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18.突然被追杀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1878 2020-06-24 11:25:22

  夜之醒的真身刚刚苏醒就遇到了追杀。

  明昭惊诧之中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,面目狰狞的白骨杀手,蜂拥而至。

  幸好,已经苏醒的八尾灵猫六神,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跃而起,挡住了袭向他们的攻击。

  它怒吼着,仰头就咬断其中一敌的脖颈,右爪也按住另一个白骨妖的脊背,让它动弹不得。

  但仍有十数个白骨鬼怪,举着嶙峋骨刀,直劈向明昭和夜之醒。可惜后者,却还浑然不觉。

  猝然醒来,他眼中满满都是正与自己耳鬓厮磨的明艳佳人,鸳鸯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与惊喜。

  “真好看……”他露齿一笑,再来不及更多寒暄。

  刀光剑影已将两人紧紧笼罩,眼看就要命丧黄泉。他碧色长袖一挥,左手展臂将佳人轻松揽入怀中。与此同时,他的周身发出浅金光波,震开了骨头刀的腥臭煞气,严密地维护着两人周全。

  遂而,他右手又从袖中抽出一枚碧色玉笛,以凌厉之势迅速回击凶狠的杀手。

  温香软玉在怀,他难免有心猿意马之意,正想以英雄盖世般的气魄,来赢得佳人芳心。

  可惜,帅气的姿势尚未摆定。怀中少女已经一把将他推开,用更漂亮的咏春拳,将最近的白骨妖直接击倒在地。

  夜之醒踉跄站定,心中暗自扼腕。这女人的战力,咋能这么强悍!可惜了,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啊。

  明昭似乎对他真身,并无更多好感,微蹙着眉,眸光里还剩着一抹嫌弃。

  “你还耍什么帅。我可不想被这奇形怪状的东西碰到,太臭了!”她捂住口鼻,对白骨妖身上散发的尸臭腥气,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他尴尬,又惊诧:“你能看见它们?你还能打到它们?”

  “废话,我又没瞎。”她哼一声,不客气道:“这都什么鬼玩意儿,怎么没脸都是骷髅头?”

  “还说你不是真凰之女,凡人如何能见酆都白骨杀手真容?还能与之交手!”他一边继续抵挡攻击,一边移动步伐,想要挡住明昭。

  大约因为刚刚苏醒,身体还有些绵软,速度慢了几分,宽大的衣袖竟然被杀手用白骨妖刀砍掉了半幅,实在有些狼狈。

  幸而,那几个杀手又被她一脚踢翻。

  明昭瞪着夜之醒,恨铁不成钢:“夜不行,看来你还真是,怂!”

  “敌人太多,我们寡不敌众,所以……”他尬笑着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大声嚷着:“先逃啊。这里就交给你了,六神。溟洞见!”

  夜之醒拉着猝不及防的明昭,一路狂奔,逃之夭夭。剩下六神还在和白骨杀手激战一团。

  “喂,你的花露水怎么办?”她被动地被他拉着疾跑着,心里实在放不下那头刚刚苏醒的大猫。

  别看夜之醒这厮,打架不怎么样,但跑起路腿脚还真利索。曾经拿过百米冠军的她,差点儿就跟不上他。

  “放心,我的六神英武,它肯定能跟上来。溟洞就要关闭了,我们动作得快。”

  夜之醒一边飞跑,一边警惕地往后回望,心有余悸道:“你可不知道,这白骨妖究竟有多难缠。而且,它们的女头子还擅长雷杀之术。被雷劈到,可是真的……疼啊。”

  眼瞅着,两人已经跑一条暗河前的石桥上。

  石桥的那一端被黑色的夜雾紧紧包裹,隐约可见紫色的闪电夹杂其中。阴森恐怖的嘶吼与低吟就藏在黑雾之中,仿佛有更多不可知的危险。

  褐色石桥狭窄,桥下黑漆漆的河水又湍流不息,黑漆漆的深不可测。

  明昭莫名有些胆寒,她一把拉住他手臂,决计止步不前。

  “喂,夜不行。既然你醒了,就赶紧把金丹给我吧。我可不想跟着你,再一起倒霉下去。我要回家,现在、立刻、马上!”她狠狠摇晃着他的衣袖,声音哆哆嗦嗦的。

  “不行啊,后面还有白骨妖。咱们只能往前走,不能走回头路。前面不远就是溟洞,到那里就安全了!”

  他紧张而谨慎,本能地用身体护住她,柔声道:“别怕,我会保护你。”

  “恐怕,我最怕的就是这个。不怕猪一样的敌人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”她坚决摇摇头。

  “那些没有脸的怪物,都是冲着你来的吧。没有你,他们还追我才怪!放手!夜不行,把金丹交出来,不然当心我揍你啊!”明昭威胁道,她内心中的恐惧更加深厚。

  “明昭,你可是这天底下,唯一揍过本座的女人……”夜之醒微微叹气,眸光意味深长。

  他语调虽缓,但手中动作却丝毫不放松,坚决握住她手腕。

  “现在我身上根本没什么金丹,是我骗你的。你乃真凰之女,就是明堂真正的主人,你得跟我们回大颂去。你要金丹吗?那明堂有的是。你要多少,明思令都能做出来给你。”

  “骗子,败类,渣男!老娘最恨被人骗!”她瞪圆眼睛,一巴掌就扇飞了他的手掌。

  他躲着,哂笑着,还来不及解释。

  与此同时,新的一波白骨杀手,又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。这一次,长刀统统换成了羽箭。

  铺天盖地的冷白骨箭,箭尾带着幽绿火焰,仿若编制了密不透风的网,裹着杀气席卷而来。

  夜之醒鸳鸯眸中寒光闪现,他们在一起,必然逃不掉,怎么办?没办法,只能铤而走险了。

  “明昭,记得去不夜山庄找我!”他情急之下,奋力将她推下了石桥。

  “败类,老娘不会游泳……”她仓皇地落入湍急的河水,可惜还没喊完整句话,就已经沉入暗河。

  明昭咕嘟咕嘟喝着水,呼救都变得模糊不清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