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31.小看这丫头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3176 2020-07-07 15:05:47

  “啥?”明昌风气急败坏,不耐烦问。

  “明堂堂训第三条:自古尊卑,上下名分昭然,不得以卑凌尊,以下犯上。忤逆者为大不敬,当逐出明堂永不召回。”明思令一脸无辜,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难道,三长老想纵容宠妾,以下犯上吗?那我清理门户,可都为了伯父的前途着想。怎么,您老想自立门户不成?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。明思令你要搞清楚,老爷是你伯父,我是他的夫人,那咱们可都是你的长辈!你掌扇伯母就是大逆不道之罪,应该被赶出去的人分明是你!”袁俪娘捂着肿胀的脸,咬牙切齿道。

  “笑话,你是哪门子的夫人啊?哎呀,难道伯父的正房大娘子不在了?!这般噩耗,伯父怎能也不告知侄女呢?”明思令貌似无辜,她眨着眼睛,故作悲伤地望着明昌风。

  “没……没。十姑娘,你别误会……这个,说来话长。”明昌风被噎得够呛,尴尬地笑了笑,往后拽了拽袁俪娘。

  他心里暗暗吃惊,原以为这丫头木讷胆小,话都不能说连贯了,是个好摆弄的傀儡。原来她深藏不露,伶牙俐齿。是他小看了这丫头。老奸巨猾如明昌风,眼见形势不妙,就想就坡下驴。可惜他的宠妾袁俪娘,真真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“阿令,你莫要胡说。”夜之醒半眯着鸳鸯眼,故作好人解释。

  “这苏大娘子暂不住朱雀镇分舵。三伯母乃东京汴梁右司郎中苏大人的四千金,身体康健得很,不过近日回娘家小住。而且,苏大人与与家师交往甚好,对朱雀镇听月小筑之事,毕竟少有耳闻。当然,若三长老有意,改日我请家师和苏大人多聊几句,也无伤大雅。”

  “十姑爷说笑。不用不用,嘿嘿。家事都是家事,不敢劳烦令师。不聊最好,不聊最好。”明昌风紧张地摆摆手。

  他哂笑着,又往后抻了抻袁俪娘,低声斥责道:“俪娘行了,你也少说两句吧,都是自家人,干嘛要闹得如此生分?到底不过是两只鸡而已。算了算了。”

  “老爷,您要为奴婢做主啊。”玉娘子膝行而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紧紧抱住明昌风的靴子。

  “老爷,您不爱俪娘了。人家的脸都被她打花了,您就不心疼吗?”袁俪娘抹着眼泪,也紧紧抱住了明昌风的衣袖,撒娇般地摇着。

  “闹的人又不是我,老爷。您糊涂了吗?挨打的人可是玉娘子和德安,他们为了保护老爷的珍珠鸡,才遭了明思令毒手。再说了,您才是听月小筑的当家老爷啊,明思令是晚辈,她这么不把您放在眼里,这就是以下犯上,大逆不道。”袁俪娘咄咄逼人。

  “您要不给我们做主,以后……不许来人家房里了。”她又皱起了柳叶眉,故意嘟起嘴吧,低声威胁着。

  明昌风平日里最宠这个年轻的侍妾,此刻被她哄得骨头都要酥了。他故作为难地看着明思令,希望这个晚辈多少能卖他几分薄面,给个台阶就坡下驴最好。

  明思令微微一笑,一副了然神情。她立刻就搬出了一个台阶:“对,我是晚辈不假。”

  “但……”她话锋一转,峨眉轻挑:“请问,明堂堂主明白凤,也就是家母比之三长老,谁为尊谁为卑?”

  “自然以堂主为尊。”明昌风声音低了几分,心中暗呼不妙。

  “再问,明堂大长老明昌玉,也就是家师比之三长老,谁为尊谁为卑?”

  “自然以大师兄为尊。”明昌风嗫喏着。

  “还有一问,作为老堂主唯一的嫡女,也就是未来明堂之主,比之您的妾氏,又是谁为尊谁为卑?”明思令眸光清凉,笑容微妙。

  “自然以圣女为尊。”明昌风不得不微微躬首。

  “那方才,袁俪娘口口声声称,本姑娘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小贱蹄子。三长老以为如何?”明思令话锋一转,犀利无比。

  “误会误会,她失心疯了,糊涂了。十姑娘啊,左右不过一只野鸡的事情,吃了就吃了。不打紧不打紧。”明昌风已经全面败退,拉住袁俪娘想要溜之大吉了。

  “错了,分明是两只野鸡的错。”明思令故意瞥了一眼袁俪娘,又看了看玉娘子。

  此刻,两个女人都脸色青了又红,红了又白。被这伶牙俐齿的丫头逼到了角落里。

  “还有,既然三长老的正房大娘子还在,这位自称夫人的俪小娘,恐怕包含祸心吧?还是伯父您想颠覆纲常,宠妾灭妻呢?这个……堂训中也有明示。第二十七条……”

  “够了够了。来人啊,快把俪小娘扶回房里,快请大夫。”明昌风果断打断明思令慢条斯理的话。

  他擦了擦额上冷汗,朝着袁俪娘使了使眼色,后者紧咬银牙,捂着脸并不甘心,却也无话可说。

  “等等。”明思令转身,稳稳当当坐回正位之上:“本姑娘说了半日也口渴了。三长老是贵客,岂有慢待之礼?上茶。”

  “禀十姑娘,咱们房里没茶叶,被玉娘子克扣了。”沉香跑进来回禀道。她年纪虽小,却十分伶俐。

  “哎呀,不好意思。那就只好请伯父喝一盏养生药饮了。”明思令长眉一挑,果断拒绝:“把玉娘子专门送来的药饮,给三长老上一盏。”

  “是。”沉香脆生生答应,飞快地跑出了房门。不多时就捧了一只破旧的大茶壶,和几个缺口的茶杯。

  明思令起身,亲自从茶壶里把难闻的绿色汁水给明昌风倒了满满一盏,似笑非笑:“请喝药饮,三长老。”

  明昌风无奈之下拿起茶,可刚喝了半口就苦不堪言,吐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“呸,呸,这是什么鬼东西?玉娘子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用这等劣质之物给十姑娘。还不拉下去,给老朽重重责罚。”他声色俱厉,怒吼着。

  “慢,既然三长老磊落并不会徇私枉法,不如就在厅下罚了吧?也好让我这房里的丫鬟奴才们以儆效尤。你怎么看?十姑爷。”明司令笑吟吟扭头盯住了夜之醒。

  “亦仙,都听十姑娘的。”夜之醒哂笑,双手鞠礼,丝毫不敢怠慢。

  “沉香,你说说看,这以下犯上,恶仆欺主的错若按照堂训,该怎么罚?还有,本姑娘那片药花田,竟被这恶狗毁了大半,价值几何都算算清楚。既然他们都承认是俪小娘的狗,那……”明思令故意细声细语,问着小丫鬟沉香。

  “该打,该罚。平日里玉娘子可没少打罚奴婢们。她自己犯了错,岂有不罚之理?要不然,实在让大家不服气。”沉香脆生生道,她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  “有道理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。”夜之醒煞有其事,点点头。

  “哎……十姑娘息怒,都怪老朽管教不严,才会让家眷和仆从冲撞了您。但您能否念在老朽为明堂鞠躬尽瘁的份上,饶了他们这一回?”明昌风知道自己再无退路,但商人的精明,仍然让他想讨价还价。

  “哦?行。”明司令并不纠缠,她莞尔一笑:“三长老,再过五日就是我十八生辰。接任堂主的仪式,您准备得如何?”

  她笑吟吟瞪着明昌风,声音虽然不高,但眉目之间的犀利与笃定,令人不敢直视。后者只觉得脖颈子凉飕飕的。这小丫头的眸光,简直就像小刀子一样犀利。

  “这个,这个……恐怕得等大哥回来。”明昌风显然已把小妾和珍珠鸡都扔到脑后了。

  原来,这小丫头鬼机灵,今日吃鸡恐怕只是圈套,她图的绝非报复刻薄的袁俪娘,或者多捞几百两银子的小便宜。她要继任堂主,大权在握,排除异己。

  “规矩就是规矩,岂容轻易改变?既然接任在即,本姑娘决定立刻开始……查账。三长老,外房内宅,还有二十七家药铺的账目,今天就差人送过来吧。五日后,本姑娘也好正式接任堂主。您为明堂奔波多年,如今也该歇息……歇息了。”明思令意味深长。

  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明昌风开始冒冷汗了,他突然灵机一动:“圣女年十八接任堂主确为规矩,不过也要接受三位长老的考核才好。老朽一向负责明堂药铺医馆的经营,若出考题也不外乎管理外宅内院。可十姑娘从来没学过管账,能看懂账本吗?就算能看懂一二,这五天又怎么对得完。”

  “能不能看懂,能不能看完?您都拿过来就行了。五天太长,三日足矣。还请三长老修书大长老和二长老。五日后,本姑娘定要顺利接任明堂堂主。想考什么,就尽管来吧。”明思令看了看自己细弱的十指指尖,淡淡道。

  “俪小娘您可以带走,但这玉娘子和德安必须留下。每人一百大板示众,还要交上破坏药田的罚金,这人才能放。若三长老觉得本姑娘判罚偏颇,那我就只好劳烦十姑爷,与我一起去报官了。我不怕闹到满城风雨。不知三长老可愿落下一个苛待老堂主孤女的恶名……”明思令叹了口气,皱着眉喝了一小口草药饮:“三长老,喝茶……”

  明昌风又气又怒,可有苦难言,他狠狠瞪了一眼颓软的袁俪娘和玉娘子。也只得硬着头皮,把一盏苦药汤子喝了干净。

  “哎,一切都听十姑娘做主。是老朽无能,明日起便闭门思过,清理门户。那内宅和外院的生意,就都交给圣女打理了。左右,还有十姑爷帮衬。咱们这些老古董,早该激流勇退了。”明昌风以退为进,看似毕恭毕敬,终于拿出来杀手锏。

  没有我,你们两个小崽子玩得转?还不得跪下来求着老子吗?他暗自思忖。

  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明思令却正中下怀,一言九鼎,再不容更改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