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权臣养妻日常

第二十九章

权臣养妻日常 草灯大人 2242 2020-06-05 00:03:00

  第二十九章

  许谢君陵自小贫,凡简,就连书房布置简单。原本尊翡翠红桃盆景摆桌,显富丽堂皇。谢君陵嫌物太妖俗,便让人锁库房里。

  ,书房内书架与一张红木书桌,摆塞画卷青瓷缸,待谢君陵兴挥毫画,存赏玩。

  白日里,鹅白雪色与园四季常青青竹相呼应,透雕花窗棂望,窗格子将白雪与青竹切割独风景,颇一丝雅致之意。

  清瑶实际书房,原谢君陵般清贵人,书房自奢华布置。哪刚一踏入书房,便觉脚冷,原连龙烧!

  清瑶,若姨太太,一定将老爷书房打扮一番,摆珍奇古玩,龙烧,哪冻一之呢?

  惜道,谢君陵怕太暖影响翻阅卷轴,毕竟又陆宝儿,自小娇生惯养,一丁苦寒吃消,非将房间烧四月。

  况且勤俭惯,如今吃喝穿,比太。就必费银子烧炭,俸禄算,总减少花销。

  清瑶素手微晃,转将鸡汤端谢君陵。将碗放,反倒逾矩将汤勺拿,舀一勺汤,大胆喂谢君陵。清瑶扭身子,刻意露脖颈一处若隐若白,般拨撩,怕几男人持住。

  谢君陵嗅鸡汤气味,睥一越递越近汤勺,嗤笑:“双手若,且早。做子,总体恤身人,寻屠夫剁。”

  谢君陵话半似玩笑半似真,双分明如冬日飞雪,冷透彻心扉。

  清瑶老鼠撞猫,吃熊心豹子胆才敢谢君陵面花花肠子。

  吓面无血色,一子将鸡汤打翻,跪:“……奴婢逾矩。奴婢仰慕老爷,实情难自禁……”

  见谢君陵一言打量,清瑶横生一腔孤勇,朝跪行步,楚楚怜道:“奴婢道,老爷夫人行房。若老爷,奴婢代劳子,讨老爷欢心便。清瑶别无所求,更老爷妾室。清瑶自身份卑微,心悦老爷,实酸楚。如今替老爷纾解房烦忧,清瑶便心生欢喜!”

  清瑶咬咬唇,装一副羞怯。豁,抬手就将盘扣逐一解。哪,及宽衣解带,露里鸳鸯肚兜,谢君陵便喊书院外侍,让人清瑶五花大绑按。

  清瑶大惊失色,原人,哪侍无影无踪,一直耳房里待。

  如今谢君陵一令,便瓮之鳖!

  清瑶慌择言:“老爷……老爷!奴婢一片痴心份,您饶奴婢吧!”

  谢君陵如何落,而此见侍腰间明晃晃长剑,腿根住打颤。

  谢君陵古怪一,道:“原本将卖,留一条活路。如今……惜。”

  “惜?”惜?清瑶哪里做错,断送一条生路。

  谢君陵算善解人意子,此淡淡扫一,道:“若打翻碗鸡汤,许大怒火,。惜,打翻鸡汤,夫人炖。夫人平日里鲜少费心膳食,难煮一碗汤,让毁一干二净。”

  冷冷笑,话犹如恶鬼低语:“且放心吧,放。”

  “老爷……老爷!”清瑶吓疯,算明白自己底自量力。既谢君陵明里暗里护陆宝儿,自重。清瑶算东西,敢心尖人做比较?

  清瑶撕心裂肺呼喊,谢君陵置若罔闻。摆摆手,让侍将清瑶拖书房。

  悲悯人状,道:“见血腥。”

  闻言,清瑶难免心生窃喜,难谢君陵菩萨心肠,打算放一马?!

  哪,谢君陵慢条斯补充一句:“竹笙,人带外处吧。”

  “,子!”竹笙谢君陵救一名少,哪活,外功夫,寻京,一心一意认谢君陵子,护周全。

  谢君陵见人撵撵走,便心安收。侍,实则朋友,轻易使唤竹笙,才喊人。平日里竹笙无影无踪,大半间府。

  清瑶“运气”,今日撞煞星。竹笙手黑,如何曲解谢君陵令,如何处置清瑶,就而。

  总之,定让清瑶机再谢府,谢君陵告“心狠手辣”黑状。

  谢君陵一陆宝儿心肺子,清瑶企图勾。引,定放心。

  若陆宝儿爱重谢君陵,怎让奴仆轻易靠近书房呢?旁掌母哪爱拈酸吃醋?势必将长相丫鬟打远远,让内院当差,偏偏陆宝儿妖精,全意。

  就全无谢君陵吗?思及至此,莫名生一场气。

  等陆宝儿府,摆脸色。陆宝儿见谢君陵脸色青,翰林院里受气,越小心翼翼。

  谢君陵见胆小子,又午间碗鸡汤,心忍。叹一口气,道:“夫人怎炖鸡汤温,待府,让人送夫喝?”

  陆宝儿一脸懵:“嗯?鸡汤?”

  “炖鸡汤尝尝吗?”谢君陵语气危险,眯睛,低询。

  “嗐,汤呀?老嬷嬷夫君公务繁忙,让伙房人一,吩咐厨娘夫君炖!”讪讪一笑,颇意思,“夫君懂,哪里炖汤呀?连鸡毛曾拔!”

  “……。”谢君陵冷笑连连,“愧谢某夫人。”

  “谢夫君夸奖!”陆宝儿心极,道自儿确实温柔体贴。

  “……”谢君陵脸更黑,决定今晚继续冷陆宝儿,讲任何话,示惩罚。

  哪,陆宝儿全被谢君陵影响。反倒欢喜谢君陵睡话,闹困觉,睡更香。

草灯大人

拜托大家给我投投推荐票呀,谢谢你们~~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