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30.还有救兵呢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905 2020-07-06 15:30:25

  玉娘子冲过去,扬起胖拳头就想砸向明思令后背。

  “阿令,当心!”夜之醒惊呼出声。

  他从袖中抽出碧色玉笛,想出手相救,却被身强力壮的德安从背后紧紧勒住双臂,挣扎不得。

  眼看瘦弱的少女就要被玉娘子砸中后心。她这一拳下去可用足了全力,一心一意要砸趴下对方才满意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明思令旋身劈腿就是一脚,又稳又准,直接击中玉娘子的胸口。

  只听一声惊呼,和重重的落地声。胖女人犹若一座肉山崩塌倒地,激起了尘土飞扬。玉娘子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。

  巨大的作用力,也让明思令弱不经风的身体连连后退,差点跌倒在莲房和沉香身上。她用尽气力勉强站稳,无奈这具肉身实在孱弱,她整条右腿就像断了般的涩痛不已。

  明思令紧咬银牙,强忍疼痛,一抖长裙遮住自己颤抖不已的腿。她果断扯掉莲房和沉香口中布巾和绑住手腕的粗麻绳。

  涔涔冷汗,从她的额头上潺潺而下,一张小脸更苍白如纸。

  但她毫不顾忌旁人目光,一手一个将两个受伤的少女揽入自己怀中。她的手冰凉微颤,但臂弯却温暖而有力。

  “狗奴才,敢动本姑娘的人,今天就是让你长记性。再有下次,当诛无赦!”

  明思令冷冷道,顺便用另一边没受伤的腿,狠狠踢了一脚趴在地上的玉娘子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睚眦必报。

  “娘,你没事儿吧?”德安醒过神来,呼天抢地。

  他眼见自己老娘被打,一时间怒从胆边生,将被自己束缚住的夜之醒狠狠推到墙角里。遂而,他又抄起一只板凳,朝着明思令就砸过来。

  这回夜之醒倒不着急了。他掸掸衣袖上的灰尘,慵懒地靠在墙壁上,心安理得看接下来的热闹。

  果不其然,不出三个呼吸,那人高马大的恶仆已经横在他娘旁边。当然,结果更加凄惨。

  “哎……哎呦,我……我滴娘啊。”德安口吐白沫念叨着。

  他目光呆滞,四仰八叉倒在地上,浑身不由自主剧烈颤抖着。连着抽搐了几次,终于脑袋一歪直接昏死过去。

  明思令娇媚浅笑,她举起手中漂亮的小电棒。只见顶端嘎啦嘎啦的紫色电火花,明显比刚才长大了两三倍不止,可见马力十足已到极致。

  “本姑娘雷杀之术已成,再有以下犯上者,一并论罪!”她挑眉傲视,居高临下。

  她扫视着剩下几个老婆子,语气又缓又慢:“别说什么狗腿子狗奴才,就是十头牛一起上,也不过齐齐送死的结果。来啊,你们,一个一个来,还是一起上?”

  几个老婆子你看我,我看你,一起哂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为首领头那个老婆子最有眼色,她立刻跪地求饶:“十姑娘开恩,奴婢们是被迫的。奴婢们绝不敢以下犯上,还请主子息怒,息怒!”

  “主子饶命啊,奴婢们不敢了。”剩下的婆子们也跟随着,唯唯诺诺说着软和话。

  明思令的腿还在颤抖不已,但她努力站直身体,下颌高傲扬起,淡淡道:“谁是主子,谁是奴才,你们以后可要擦亮了眼睛。再有作妖者,直接拖出去乱棍打死。”

  “行了,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十姑娘也累了,快坐下歇息吧。”夜之醒缓步而来,他恰到好处扶住体力不支的明思令。

  他暗中托住她腰身,让她依靠自己借力,终而稳稳坐回主位之上,旁人并不能看出丝毫端倪。

  玉娘子勉强爬起身来,抱着昏迷的儿子开始嚎啕大哭:“打死人了,明思令打死人了,快来人啊。老爷夫人快来看看吧,出人命了。”

  莲房顾不得查看自己和沉香的伤势,她扑通一声便跪在明思令面前。

  “都是奴婢们的错,咱们绝不能连累十姑娘。沉香还小,要罚就奴婢吧,您就把奴婢交给俪小娘吧。奴婢愿意一人扛下所有过错。”莲房白着一张小脸,哆哆嗦嗦道。

  “起来。”明思令躬身,她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对方嘴角的鲜血。

  她柔声道:“你有什么错?是我连累了你们吃苦。别怕,万事有我在。莲房,你先带沉香下去,洗脸敷药。听话!”

  莲房和沉香都紧紧拽住明思令的裙角,含着眼泪决绝摇头:“奴婢不走。”

  “好了,十姑娘让你们先下去自有她道理。”站在一旁的夜之醒狡黠一笑。

  他压低声音调侃:“放心,她可不是让你们扔下她逃走。你们在,会妨碍她继续发飙。你家十姑娘,再不是软柿子了。这母老虎发威,自有万夫不当之勇。下去吧,回头再溅你们一身狗血。”

  明思令唇角一旋,手指却在暗中拧住夜之醒胳膊上的肉皮,用力到他倒吸冷气。

  “谁是母老虎?看着自己媳妇被群殴,居然还能谈笑风生,是男人吗?难怪事事不行。”她低声讥讽。

  “行行行,松手吧。小祖宗,小姑奶奶行了吧。当着这么多人,你总得给我留点儿面子吧。疼……我错了,认错。”夜之醒吁着气,努力保持着迷人笑容。

  莲房和沉香对视,终归破涕而笑。

  这十姑娘自从千寒洞回来,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一般。以前,她也宠她们但却无力庇护,很多时候会选择跟她们一起受罚。

  可如今的十姑娘,就像被娘娘附身般,恐怕也就京城里的正宫娘娘才有这般气势与风范吧?

  “哎呀,这又闹什么妖呢?老爷,您快进去看看,十姑娘怎么又跟下人们打起来,家和万事兴。这三天两头儿的打啊杀啊,可怎么得了?传出去丢死个人。”一个娇嗔的女人声音,从屋外遥遥而来。

  然后是嘈杂的脚步声,貌似来了很多人。

  “果然,还有救兵呢。”明思令眸光一亮,更加来了精神:“莲房你带着沉香去洗脸。这里有……十姑爷就够了。你们在,碍事。”

  莲房信服地点点头,乖乖拉着沉香向偏房走去。

  这边的玉娘子听见救兵已来,她眼珠咕噜噜一转,立刻抓乱自己的头发,又心狠自己挠破脸颊。

  她披头散发抱着自己还在吐沫沫的儿子,益发大哭大闹起来:“哎呦,没天理了,十姑娘打死我儿子了。老爷,俪小娘快来看看啊,打死人了。我不活了,没法活了。”

  玉娘子撒泼的声音尚未落下,一个披金戴银,花团锦簇,长得很像美女蛇的女人,扶着一个肥头大耳的老头子,正从屋外走了进来。正是闻讯而来的明昌风和袁俪娘。

  “阿令,三长老明伯父和俪小娘来了。”夜之醒朝着明思令使了个眼色,不过现在他看热闹的心,已经远远超过了行侠仗义的念头。

  “三长老大驾光临,难得。侄女方才正想去拜见伯父,您老还亲自过来了。”明思令根本无视身边花枝招展的袁俪娘。

  她朝着明昌风浅浅一笑,不卑不亢:“既然来了,就看本姑娘如何教训,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。”

  少女虽身着布衣,不施粉黛,但却也落落大方,丝毫没有往日的唯唯诺诺,连明昌风都暗自吃惊,本来开口责备的话,竟然一时不知何时说起。

  “明思令说谁?”袁俪娘一张俏脸被气得五颜六色:“你想教训谁?你这个有娘生没娘教养的贱丫头,如果没有我家老爷收留你,你早就饿死街头了。我这个做长辈的,今天就教教你,什么叫知恩图报。来人啊……给我绑起来。”

  袁俪娘朝着跪在地上的婆子们一挥手,可惜她们无人敢上前,都深深低下了头。

  “没用的废物。”她狠狠斥责着,自己就朝着明思令奔过去,扬起戴着金指套的手掌。

  啪啪两声脆响,又快又准的耳光落在袁俪娘左右脸颊上。一时间,她被打懵了,眼冒金星。

  “你打我?”袁俪娘捂着自己肿痛的脸颊,不可思议尖叫着:“你……敢打我?我的脸……”

  “老爷……她竟然敢打我?人家不管了,老爷你要为人家做主了。”她一声哀嚎,转身扑在明昌风肩头,哭的那叫惊天动地。

  “明思令,你做什么?”明昌风眼见爱妾受伤,再也不顾风度,跟着大吼起来。

  “清理门户。”明思令拿起一块绣花手帕,擦了擦手掌,又嫌弃地扔到一边。

  “明堂堂训,莫非您老……忘记了?”她长眉微挑,眸光流滟。

  夕阳从窗外洒进,为这孱弱的少女仿若镀上了一线朦胧的金红之光,晃得明昌风不得眯起眼睛来。他仿佛看到,那少女身后隐约长出巨大的金色羽翼,正振翅而飞,不由吃了一惊。

  这,真的是明思令吗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