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夜寒深深醉思量

6.你竟敢变他?

夜寒深深醉思量 胖虎22爷 1315 2020-06-12 13:38:57

  明昭惊愣,直愣愣看着那人。

  果然,那男子清迥超群,容貌过人。

  第一眼,就看到一双惊艳决绝的异色双瞳。

  左眸黑如暗夜,右眸碧若晴空,交相辉映,就仿若双剑合璧,有着错综复杂的美妙。

  他的眉眼,微微上挑,狭长入鬓。长而密的睫毛,半覆住波光流离的眸,内双的弧度正好隐匿了魅惑的芳华。

  黑密及腰的长发,用一根细蓝缎带,松松垮垮系住。

  他颀长白皙手指中,轻握着一支通体碧澈的玉笛。

  描着凤尾金色暗花的发带末梢,与笛子上垂下来的一缕如意坠子,随风而动,悄悄裹挟着淡淡的馥郁桃香。

  翩翩公子,温润如玉,灿若星辰,举世无双,他自然当得起这若玉无暇的光华。

  他看到对面的女人惊愣神情,有意料之中的自得。可惜还未说话,却挨了兜头盖脸一巴掌。

  随着惊呼声,本就缥缈的贵公子身影竟化成一道青烟,再不见踪影。

  剩下白猫夜之醒,猫爪捂住自己的脑袋,鼻孔上还悬挂着凝结的血痂,正吼得痛彻心扉,委屈不已。

  “怎么又打头?你毒妇简直无敌。你不信我是术师,我就只得用尽灵力强行汇聚元魂,可你怎么还打人呢?你你你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你就是女人中的小人!”他怒吼着,连猫尾上的毛发咋呼起来,可见真生气。

  “会魔术了不起啊?死猫你故意吧!变什么不好,偏偏变成我最讨厌的渣男江玉树,你死定了!”明昭的声音更怒不可遏,震耳欲聋。

  她脸色阴沉,显然比他更窝火:“说,何时偷看了我的毕业册,存心恶心人。还想让我放过你,休想!别废话,学狗叫!立刻、马上、就现在,一百声,少一声我立刻拿你去泡花露水做药酒!”

  “见鬼的江玉树,又是谁?”夜之醒抓狂而绝望:“我又不认识这人,你发什么疯?”

  “还装?姓江的混球就是我前男友,他劈腿我同父异母的混蛋姐姐,他们还联手跟我争家产,争得死去活来。你还挺会变啊,要不是眼珠子颜色不一样,我当场就拍死你。”她声色俱厉,还狠狠大力拍着桌几。

  “前男友又是什么鬼!他劈了谁的腿!你的腿吗,你这看上去也不像假腿啊。再说,我又不是医官,怎么知道你的腿是假的?”他倒吸冷气,愤愤不平的。

  “闭嘴,你的腿才是假的,你全家的腿都是假的。仔细看看,老娘这大长腿,如假包换。滚!”明昭情急之下直接来了个飞腿,一脚就把绑着猫的椅子踢翻过去。

  夜之醒惊呼着,无奈大头朝下,一时竟然挣扎不得。

  恰在此时,一把用来剪花的大剪子,在他面前咔嚓两声,猫儿的胡须与右脸的一缕毛发,便应声落下。

  紧接着,那剪子便又在他周身游走,从耳朵到尾巴,最后抵在了后腿上。

  “短腿猫,信不信我让你变天猫,上西天取经的猫?”美艳的佳人冷笑着威胁。

  夜之醒抓紧拳,仰天哀叹:“师傅,您老人家就使劲儿坑徒弟吧,你让咱们来找什么明堂后人。这就是老天赐我的有缘人吗?你再来一个雷劈死我算了!”

  “喂,那我可真动手了啊。”明昭戳戳猫儿的后脚掌。

  “在劫难逃,我命休矣。罢罢罢,夜之醒认了!”他闭上眼睛,一副大义凛然的悲壮。

  “好,成全你!以后你就是花露水花公公了。”她阴险一笑,剪刀明晃晃就戳过来。

  “汪……汪汪,女侠饶命!”只听一声嘤语,她浅笑着放下剪刀。

  遂而,他嗫喏着,怆然做了个揖:“都是我的错,汪。”

  “江玉树,你也有今天,哈哈哈!”她开怀大笑:“大点声儿,我没听见!”

  “苍天啊,再来一个雷劈死我吧!”他深深叹气,然后脑袋一歪,竟然气得晕厥过去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