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权臣养妻日常

第十一章

权臣养妻日常 草灯大人 2513 2020-05-23 14:09:00

  第十一章

  陆宝儿原以为她会和李娇一样,苏氏看几眼便放她走了。

  哪知这次苏氏和往常不同,她突然敛去笑容,朝陆宝儿招招手,温声唤她:“走近些,让我瞧瞧。”

  陆宝儿与老嬷嬷面面相觑,老嬷嬷和善地朝她点了点头,这个动作代表了苏氏并无恶意,陆宝儿无需太过惶恐。

  这么多夫人看着呢,她也不想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让人看笑话。于是她深吸一口气,落落大方地挪着步子,轻声笑问:“老夫人,可是我有哪处不妥吗?”

  这是家宴,没那么多规矩。所以陆宝儿这般说话也不算出格,反倒让人赞一句胆大,见了县主也不怵。

  苏氏忽的握住了陆宝儿的手,呢喃了一句:“真像啊……”

  “像什么?”即使苏氏说话声音很轻,陆宝儿也听到了,此时忍不住开口问她。

  苏氏见其他夫人也微微朝前倾着身子,生怕漏听了什么,立马回过神来,笑着说:“无碍,你是个好的,不必这般怕我。谢夫人瞧着年纪不大,做事倒很稳重,与我有眼缘。”

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心中打鼓,瞧不清这苏氏的路数了。她看不上李娇,反倒瞧上了这陆宝儿?还将她夸了一通,给了个稳重的评价,这不是明晃晃在打李娇的脸吗?为了捧一个乡下夫人,连主家的脸面都不要了?

  礼部侍郎家的钱夫人先前被苏氏下过脸,如今一瞧这阵仗,又费解了起来。难不成是苏氏和顾氏不对付,搁这里唱大戏呢?要是户部尚书家与尚书令家有矛盾,那她是该和顾氏走得近还是走得远呢?

  各家都在心底盘算着这些事儿,一时间又有些妒恨陆宝儿,居然运气这般好,一下子亲近到苏氏。

  李娇原本也洋洋得意,她可是比闺中好友们厉害多了,一个鉴香会就请来了苏氏。哪知她没在苏氏这里得到什么好评价,却让那个陆宝儿抢了先。这女子什么来头?先是蛊惑了她的意中人谢君陵,如今又让苏氏看对了眼。

  她忍不住打量起陆宝儿来,只见她穿得素雅,如出水莲花一般,娇而不艳,妖而不媚。

  李娇原本以为京都美人,她也是排得上号的,如今和陆宝儿一比,倒隐隐有些自惭形秽……不,陆宝儿不过是小家子气派,难登大雅之堂,哪像她,能压得住牡丹花簪这般的艳气,美得富贵荣华?

  苏氏不想让其他人继续打量陆宝儿,她笑眯眯从发间拿下一支青莲玉簪递给陆宝儿,道:“第一次见,也没什么新鲜玩意儿给你,这个给你。我戴了几十年了,是一件老物。若是不嫌弃,送你这个,也让你沾一沾福气。”

  这支发簪一拿出来,饶是老嬷嬷也有些不明白了。若是得苏氏眼缘,不过给件随身带的赏赐首饰就好了,何必给这种有来头的官家东西?

  林玉蝶也在底下同旁边的夫人窃窃私语:“那簪子是什么来头,瞧上去白玉水润,不像是寻常东西啊。”

  被她拉扯的那名夫人不说多富贵,却也不想和林玉蝶搭上关系。她怕林玉蝶几次纠缠,反倒让人瞧见了,于是快些说话,好堵住她的嘴:“那发簪是寿郡王在老夫人出嫁那年赠她的,同陪嫁的九十九支玉簪一起,称为百岁簪,取百年好合之意,寓意吉祥富贵。如今给了那位夫人,估计也有赐福的意思。”

  这样一说,那就是很有来头了。林玉蝶咂舌,也有些嫉妒了。

  陆宝儿是个憨的,她也不知道其他人的眼睛都快沾在她身上了。她只甜甜地笑,接过苏氏的发簪,同苏氏道谢。

  在会客厅里见过人了,大家便挪步到另一个院落里用膳。

  陆宝儿走在最后头,她和老嬷嬷还没走几步,突然有人喊住她,来的人正是苏氏身边的贴身丫鬟秋菊。

  秋菊笑道:“谢夫人,暂且留步。”

  陆宝儿惊奇地问:“您是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吧?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奴婢是秋菊,平日里服侍老夫人。”秋菊叠掌给她行礼,“老夫人寻您有些事想问问,不知谢夫人可有空凉亭一坐?”

  陆宝儿受过老嬷嬷的指导,自然不会拂了苏氏的面子,于是道:“都是隆冬天了,凉亭太冷,我怕老夫人身子骨不适,不如寻个烧地龙的屋子,我去给老夫人请安。”

  秋菊没料到陆宝儿这般细心,顿时一愣,她笑着道:“那自然是最好的,老夫人有风湿骨痛,最受不得寒了。那夫人跟我来,我带您去一侧暖阁见老夫人。”

  秋菊和陆宝儿的话,自然是有人讲给苏氏听的。苏氏听完了,惊讶地问:“她当真是这么说的?”

  苏氏身边的老人儿赵嬷嬷抿唇笑:“可不是么?这谢夫人还真是个乖巧的。不过老奴倒是有些好奇,我听说谢夫人不过是市井出身,在京都也没什么在朝为官的亲戚,为何独独她入了您的眼?”

  苏氏叹了一口气,问:“你可觉得她和瑶儿有些像?”

  赵嬷嬷吓了一跳,颤巍巍地问:“是和大小姐有些像吗?”

  苏氏的二女儿名唤傅瑶,十三年前,傅瑶与程家夫婿带着襁褓中的女儿来京都过年节,在幽州的水路上遭遇劫匪,夫妻二人死于劫匪刀下,唯有稚女儿程凌燕活下来,被苏氏寻了回来。她最是怜惜傅瑶,想着程凌燕孤苦伶仃一个人,没有父母亲的帮衬,就算回了家大业大的程家又如何?还不得让那些欺负她没爹娘的叔叔婶婶给吃拆入腹了?倒不如养在她膝下,她还能护程凌燕一世平安。

  就这般,程凌燕一直在外祖家长大,是苏氏的心肝宝贝。

  苏氏夜里常常会梦到死去的女儿,每每午夜梦回,醒来都泪湿衣襟。方才见到陆宝儿的那一面,她突然瞧见了另一个苏瑶一般,纳罕不已。天底下怎会有这样像的一个人呢?还有她腰间的玉佩……苏氏记得,那是她留给苏瑶的和田玉,左边还有一个小缺口,是她转交的时候,不小心磕出来的。

  这块玉佩为何会在陆宝儿身上呢?

  苏氏感到奇怪,等陆宝儿进暖阁后,她和蔼地问:“寻谢夫人来,是想问你些事情。你腰间的这块玉,是从哪来的?”

  陆宝儿道:“这是我爹死前留给我的玉,我也不知是什么来头。”

  “那你娘呢?”

  “我从小跟着爹爹长大,从未见过娘亲。”

  “哦,竟是这样。还有一事,你爹爹可曾去过幽州?”她的女儿就是在幽州的水路上遇到了劫匪,尸骨无存。

  “幽州?”陆宝儿蹙起眉头,细细想了一番,说,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爹爹年轻时去过什么地方,我都不太清楚的。”

  苏氏却不死心,依旧问她:“你爹爹是哪里人士,住在何处,方便告诉我,他姓甚名谁吗?”

  这些问题太古怪了,陆宝儿也不知该如何说。她思忖一会儿,老实回答:“我和爹爹住在金花镇,爹爹姓陆,单名一个瑾字。老夫人为何要问这些?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  苏氏摇摇头,道:“没事,谢夫人去玩吧,不必陪着我。年纪大了,有些乏力,得躺一躺。”

  “好,那我先出去了,老夫人好好休息了。”陆宝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过她也没多想,自顾自离开了暖阁。

  今日遇到的事情太多了,待会儿回去,她得找谢君陵好生说道说道,看看有哪处不对劲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