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14.金丹要不要?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1599 2020-06-20 23:18:52

  明昭家。

  客厅里。

  明昭把一堆零食,甜点和赤魂珠一起,用真丝围巾打了个包袱,扔到夜之醒面前。

  他已经洗了澡,终于恢复了雪白整洁的皮毛。

  “喂,你什么意思?”

  白猫说话间,有个俊秀身影,从它背后蹿了出来。正是穿着青色道袍人模样的夜之醒,不过依旧隐隐约约的,还是幻影。

  “你想要的点心,糖果,还有那颗珠子,都给你打包好了。现在就拿上,然后赶紧离开我家!好走不送。”明昭看到,情急之下又幻化成人身的夜之醒,眉头开始攒起来。

  “喂,你用这张脸勾搭勾搭小姑娘也就罢了,如今赤魂珠都骗到手了,就别用这张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,看了让人心烦好吗?”她不耐烦道。

  “若非本座施展入梦法术,你能拿回赤魂这么容易?”夜之醒哼了一声:“你以为,那猪一样的胖子为何专门去找小丫头的麻烦?这赤魂本身具备灵力,我能感受到,酆都的白骨妖同样也可以。它们暂不能现形,就只能用你身边的人下手了。”

  明昭眸光突然闪过一道寒气,冷笑道:“夜不行,说实话。我公司那边也是你动了手脚吧?往日里那几个老古董,从来不敢找我的麻烦,这几天却联起手来坏我的事,莫非你也蛊惑了他们不成。信不信,老娘剁了你泡酒!”

  她话音未落,手里正在切甜瓜的水果刀,嗖的一声就从他头顶飞过,扎在一个猫形毛绒玩具上。后者惊心动魄,情不自禁缩了缩脖子。好险啊。

  他笑得挺勉强,揶揄着:“历来,这明堂多出杏林医圣,没想到还有你这般的武林高手,好俊的一手飞刀,不知明姑娘师承何人?”

  “什么飞刀?不过看过马戏团的特技表演,现学现卖唬人的。”她似笑非笑,半真半假:“你怕不知道特技表演吧,就是绑个活靶子在转盘上,再让魔术师蒙了眼,倒退几十步然后PIU的一声好几把刀一起飞过去。”

  “马戏团……”他不安地抖动着耳朵毛,语重心长道:“看来,这个门派行事特别歹毒,小娘子还要小心为妙,万万不要被歹人所蛊惑。”

  “我没师父,不过上大学时,曾在马戏团打工过半年。”她莞尔一笑,他却觉得头皮发麻,背生寒气。

  “我对老头子的梦,从来不感兴趣。”他哂笑着,迅速转移话题:“你没了差事,可不能怪我。小娘子这般玲珑剔透的人物,可不是一般人能伺候得起的。都怪那些俗人,没眼力见儿,呵呵……呵呵。”

  “少废话,什么时候滚蛋?”明昭半眯着星眸,笑吟吟盯住了夜之醒。

  他左右看了看,猫爪中悄悄拿了个不锈钢的打蛋盆,打算用来做抵挡飞刀的盾牌放,方才放了心。

  “明姑娘,你很喜欢那个江玉树吗?曾经,你们在一起过吧。放不下才念念不忘,心戚牙痒。”

  夜之醒的鸳鸯眼眨了眨,浅笑着意味深长: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也许我们真的有缘。我说话,只有你听得懂。我和你曾经的夫君,又长得又如此相像……”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她不耐烦地敲敲桌子。

  “有人说,凡人的梦是前世的记忆,那你有没有梦到过我的脸?明姑娘,我是梦到过你的,或者,我在梦里见过你的脸……”他凝视着她的眼眸,轻声慢语。

  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搭讪女孩子的手段,真糟糕!”明昭叹了口气。

  她靠进柔软的沙发里,懒洋洋喝着一杯咖啡,却一针见血道:“现在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,忘了前几天是谁,大半夜的偷看本姑娘花容月貌,激动得都流鼻血了?!丢人现眼。”

  “我的鼻血,是被你打出来的。”他按捺住抓狂心情,无奈反驳:“小娘子是鲤鱼精变的吗?怎么就记性跟鱼一般,扭头就忘得干净?”

  她长眉一挑:“那能被女人打出鼻血的术师,又有什么用?太怂了。帮你,还不被你连累死。不怕猪一样的敌人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”

  他的猫胡须,被气得神经质地抖动着,泄露了万马奔腾的内心。

  而猫儿身后飘着的男子,也郁闷得用长袖捂住了脸,无奈揶揄:“哼,我也没见过连猫都打的女人啊,彼此彼此,失敬失敬。”

  “行了,虽说你长了一张不难看的脸。但并非所有女人,都会被你的皮相所惑。当初,我和江玉树交往,也不绝非因为他帅。你就别费尽心思了。我不会帮你,死心吧!再不走,我就把你卖到马戏团去,你别后悔!”她不耐烦地站起身来。

  “等等,那青春不老,能永葆美貌的金丹,你要不要?”他绝地逢生大声吼了一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