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21.讨厌小虫子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2424 2020-06-27 16:07:08

  明昭惊恐地想要闭上眼睛,可连眼皮都不受控制。

  “救命……”她用尽力气,大声呼救,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嘤嘤若蚊。

  她能感觉到,从妖瞳男身上散发出令人灼痛的冰冷光芒,就像利刃一样刺破了她的外衫。灰白的衣服碎片像极了散乱的雪花,纷纷落地。

  她便只剩月白的内袄与长裙,还仓促得露出一抹浅黄的裹肚边缘。

  至于湿漉漉的双发髻,则被他衣衫上的寒光冲散了,海藻一般披散在身侧。

  这样子,若放在以前明昭身上,必然惊艳魅惑,可如今落在这穿越后的黄毛丫头身上,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。

  狼狈不堪的少女,直挺挺冲着对面的人扑过去。

  “好丑……”妖瞳男微微蹙眉,眸光里划过一丝不满与嫌弃。

  他长袖一舞,一道蓝色的光波袭面而来,像灵活的绳索一般,紧紧扼住她的脖颈,更完美扼住她的扑面而来。

  明昭双脚悬空,强烈的窒息感带来濒死的恐惧。

  这长虫怪实在太恶毒,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灭口啊。她万念俱灰,也只能妥妥等死。

 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,她手中的赤魂珠突然像活了一般,从珠子里弹出了炙热的红色光焰,紧紧包围住少女周身。而赤魂迸发出的强大力量,也将男子周身的冰蓝光波瞬间摧毁殆尽。

  半空中,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终于恢复自如。但尚未来得及欣喜,她又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着,整个人再次直冲向妖瞳男,就像背后被人狠狠推了一把。

  他和她,同样吃惊。

  糟糕,自己轻敌了。这小虫子,竟然会法术?他眸光凛然,瞳仁紧缩。

  下一刻,两人都在猝不及防中,感到唇畔一抹冰凉的柔软。

  他们,脸对脸,眼对眼,口对口……结结实实,亲密无间。

  至寒的冰蓝光波与炙热的金红火焰紧紧纠缠在一起,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。

  他们身后,碧绿的桃花瓣被震落,飘飘荡荡而下,落在两人的发稍与肩膀上。

  她方才看清,哪里是花瓣,分明是发着绿光的萤火虫,正从花瓣上飞落,闪闪烁烁的,犹若少女懵懂而细腻的心思,忽明忽暗。

  一只小小的萤火虫,晕乎乎地从她与他对视的眸光中飞过。她看到了,他璀璨眼眸中,一点荧光如流星般滑过。

  一眼千年,缘来如此。

  明昭再看不清万物,眼中只有他的琥珀眸光。她再听不见声响,只有自己的心在放肆地狂跳。

  她百感交集,自己竟然和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。不,是一个蛇眼长虫怪接吻了?这可是她珍藏了快三十年的初吻。

  “放手……”可还来不及叱骂这登徒子,她身上又冷又热难受得很,就尽力推开他。

  可刚刚张开嘴巴,就觉得一股冰冷入骨的寒气,从他口中直接度到了她口中,仿佛还有一颗滑溜溜的冰珠子,裹着暴烈的炙热边缘,从喉咙径直滚入了丹田。

  她来不及挣扎,那珠子就已经被咽下肚了。

  明昭徒然起了一身战栗。自己到底吃下了什么鬼?难道,不会是这长虫怪的蛇胆吧?

  妖瞳男眸光寒凛,眉梢微挑,他一挥衣袖,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,重重落在鹅卵石上。

  “哪儿来的虫儿,竟敢轻薄本尊,该死!”他的声音,简直比他的人更冷酷更凉薄。

  她本就被摔个七荤八素,龇牙咧嘴的。但灵魂心高气傲,突然听到如此诋毁,怒气一下子就漫过了惊惧。

  “你才是虫子,你一家子都是虫,长虫才是虫。”她一手捂着腰,一手指着那缓缓起身的男人,不客气怒斥着。

  “长~虫?”妖瞳男掸掸衣袖,缓缓踱步而来:“你说,本尊是……蛇?”

  “你,你不是蛇。你是恶心的老蛇妖!”她吸溜下鼻子,双手叉腰,故作强势。

  “蝉不知雪。”他死死盯着她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。

  眸光毒,说话更毒,简直就是天下舌头分岔的鼻祖,她暗中诋毁着。

  乌云过后,月光倾泻,他银发上,停留着幽绿的萤火虫,照亮了他的容貌。她看着看着,气焰渐渐消匿了。

  他不是夜之醒,虽然他们貌似。他更像个冰人,整个人都是冷白的,连单薄的唇瓣都惨无血色。

  但这家伙可真高,比夜之醒还高了足足半头。自己这穿越后的小身板,不过才到他胸口,估计自己被他一拳能打飞,绝不用特效。继续恶语相向,真动起手来自己必然吃亏,忍了。

  “一个凡人,竟能闯进酆都结界。”妖瞳男的声音又低又轻,却充满了气势汹汹:“你受何人指使?”

  “我不小心跌进来的,我也不想打扰你啊。那个,那你……你能送我出去吗?”她讪笑着,掸了掸裙子上的土。

  “好,送你一程。我,最讨厌小虫子。”他垂下眼眉,微微抬臂,掌中突然氤氲气一团冰蓝的光焰,蠢蠢欲动。

  “喂……我自己能走……你别过来啊,你站住。”她颤抖着声音,警觉地往后退缩着。

  这哪里是想送她回家,分明要送她上黄泉之路的节奏啊。

  明昭话音未落,妖瞳男忽然止住脚步,他踉跄着扶住桃树,嘴角竟然流淌出金色的液体。他不可思议地用衣袖抹了抹,遂而蜷住了身体。

  “你对我,做了什么?”他咬牙切齿,痛苦难耐。

  他开始剧烈咳嗽,不得不蹲下身体。一直周身裹挟的冰蓝光焰突然黯淡。他满头银发也在转瞬之间变成了乌黑一片。

  “亲了一下,还能返老还童?”她大惊失色。

  她瘸着脚,捡起自己的绣鞋穿好,以免那些鹅卵石硌痛。只不过,她可不敢再靠近他,而远远站着观望。

  这时候,她觉得丹田之处,正有股炙热与冰凉正在苦苦纠缠,有说不出的别扭与古怪。害怕之余,她捂住了小腹。

  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她惶恐。

  “你,怎么有赤魂?”他惊怒。

  “夜……夜之醒给我的。”明昭提着裙角,小心地又后退一步:“你,你刚才是不是给我吃了蛇胆?有没有毒,会不会死?”

  “你,滚过来。”妖瞳男又气又无奈,只能用袖子捂住唇瓣,仿佛在努力控制着体内剧烈的痛苦。

  “干嘛?”她警惕地抱住双肩,再次后退,伺机想逃。

  他眉心微蹙,袍袖一挥,她就像被他掌中的力量吸住一般,直接飞向他的方向。

  她惊呼一声,自己细弱的脖颈又被对方一把扼住。

  他的手掌,又冰又冷,还有种滑腻之感,很像被巨蛇绞住的感觉。

  她大惊失色,奋力拍打着他手臂,强烈的窒息感,让她感觉到死亡的濒临。

  “赤魂呢,交出来!”他打量着她周身,眸光停在她的小腹,冷笑道:“咽了?好,那我将它剖出来!”

  明昭翻着白眼,吐着舌头,眼见着妖瞳男没扼住自己脖子的另一只手,突然长出了长长的利爪,如同匕首般的指尖,顶在她丹田之处。

  “救命!”她绝望嗫喏着,感觉到自己腹部一阵锐痛,怕是已经被剖开了吧?

  完蛋蛋,这刚刚穿越就要领盒饭下线了?接下来怎么办!

  明昭咬牙切齿地尽力嘶喊:“夜之醒,你在哪儿,救命啊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