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37.被我吃掉了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892 2020-07-13 13:16:10

  “你说什么?赤魂丢了!怎么不早说?”夜之醒大吃一惊,手中的糖果子都跌落在地上,到处骨碌着。

  “天啊,老大。你怎么能把赤魂给丢了?没有赤魂,我们就没法去救夜之醒的师父了。糟糕,实在糟糕!”灵猫六神也张大了猫嘴,一副吃惊模样。

  “你也没问我啊!如果不是师父提起二长老的考验,需要借助赤魂才能完成,我都忘记这个事儿了。”明思令多少有些心虚,她又悄悄捂住自己的小腹,暗暗心有余悸。

  “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”她又突然醒悟,一把薅住六神的脖颈:“没有赤魂就不能救他师父?什么情况!”

  “你师父不是在东京汴梁不夜山庄修行吗?他……不是等着我们去拜见吗?怎么,合着你又骗我。夜不行,你这个撒谎精,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?”明思令越想越生气,另一只手中已高举起粉色的袖珍电棍。

  “喂,别激动!他老人家确实在修行。只不过,只不过在修行过程中,一不小心,不小心被酆一量的人偷袭,被……一个叫凰迦的白骨精给抓了,困在不夜山庄的结界里。我救不了他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老人家备受折磨。赤魂具有强大的伏魔之力,能解开我身上的封印。所以……”夜之醒有些垂头丧气。

  “所以,你就骗我?对啊,赤魂本为明堂圣女所有,就是这个肉身的本主。你不是明思令的未婚夫吗?直接要了赤魂不就完了。你到帝都找我做什么?”她虽然气不打一处来,但思维异常清晰,她咄咄追问。

  “小十虽然拥有赤魂,却一直无力使用。赤魂认主,她却没有足够的能力。”他低下头,幽幽叹了口气:“为了救师父,我跟她借赤魂想强行冲开身上的封印,结果失败了。赤魂也不见踪影。我只好四处去寻找。最后,我追寻赤魂痕迹开启了溟洞,就来到你的世界。结果我遇见了你,明昭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骗你。”他鼓起勇气,抬起头认真凝视着她:“若你不高兴,就打我骂我吧,我绝不还手。我是孤儿,是师父养大的,他为了救我才会被困住。这世间,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,除了他。我宁可丢了性命也要救师父。阿令,难道你会放弃你的亲人吗?”

  明思令被问愣了,她慢慢收回了手中的武器,眼神阴沉不定。

  “夜之醒,你别灰心。再说了,你还有我这个伙伴。我也会帮你的。”六神用猫爪抱住了明思令的手腕,又哀求着:“老大,夜之醒为救九阳真人差点儿没了命。你以为他真那么差劲?我们的灵力被白骨精化掉七成,所以才会如此狼狈。你是他唯一的指望,求求你了小娘子你人那么好……”

  “闭嘴,菜花猫。你要不想成为一道菜,就老实待着。”她把它扔到地上,扭过头不看他们,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  “算了,我知道是在难为你。救师父的事,我自己想办法。但……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灵力把你和小十的魂魄交换回来。所以,保护好你,也是目前我唯一能做的事。我没有告诉你真相,也因为……我不希望你不开心。跟我们在一起本就充满了危险,让你担惊受怕。我希望,尽量能让你快乐些……”夜之醒努力笑了笑,鸳鸯眼中满满的真诚。

  “不管怎样,我先得把赤魂找回来。赤魂能保护你。你好好想想,赤魂丢在哪儿了?我现在就去寻。莫非那天在千寒洞,不小心掉了?别担心,我会帮你找酆一量抢回来。你和六神呆在明堂,这里比较安全,等我。”夜之醒躬身,他凝视着她,商量道。

  “不行,那个长虫怪还在里面呢?他那么厉害,你连他手下都打不过。你一个人去找赤魂无异于送命。我不能让你独自去,至少,我比你能打吧。”她斩钉截铁,笃定而认真。

  他有些吃惊,遂而温柔一笑,用手指揉揉她的发髻,甚至流露出一丝宠溺:“别担心,我死不了。我还得帮你和小十的魂魄换过来呢,乖……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“等等,其实我也不肯定。赤魂……会不会被我吃了!”明思令突然冒失道,她郁闷地揪着自己的衣袖。

  “什么?你把赤魂吃了!?”夜之醒不可思议。

  “也许没有,也许我吃掉的是长虫怪的蛇胆?”她叹了口气,摸了摸发髻上的银步摇,不太自信道。

  “什么?你把酆一量的胆吃了?”他更加讶然,遂而又恍然:“等等,谁告诉他是蛇妖啊?他怎么可能有蛇胆!”

  “但我就是吃掉了什么东西,滑溜溜的。骨碌一下子就滚到肚子里。之后,突然觉得很热,又很凉。然后肚子和脑袋,像破掉一样很痛。当时着急逃命,忘记告诉你了。”她叹了口气,惶惶不安。

  明思令只好将那日遇见酆一量的来龙去脉,都讲给夜之醒听,听得对方胆战心惊,心神俱乱,她自己反倒如释重负了。

  “糟了,莫非你中了酆一量的毒。现在有哪里痛?你怎么能一直瞒着我?不行,我们现在就去找大长老。”夜之醒再也顾不得许多,他一把横抱起懵懵的少女,大步流星就朝着明昌玉茅屋方向跑去。

  “等等我,我也能帮忙啊。”六神惶恐,撒腿就跟着奔跑起来。

  “喂,那你先放我下来啊。我能自己走……喂……”她惊呼着,不知所措。

  他的怀抱,温暖而充满了力量。他跑得飞快,她甚至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疾风。她不得不紧紧勾住他脖颈,生怕被他扔到地上。第一次,他们如此亲昵而亲近。她还真不习惯。

  夜之醒一路狂奔,跑过竹林,又冲进茅屋。只见大长老明昌玉和一个年轻书生模样的白衣男子,正在品茗论道。

  “还好都在。阿令,阿令她中毒了。”他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。

  “师父,我好像吃了赤魂,也好像吃了长虫怪的蛇胆。还有救吗?”明思令怯生生问。

  大长老和二长老紧紧盯着他们,似乎更被他们亲密无间的动作所惊到,一时间无话可说。

  “呆子,你先放我下来。”她小脸微红,戳了下他的胸膛。

  明昌玉与明昌岚对视,都微笑着转开视线。多好的一对金童玉女啊?

  夜之醒方才察觉自己情急之下,竟然与对方过于亲近。他咽了咽口水,立刻豁然松手。结果她毫无准备,直接被摔到竹席上,发出痛呼一声。

  跑得呼哧带喘的六神,刚刚从窗户跃进来,看到这一幕,立刻捂住自己的眼睛。

  “你……你等着。”明思令揉着被摔痛的屁股和腰,勉强爬起来。

  “大长老,看来……您抱小徒孙的心愿,就快如愿以偿了。哈哈。来,让我给你切脉,什么毒能让亦仙吓成这般,我倒好奇。”明昌岚爽朗一笑,他飞速地握住明思令的手腕,放在竹桌上切脉。

  “你是谁?不会聊天就别说话。”明思令斜着眼睛,瞥了一眼明昌岚,不客气道。

  “阿令,你被毒傻了?有二长老在,你肯定无大碍。”夜之醒蹲在她身边,哂笑着提醒。

  她眨眨眼睛,迅速换上一副天真的表情,眨着眼睛甜笑向明昌岚:“拜见二长老,坏我眼花,一时没认出来您。莫非您有返老还童之术,倒越活越青春。不知道,还以为是哪家来的翩翩公子呢。”

  “这孩子,眼神和记性差了,但嘴巴倒越来越甜。”明昌岚挑眉,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:“还要恭喜大长老,小十已能和赤魂融为一体,开始内修。她这三年来的增益,着实不浅。既然这般,我对她祛毒的考验也不试而过。毕竟,这凡间诸般毒物,有什么能奈何赤魂呢?”

  “什么?内修!第二重考验不用考就过了?”夜之醒目瞪口呆,又惊喜万分:“也就是说,赤魂没丢,而被阿令纳入丹田?这倒……虚惊一场,因祸得福,完全没想到,害我白担心了。”

  “以前总觉得这孩子天资愚钝,不想这几年竟突飞猛进。看来,亦仙的功劳不浅。你们果然好姻缘。哈哈……”明昌玉捻着胡须,得意大笑。

  明思令悄悄叹了口气,做了个干呕的动作。她用闲着的一只手指指夜之醒和六神。

  他们两个,从她阴森森的微笑中解读到“你们等着瞧!”的深刻内涵,两个同时后退一步,尽量远离魔女本尊。

  “糟了,小十体内如何有莫名寒毒?”忽然之间,明昌岚又惊呼一声,他脸色徒然惊白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