁开眼睛,看到少女已经靠在软垫上,随意翻看着他给的修术心法。

  她自然而然,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。他却鼻尖冒汗,还有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,很陌生。

  “这香,前调有白桃清甜,中调似有紫樱草的清冽,最难得是后味绵长的牡丹芬芳,像时光之韵般馥郁绵长。奇怪,既然有这么好闻的香粉,却藏起来不用?”

  明思令忽然想起了什么,她突然坐起身体,半眯着眼眸,像发现了什么秘密。

  “那匣子香是小十想送给你的吧?”她狡黠道:“上面刻着思长醉的字眼。长醉……不醒。她心心所思着的情郎,八成就是你夜之醒吧。你们……你们?哈哈,看来大有故事。”

  “有什么?夜之醒你和小十还有故事呢?说来听听。还好小爷没有错过。”他们身后,突然传来灵猫的聒噪声。

  恰在此时,好不容易从树枝里爬上来的六神,正抖落着满身的树叶子,挤坐到两人中间,顺爪捞了包子,美滋滋吃起来。

  “有你个毛!?”夜之醒郁闷地一甩衣袖,也跳起身来,指指少女,又指指猫,恨铁不成钢。

  “你们两个,倒都挺能捣乱的。好好的灵修功课,就被你们弄得啼笑皆非。真受不了你们。我走了。反正剩下的事情,六神也全都知道,让他给你讲。谁让你们两个,都那么闲。时辰不早了,镇长还约我说狐妖作祟的事情,走了!”

  翩翩少年,潇洒地跳下露台,又飞快消失了踪影。其实,想让他心慌逃走的,并非少女的调侃与追问,而是那一抹幽幽白桃香,像有毒一般硬生生钻进他的心。

  他的头又开始痛了,还有心脏的位置。不知为何,最近越来越频繁。原本封印在记忆深处的烙痛,一点一滴深刻起来,令人徒生困惑。

  “看来,他们之间还真有点儿什么啊?哈哈。”明思令歪着头,笑看着六神:“菜花猫,你知道夜不行的秘密吗?不过,我更好奇,这术师和夜魔宫又是什么来头。”

  “夜之醒的秘密,当然只有我六神最清楚。如果老大请咱吃烤鸡,你想听什么,咱言无不尽。”六神得意洋洋。

  “你别看他年轻,可是鼎鼎有名的夜魔宫少主。这夜魔宫,那是天下术师最向往,心之崇敬的神圣所在。”不等她回答,这极爱聊天的灵猫已经开始了唠叨模式。

  “那还真……没看出来。”她忽闪忽闪眼睛,笑眯眯的。

  “其实,最初的夜魔宫宫主,乃上神四祥瑞之一转生,他虽生在皇家,却在一心修术,终成就了最伟大的术师。这术师呢,也本为凡人,是上神在凡间的虔诚护卫。上神赐予他们保护苍生的能力和降妖伏魔的秘术,他们便代代相传,以伏魔捉鬼为己任。”他认真道。

  “还有一种传说,这夜魔宫某一代宫主,也是魔魇界夜魔之转生。但他却在凤凰真神的点化下,成为伏魔之人,因为本身就具有魔性,所以成为术师后,降妖伏魔的能力比一般的凡人强悍,甚至还剿灭了三门魔魇,并将不夜山庄打造成凡间最大术师修炼之地。而且,夜魔宫的术师能与灵兽缔结盟约,同修之后法力可与魔魇比肩。”

  “因此,每年夜魔宫都会从凡人术师中,甄选最优秀的年轻人加入。力量也就日益壮大起来。至于我和不夜山庄的夜家人,已经有三千年的缘分。”灵猫慵懒地伸着腰,郁闷道:“可惜啊,夜魔宫在魔魇界追杀下,已经渐渐败落,再不能现往日之辉煌了,哎……到了夜之醒这一代,老宫主和九阳真人对他寄以厚望。据说,这家伙体内亦有远古上神的之灵力。”六神神秘兮兮压低声音。

  “如此看来,你还真是当之无愧的老猫一只。”明思令调侃着,顺手胡噜着猫脑袋:“既然小夜夜这么厉害,怎么还被酆一量追得人仰猫翻呢?”

  “哎,夜之醒修术已经很认真,可就是不能突破自身的心魔。因为畏惧他力量突然觉醒,所以酆都王酆一量才会一直追杀。就在夜之醒六岁那年。凰迦带着白骨捕手夜袭不夜山庄。夜魔宫的三千弟子都被屠魂吸掉了灵力,老宫主也葬身于大火之中,自此不夜山庄成为一片废墟。九阳真人也身负重伤,我们合力将夜之醒救出,但却对解开他身上的封印无能为力。”六神说着说着,声音越来越低沉,猫眼之中隐隐还有泪光。

  “我们一直过得很苦,东躲西藏。一边在凡间通过捉妖聊以生计,一边寻找着帮夜之醒冲破封印的方法。后来,连他师父都被凰迦给困住。哎……时运不济。”

  “看来,这个夜之醒也真是个倒霉催子。”明思令挑了挑眉毛:“这么可怜,那以后尽量不揍你们了。我得找找尽快提升灵力的方法,或者找到解开他身上封印之策。不过,这头老龙王,确实很棘手。”

  “我就不懂了,他段位都这么高了,为什么还要出来吓人呢?”她匪夷所思问。

  “也许,是来度天劫的。他都快活了一万年,这种老家伙的想法,我们这些年轻人,怎么懂?”六神把剩下所有的包子,都抱进怀中,猫眼直冒光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