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小狐狸投喂指南

24.心里的小鹿学会了蹦迪

小狐狸投喂指南 猫病y 2115 2020-07-03 20:05:10

  屋内,毛绒绒的小狐狸掏出了手机,打开微信,嗒嗒嗒的打字。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我刚刚亲了白伿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不对,是白伿亲了我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也不对,是我们不小心亲了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还不对

  我不是鬼:亲哪了?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脸

  我不是鬼:那不是正常?你们又不是没亲过。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不是,我们长大后就没这么亲密的接触了。

  我不是鬼:我觉得你们亲脸很正常啊。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哪正常了?我们也就公主抱,摸个头,拉个手,没亲的!

  我不是鬼:怎么这么像情侣之间的感情递进……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……是?

  我不是鬼:你什么感觉?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心里的小鹿学会了蹦迪……

  我不是鬼:……

  我不是鬼:我觉得你应该换个角度看白伿了,你不把他当哥哥看,你就懂了。

  狐狸爱吃瑞士糖:……

  关掉手机,未枳整只狐狸卷成个毛毛虫。

  不把白伿当哥哥看,未枳突然就想到上次白伿叫自己老婆……

  难道白伿不是想当她粉丝?

  一想到这,狐狸耳朵都要红了,她该怎么正视白伿?

  未枳脑子乱乱的,心跳快快的,一夜无眠。

  沙发上的白伿也睡不着,掏出手机,点开[妖界最帅单身狗团]微信群聊,发了一条惹单身狗众怒的消息出去。

  白老狗:刚刚未小枳亲了我,还摸了我。[狗头]

  萧老狗比:你的好友已退出群聊并打爆你的狗头

  鹤大狗:你的好友已退出群聊并踢翻你的狗碗

  金小狗:你的好友已退出群聊并扬了你的狗粮!

  白伿一瞧,呵~这是嫉妒!

  随意关了手机,躺在沙发上边想未小枳边睡着了。

  #

  第二天一大早,未枳的房门就被敲响了,白伿起身,在猫眼里看见门外是金裴禹,鹤储和许朵就开门了。

  门一开,许朵就五感尽失,整个人定在那里。

  金裴禹看见白伿,在往里探了探脑袋,“伿哥?你怎么还没走?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走?”

  他又不是见不得人!

  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,被人看见不好吧。”

  “已经共处一室了,而且没人看见。”

  两人:“……好的,我们是妖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未枳呢?我们要去吃早餐了,然后要去片场了。”鹤储说着往房间里面看了看,结果白伿挡的死死的,啥也看不见。

  昨晚小姑娘穿的是睡裙,现在还没起,自己当然要挡严实了。

  “好,知道了,我这就去叫她。”说完,嘭的一声把门关了。

  站在门外的三人:“……”。

  白伿来到卧室,看见小姑娘睡的脸蛋红扑扑的,轻笑的捏住小姑娘的鼻子。

  未枳感觉到不能呼吸就睁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白伿那张人神共愤的脸。

  大早上的就美颜暴击,未枳的心直接漏了一拍。

  “起床了,小懒猪。”白伿松开手,两个手指捻了捻,手上还有着未小枳的温度。

  未枳用被子蒙住脑袋,闷声道:“好~”

  带着鼻音的软糯声音,听的白伿心都酥了。

  白伿直接给未枳来了个床咚,修长的手指拉下蒙在未枳脑袋上的被子,趁着未枳还有点懵的时候轻轻用鼻尖蹭了下未枳的小鼻子,沙哑着声音说:“哥哥先回去了,晚上要是有空再来看你。”

  他现在太忙了,公司最近有个项目,他都不是很走的开。

  白伿说完也不等未枳回答,直接白光一闪就消失了。

  躺在床上的未枳瞬间被这个床咚给撩清醒了!

  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又是这种感觉!

  未枳轻拍自己的胸口,试图安抚自己那颗躁动的心。

  最后发现,她心里的小鹿得了羊癫疯!

  门外,鹤储同情的看了许朵一样,好好的大学生偏生落在了他们妖精窝里。

  未枳一开门就看见三人,有点懵。

  金裴禹看着未枳一人出来,问:“伿哥呢?”

  未枳抬手摸了摸鼻子,“走了。”

  鹤储闻言,直接撤了许朵身上的法术。

  恢复五感的许朵,“未枳你起床啦,我们刚敲门呢。”

  未枳淡定点头,“走吧,去吃饭吧。”

  未枳等人来到了酒店餐厅吃早餐。

  许朵看着未枳拿了那么多早餐,有点懵,喃喃开口:“未枳,这是你自己吃的?”

  未枳闻言有点尴尬,“那个,我很能吃的。”

  是比一般人能吃那么点,但是,“你不是女演员吗?不用控制身材吗?”

  金裴禹抬头瞟了一眼,“她吃不胖。”

  许朵:好羡慕!

  吃饭期间,夏烊也来了,和未枳等人打过招呼就八卦的说:“你们昨晚看微博了吗?”

  未枳摇头,昨晚心都快跳死了,还看微博?

  金裴禹:“看了,微博热搜第一,沈欣婉是林潼姐姐。”

  未枳从皮蛋瘦肉粥碗里抬头,惊讶到:“她们是姐妹?不像啊。”

  夏烊接着说:“当然不像,林潼不是亲生的。”

  “你才不是亲生的!你全家都不是亲生的!”林潼气哄哄的就走过来。

  夏烊缩了缩脖子:“我妈一直都说我不是亲生的。”

  未枳等人:“……”

  林潼瞪了夏烊一眼,“她才是小三的孩子。”

  金裴禹恍然大悟,“那你妈妈的绿帽子有点大啊。”

  林潼:“……”

  无法反驳……

  林潼出生时母亲就难产死了,父亲带着三儿和三儿的女儿登堂入室,外公见状,直接把她接了回去。

  所以她跟母亲姓林,从小就在外公的庇佑下长大。

  她一直以为她就是个普通人,外公也以为,直到她十岁,背后长出了一对蝴蝶翅膀。

  原来外公一家都是蝴蝶妖,她妈妈也是,她体内有她妈妈的血脉,十岁血脉才苏醒,她今年二十,刚修炼八年,法力不要太低……

  夏烊凑过来说:“你和你姐熟吗?”

  “她不是我姐!”

  鹤储轻咳一声:“听说沈欣婉要来《仙渺》客串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接着又看向未枳,“你不许和她走太近。”

  未枳懵:“为什么?”

  虽然她对沈欣婉感觉一般。

  林潼一顿,为什么?她也不知道,就感觉未枳应该跟她站一个阵营。

  “她不是好人,她不会当面骂你,她要欺负你都是后面阴你。”

  未枳翻个白眼,她就不能不被骂不被欺负?

  听了全部的许朵:她好像知道的太多了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