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小狐狸投喂指南

45.可抵岁月漫长

小狐狸投喂指南 猫病y 2085 2020-07-15 19:50:25

  求婚成功后,林潼约了金裴禹。

  金裴禹到的时候,林潼已经在等他了,女孩一袭长裙站在路灯下,灯光把女孩的影子拉长。

  女孩一看见他,脸上立马展开笑容。

  金裴禹迈步过去,在林潼面前站定,“怎么了?”

  林潼垂眸,捏紧手里的袋子,没说话。

  她不知道要怎么跟金裴禹表白,今天是她在剧组最后一天了,再不表白感觉会很遗憾,离开剧组都不知道会不会再联系。

  见林潼不说话,金裴禹又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其实金裴禹也有猜到一点,但并不是很确定。

  林潼抬头,将手里的袋子递给金裴禹,“这是我做的蛋糕,给你,待会儿我经纪人就来接我了,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给你做蛋糕。”

  金裴禹听到蛋糕两个字就僵了,虽然他才吃过两次,但印象深刻。

  林潼噗嗤一下笑出声,“这个我吃过,绝对好吃。”

  前两次给金裴禹的她是真没吃过,也不知道那么难吃,但第三次做的时候自己尝了,那味道,自己都咽不下去。

  金裴禹闻言有些尴尬,挠挠头,笑着收下了。

  气氛一下就安静了,金裴禹不知道该说什么,而林潼不知道该如何表白。

  安静的气氛蔓延了好一会儿,金裴禹待不下去了,刚想说话,林潼开口了。

  林潼抬头,眼睛直视金裴禹,手指捏着裙摆,紧张道:“金裴禹,我,我喜欢你!”

  突然收到表白的金裴禹呆住,看着眼前紧张且坚定的女孩,他沉默了。

  林潼没收到金裴禹的回答,低下头,掩去眼底的失落,继而又抬起头笑道:“怎么?我微博表白那么多次了,这次还会愣住?”

  金裴禹讪笑,那不一样。

  “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喜欢我吗?”

  林潼没想到金裴禹会问这个,但还是老实说了,“你还记得你以前救过一只蝴蝶吗?”

  蝴蝶?金裴禹想了一会儿,还真没想起自己救过蝴蝶。

  “不记得没关系,在明湖公园,一群小孩抓了一只蝴蝶,他们把蝴蝶用线绑住扔水里玩的时候你过来了,拿自己手里的冰淇淋跟他们换了蝴蝶。”

  这么一说,金裴禹倒是迷迷糊糊有点记忆了,他当时就是看那只蝴蝶很好看,就拿新买的冰淇淋换了。

  换来的时候蝴蝶都快没命了,自己看着可怜,就输了点灵力给小蝴蝶,然后把小蝴蝶放生了。

  金裴禹想到了什么,惊讶道:“你,你该不会是……”

  金裴禹虽知道林潼是妖,但确实没探过她原身。

  “对,那时候我才十岁。”

  那是林潼第一次变成蝴蝶,迫不及待飞出去玩,结果被熊孩子抓住了。

  话音刚落,林潼就变成一只极美的蝴蝶。

  小蝴蝶在金裴禹身边飞来飞去,金裴禹伸出手,小蝴蝶便停在金裴禹的手上。

  小蝴蝶翅膀透明,薄如蝉翼,后翅渲染着艳红的玫瑰色,在灯光下,那透明的翅膀还反射出点点光彩,如水晶般绚丽。

  “所以,你是为了报恩?”

  林潼又恢复人身,眼眸清澈且坚定的道:“我是喜欢你,才选择以身相许的报恩。”

  ……

  在回酒店的路上,金裴禹满脑子都是那句“我是喜欢你,才选择以身相许的报恩。”

  他没有回应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他对林潼是有好感,但他并不知道这股好感可以维持多久,若是只是维持个十天半个月的话,那他答应了林潼做她男朋友,岂不是伤害她。

  好感,喜欢,还有爱,应该是爱持续的时间更久一点吧。

  可是,爱能持续多久呢?

  金裴禹掏出手机,在【妖界最帅单身狗团】中发了一条消息。

  金小狗:爱可以持续多久?

  发出去好一会儿,都没有人回,金裴禹关掉手机,继续在回去的路上晃悠。

  另一边,刚洗完澡的白伿听到手机响,还以为是他家未小枳发消息来了,结果一看,是金裴禹那货。

  爱可以持续多久?

  这个问题,他也想过,他对未小枳的爱可以持续多久,直到他对未小枳的爱越来越深,他才知道……

  刚到酒店门口的金裴禹听到手机响,拿起一看,笑了。

  手机屏幕上静静的躺着一条白伿发的消息。

  【只要足够,即使一片荒芜,也可抵岁月漫长。】

  是啊,只要足够,任它岁月漫长……

  金裴禹点开林潼的微信,发了一条消息。

  【你钢琴比赛的时候,我会去。】

  既然有好感,就看看会不会爱上,可不可抵岁月漫长。

  也好圆圆那小蝴蝶的梦,说实话,看见林潼失落的模样,心里还真不好受。

  #

  沐嫣然和严深顺利领了证,林潼也杀青了,剧组有条不紊的拍摄。

  九月份的时候,未枳和夏烊也要杀青了。

  夏烊本来可以早杀青的,但由于经常要跑综艺,所以耽搁了。

  “未枳,舞学的怎么样了?”徐枫走进,询问未枳学舞进度。

  未枳点头,“学会了。”

  旁边的舞蹈老师笑眯眯的,“未枳谦虚了,哪里是会了,导演放心,这场舞,绝对让你满意。”

  徐枫闻言,顿时开怀大笑,“好,那我就期待了。”

  徐枫走后,未枳又练习了几遍,才开始拍摄。

  这场戏是狐幽的父亲生日,狐幽献给父亲的一支舞。

  所有部门准备就绪,开始拍摄。

  白雪皑皑的雪山上,有一个极大的观赏亭。

  狐族众人坐在观赏亭赏雪,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空飘落,一片雪景中,一袭冰蓝色衣裳的狐幽宛若雪中精灵一般从天而降。

  风卷起她的裙摆,拂过她的轻纱,雪花儿顽皮的点缀在她的身上,俏皮灵动,风情万种。

  奏乐响起,狐幽纤细的身体随着音乐舞动,纤腰柔弱无骨,美目流转顾盼生姿。

  身上的轻纱随着她的舞动,带起了漫天飞舞的雪花,似乎所有的雪花都围绕着她而动。

  而狐幽,则是更胜这片雪景的绝美存在。

  “那个……是未枳?她会跳舞?”不知何时来到拍摄现场的赵乘望着沉醉在舞蹈中的未枳嘀咕道。

  “哦呦!”金裴禹被冷不丁的声音吓了一跳,转身一看,居然是赵乘。

  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走路都没声音的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