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33.吸出来才行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578 2020-07-09 09:42:19

  启灵山千寒洞。

  依旧是那泊静谧湖水,依旧有棵碧色桃花树,桃花晶莹璀璨,幽香袭人。

  今日,树下设有一棋局,对弈的是一男一女两人。女走白子,男持黑子。此刻黑白棋子纠缠,胜负不分上下。

  那女子妙龄,她容貌清雅素丽,不施脂粉。

  她头戴一顶白玉芙蓉冠,身穿一袭丁香色的轻纱长袍,背后绣着活灵活现的白鹤朝日,内衫是浅紫的绮罗短衫罗裙,腰上系着绣银莲花的牡丹色丝绦。整个人都有种缥缈仙气,清丽脱俗。

  那男子身穿雀蓝常服,金冠束发,慵懒靠在软垫中,冷艳之中隐匿着倨傲与凉薄。令人不敢亲近。此人,正是酆都之王酆一量。

  经过疗伤养息,他的脸色虽然依旧冷白,却比受伤那日多了滋润的微光,唇瓣也有浅红色泽。

  他长眉入鬓,眸光深邃,他没有看棋,又没有看对面的佳人。琥珀的眸中,一抹深邃的黢黑,有远而冷的沉静,仿佛看穿了时光与轮回。他的美,冷酷而娇艳,还……有毒。

  “酆一量,你输了……”女子眉梢微露喜色,她迅速下子,决意一举拿下。

  酆一量抬眸,冷着脸将一子置下。战局立刻扭转,反而女子败势尽显,再无回天之力。

  “哎呀,还是这个死德行,永远学不会怜花惜玉。难怪你孤苦伶仃活这么多年,活该!”女子长得美,话却毒得很。

  她负气,将棋局一下子胡噜成一团乱。又手疾眼快,抓住了他左手手腕。他面无表情,没有反驳,也不挣脱,任由女子拽着手腕,反而阖上双眸,连呼吸都悠长缓慢起来。

  原来,她在为他切脉。

  “凰迦,药熬好了吗?”女子微微蹙眉,音调抬高:“你这疯老龙,受了这么重内伤,居然还不肯让我来治疗。你以为,你真是不死之身吗?”

  酆一量闭目养神,脸上的神情如冰山不化,他无动于衷。

  侍女凰迦举着白玉盘,毕恭毕敬走过来。盘上有一盏碧玉杯,热气袅袅的,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  “灵鹤姑姑,药熬好了。”凰迦低着头,担忧地咬着嘴唇,犹豫着不知该不该递上去。

  这药的味道实在难闻,裹挟着一股子难闻的骚气。

  “倒掉!”酆一量蹙眉,他蓦然抬眸。果不其然,他也不喜欢这味道。

  “倒掉?你再说一句,我把你都做成药引子!”灵鹤一瞪眼睛,把酆一量的手扔回他自己的方向:“和你一样老的紫金灵芝,还有千年的乌巢雪莲,九腿灵龟的口涎和赤目母猿的晨溺,可都是难得的灵药,若非你的凰迦哭哭啼啼来求我,说你就要死翘翘了。我可舍不得这些看家药材……本来也是给我自己仙度留着保命的。不识货!赶紧喝!”

  灵鹤皱着眉,阴沉着脸色,咄咄逼人地接过碧玉杯,直接抵在酆一量的唇瓣。

  “老而不死的野草和残花也就罢了,还有乌龟的口水和母猴子的……”酆一量微微蹙眉,幽幽沉静的眸光中,也闪过稍纵即逝的嫌弃。

  “还不是为了你这个万年老不死的续命?”她不客气道,顺手点了他胸口穴位,趁他唇瓣微张,已经强行灌下去。

  酆一量无奈灵力不济,此刻并不得反抗,也只能匆匆咽了。只觉得自己满身臊臭气,脸色也氤氲起一股子戾气:“行,棋下了,药喝了,送客。”

  凰迦赶紧把掺了薄荷香汁的漱口水递过去,他反复漱口,嘴里的味道终于被压制下去。丹田之处也恰逢其时涌上股暖流,游走在周身脉络。他知道是灵鹤猛药了得,助力他灵力回复至少三成。

  酆一量清了清喉咙,不自然道:“凰迦,把那些雪山妖姬果送上来。还有给灵鹤姑娘驯熟了的白狮子。”

  凰迦眼见魔尊的脸色又回复了几分血色,周身隐隐可见冰蓝光芒,知他内伤至今总算并无大碍了,情不自禁喜上眉梢,高兴得连声应和着,匆匆去准备。

  “算你有良心,总知道本仙姝灵药厉害。”灵鹤浅浅一笑,颇有几分自得。

  她凑近他,仔细打量着他,诧异道:“怎么,你遇到了那只鸟吗?赤魂珠的魄力可不减当年,竟然反噬掉你四成的九龙丹泽之气。”

  “没遇到鸟,是虫,丑且毒舌。”他侧了头,薄怒染上琥珀星瞳:“她居然趁我仙度偷袭,居心叵测。但,一个凡人如何能操纵赤魂?”

  “女的?还是凡人?长得还丑?怎么可能……就算有赤魂珠,若无亲近之举,她怎么可能有机会夺你丹泽之气。你不是不近女色吗?哎呀,守身如玉的疯老龙开戒了?哈哈……”灵鹤眨眨眼睛,兴趣盎然,浮想联翩。

  “我被偷袭!”酆一量郁闷而懊恼:“吸走的……撞到了!”

  “哈哈哈,哈哈哈。你居然跟一个长得难看的凡人亲嘴了。这可是天大的笑话,够我笑上一年半载了。自视清高,傲空一切的龙祖宗,居然动了色心!有趣有趣。”灵鹤忍不住哈哈大笑,她肩上瞬间冒出来一对洁白羽翅,犹如仙鹤般挥舞起来,就像手舞足蹈。

  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啸声,直接压过了鹤鸣。酆一量身后激发出金色怒龙,血盆大口,龙骧麟振,欲扑欲纵。不过一个呼吸间,万丈光芒黯淡下去,怒龙也消失不见。

  他咳嗽着,用手指捂住嘴角,有淋漓金血从指缝落下几滴。灵鹤大惊失色,她迅速恢复人形,抓了一把丹药就塞进他口中,又麻利地点住他几大要穴。

  她面色担忧,口里去忍不住唠叨:“疯老龙,你急什么急,怒什么怒!你还真动了七情六欲不成?这样可不行,你赶紧去找那凡人,把你的九龙丹泽气拿回来。不然,你万年修行恐会毁于一旦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酆一量长眉一挑,声音有无奈低缓:“可,丹泽之气被赤魂反噬,怎么……才能收回?我从来不曾……生吞那女子,可行?”

  “吞,吞,吞,你就知道吞。你当是那些凡人给你供奉的祭品,牛羊和大公鸡,你一口生吞就可以?胡闹。”灵鹤冷哼一声,讥讽:“你不懂来去自如的道理,既然被吸走了,只能吸回来!”

  “吸,吸回来?”他脸色变了变,眸光阴寒犀利起来:“不行,恶心,可有他法?”

  “别无他法,谁让你被一个丑女人给亲了。真的那么丑吗?”她促狭地靠近他,耳语道:“实在不行,你闭着眼睛或许也能下嘴。万年修行啊,酆一量,忍忍吧。”

  酆一量一掌拍在棋盘上,玉台棋面裂得四分五裂。他身后的碧桃树上,幽绿的萤火虫受了惊,犹如一阵桃花雨般,飘走了许多。有落在他肩头的,一闪一暗,犹如他晦涩不清的心事。

  “启禀尊上,刚才白骨猎手巡山,抓到一个凡人术师。他为活命,自称有三万两赎银,不过要等他去朱雀镇办好事情。”侍女灵犀跪地禀报。

  “这种小事还来烦我?杀了。”酆一量没好气道。

  “他说有,有人出钱请他下降头招鬼,让他杀的人就是明堂圣女明思令。三日后,明堂要举办堂主接任大典!”灵犀抬头凝视着主子,笑中藏着得意。

  酆一量的眸光闪动一下,并未讲话。

  “明堂圣女明思令?不太好办……”灵鹤盯着他,突然一笑:“原来就是她啊,据说此女医术了得。她还是夜魔宫少主夜之醒的未婚妻。”

  “哦?这倒有趣。”他眸中的星辰大海,微微起了波澜。

  灵鹤走过酆一量,拍拍他肩膀,低声耳语道:“记住了,用吸才行啊。吸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