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39.六界之轮回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896 2020-07-15 16:54:58

  翌日,五更一点。

  夜光隐退,署色即将降临。

  随着远处偶尔一声雄鸡跃跃欲试的高唱,听月小筑枫树林的树冠之顶,已经隐现一抹浅浅的鱼肚白。

  虽然天就要亮了,但入秋的清晨依旧有些寒冷。

  枫树林中,有硕大的木制露台。本来用作晾晒中药药材。现在,却被夜之醒当做了晨练修习的好去处。不但背人安静,而且还能采纳枫树林环绕之中的天地精华。

  不过,被硬拉着早起的明思令可不这么认为。她打着哈欠,揉着眼睛,一脸不乐意。为了驱寒,她不得绕着高台跑步,拉抻,顺便打了几个漂亮的咏春动作。

  算了算,所谓五更一点,也不过现世四点不到,确实太早。所幸她在帝都生活,每天也保持着五点半起床晨练的习惯,但架不住自己这个肉身过于孱弱啊。好不容易这几天多吃肉,勤运动,身子还硬朗些。

  夜之醒换了一身天青色的道袍得罗,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今日也束成整齐的道髻。他没戴冠,发髻上绑着一缕碧蓝飘带,末梢绣着正红的火焰图案。看起来,倒是十分养眼好看的少年术师。

  明思令穿着一套霞红绸缎的短衫长裙,裙角隐约露出银白绸缎长裤。只不过,和普通少女穿的宽松款不大相同,她的裤子被改得更紧凑,裤脚塞进了乌底小马靴中。看起来不但轻手利脚,还有别样飒爽。

  因为起床太早,来不及让莲房为她束花髻,她便扎了一根麻花辫披在胸前,发梢上绑了牡丹红的丝绦,缠着银质小铃铛。走起路来叮当作响,俏皮得紧。

  他本坐在高台上,手里抱着一件崭新的得罗道袍。他和六神,都歪着头,盯着在台上跑跑跳跳取暖热身的少女。人还是那个人,怎么住在里面的魂魄不同了,总觉得像大不相同?感觉奇妙。

  她似乎比平日长高了些,也壮实了些,肤色也越来越白皙。她的脊背有倨傲的曲线,双眸犀利有神。似乎也没以前么丑,至少算得上清秀二字。

  “夜之醒,我咋觉得,其实明思令打扮打扮也挺好看的……是吧?”六神一边舔着爪子上的毛,一边品头论足。

  “这也能叫好看?瞎了你的猫眼吧。若论美貌,明昭倒勉强算得上佳人,至少凹凸有致,玲珑曼妙,嘿嘿。你是一只猫,不懂男人的想法。”夜之醒呲牙笑了下,意犹未尽。

  他话音未落,脑袋上已经中了一根木制药杵。打得他眼冒金星,差点跌下露台。

  “天还没亮,你就把老娘拽出来,和你一起在这里望天,想冻死我吗?还有,你和菜花猫盯了我半天,难道又在我背后讲坏话?”明思令下了下腰,手里把玩着剩下一枚药杵。

  六神虽肥硕,但身手矫捷立刻窜上了枫树枝,因为怕挨打。如今,它可太了解这位小姐姐,人家一言不合就翻脸,她是一不高兴就出手。男人和猫,她都能下得去黑手去揍,惹不起的。

  “老大英明,这回夜之醒还真没说您半句坏话。他赞您……”它谄媚地搓着猫爪,满脸带笑。

  可惜,笑容尚未完全绽放,已经被夜之醒捡起药杵,一致即中狠狠摔进了树丛。

  嗯,如果让这傻猫把话说完,自己今天恐怕要去西天报到。他立刻跃起身子,捧着道袍跑到她面前。

  “不是时辰未到吗?这一定要五更一点换上得罗,再向祖师爷焚香祝祷,礼成后方可正式修行。”夜之醒小心翼翼展开手中道袍,样式与他身上的相同。

  “得罗,是什么?”她狐疑地观察着天青色长袍:“我不喜欢绿色,有没有红的?”

  “别胡说,这得罗又称‘朵罗’,你看此袍袖宽一尺八寸,有青、蓝两色,象征天色和东方青阳之气。下摆为五寸,寓意金木水火土五行。得罗有三道领,寓意三界和三清,圆领代表规,方袍代表矩。”他神情严肃起来,娓娓道来。

  “你再看,这得罗右侧有两条飘带如同宝剑,一把寓意出仕之境界,一把寓意入世之才能。它的袖子不封口,则寓意两袖清风。前后还各有一条由下至上的垂直中线,代表不曲不折。穿上得罗,成为术师,就要具备正心与正念。”夜之醒认真道,难得的一本正经。

  明思令见他说得头头是道,便也没反驳,在他帮助下将得罗穿戴整齐。

  “本来,也该由我师父九阳真人领你行礼。今日便只能由我代劳。好在,我们夜魔宫修的是五行之中火炎之术,与明堂殊途同归,都拜凤凰真神为祖师爷。来,你随着我行礼便好。”夜之醒面向东方,恭恭敬敬行着礼。

  明思令虽然半信半疑,也只得跟着他依葫芦画瓢,焚香祷告。

  当他们行礼之后,第一缕晨阳也从枫树林的树冠里跃出,遂而光芒四射,百鸟齐鸣。

  她惊异着,原来这树林里竟藏着这么多的鸟。

  “凤凰乃百鸟之王,掌天下飞禽,与麒麟、灵龟和应龙被称为上古四灵神兽,麟体信厚,凤知治乱,龟兆吉凶,龙解变化。他们都有解救天下苍生,降妖伏魔之神力。这火炎之术,是术师入门修行的心法之一,每天五更一点,你便到枫树林来,与我一同修习。”夜之醒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巧而精致的羊皮册,递给明思令。

  “你的意思,就是背书呗?这是我强项。”她接过册子,翻了翻,已经过目不忘记住了前几页。

  “待你熟读于心,更能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某个点上。就能这般……”他张开手掌,手心赫然升起一朵小火焰,跳跃着火苗:“做到这一点,我用了三个月。等你能控制自己的炎之力。我们再……”

  他话音未落,她挑眉张开手掌:“这样吗?”

  只见,她的掌心燃起一朵七瓣莲花火焰,比他掌中的更大更明艳。随着她默念着在小册子上看到的心咒文字,这燃烧的莲花一朵一朵盛开起来,带着滚烫的热力,让猝不及防的夜之醒倒退了好几步。

  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他惊诧着,不可思议问。

  “那些文字很简单,看一遍就能默记了。所谓精神力集中更简单。你练过瑜伽吗?”她覆手收掌,火焰也顺势而收。

  “看来,有赤魂助力内修,果然事倍功半。”他舔了舔红艳艳的唇瓣,有些酸溜溜道。

  “既然如此,你呆会自己按心法修炼即可。现在,我先跟你讲讲六界之轮回吧。作为一个术师,总要明白自己即将面对的,究竟是什么。”

  夜之醒在露台上,找了两个蒲团。他把其中一个看起来厚些新些的,掸了掸土,放在自己对面。明思令微微一笑,也像他一样盘膝而坐。他们面向东方,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,和一行悠闲的白鹭飞过。

  “所谓六界轮回。就是在我们这个世间里,存在着除了凡人之外的五种力量。它们共生共长,一直存在于天地之间。”

  “凡人就是最普通的人,他们生老病死,遵循着阴阳循环。”夜之醒认真地娓娓道来。

  “除了凡人界,最被尊崇的乃上神界,上古天神,就是亿万年前开天辟地之天人,他们容貌俊美,能力超凡,长生不老。有四凶四灵四祥瑞,之如龙龟、凤凰、麒麟、梼杌、白泽、重明等等。不过,他们亦有天劫难渡。所谓天劫,就是他们也会转生为人,历经磨难修行万年后,成功经历仙度者重归上神界,能掌天地乾坤,万物苍生。”他顿了顿,似乎有些犹豫。

  “听师父讲,其实酆一量不是蛇妖。他是祖龙转生,已经修炼近万年,马上就要仙度上神。可他还是魔魇一族的首尊。这就很是不妙。”

  “什么,不是蛇妖。是一头龙,一头活了上万年的老龙王?我去!”明思令惊得张大了嘴巴,嗫喏着:“那是不是,意味着他很强?分分钟弄死我们没商量呢!”

  他迟疑了片刻,点点头:“酆一量的实力,超乎你我的想象。所幸,他最近受到赤魂重创。这赤魂乃凤凰真神遗留凡人界最厉害的灵器。如果没有赤魂,我们恐怕早被他生吞活咽了。”他颓废地叹了口气。

  她脑海中,登时浮现一头面目狰狞的老龙,张着血盆大口,吞着什么肥猪大鸭子之类,那些贡品发出绝望的嘶喊声。

  她狠狠打了个寒战,浑身发抖,嗫喏道:“还不如是条蛇,至少有七寸可以打。这龙,祖龙是吧?就是龙的老祖宗是吗?不知道你们这里……有哪吒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