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权臣养妻日常

第二章

权臣养妻日常 草灯大人 3564 2020-05-18 15:36:36

  二章

  冬日里雪,足足一没停,洋洋洒洒,压枝桠,咔嚓咔嚓,断一片。

  这初冬一场雪,衣食无忧官总会说瑞雪兆丰,可没头老姓怕积雪,屋檐破瓦片,雪会会落进来。

  雪时冷,融雪时却人条。,许连一冬衣添。

  早朝,谢君陵从翰走来,僚,坐简朴灰顶小轿,一邸颠。

  月,圣授翰编修,像够荣宠,还赐一座进子,宅子够够为,御赐这一点,可说这轻人宠,春风,尽风头,可似锦。

  况,翰编修负责经筵侍讲,诰敕草,培养人。

  当皇秘书构,离子方。从这里练来,差,实职,甚至会圣,如,人运,还子。

  内毫无寒门弟子,差?

  一依仗?嗅味老狐狸自会过,谁轻为谢大人会会青云,还轻,朝气蓬勃,变。

  谓潜力股,如过?

  内。

  谢君陵早褪服,现抬纤长白皙节翻过几页书。

  力,总着一人。坐久,冬日寒侵袭,脸色苍白。

  肤色偏白,非红润,而弱禁风少模样,寻里,脱官服,惯爱配一身青色长衫,披一袭玄色貂衣,领白毛假皮草,怕冷,将襟口缩紧,衬如刀裁黑鬓,唇若涂脂,说女气,可比魁梧武将偏秀气。

  书已,陆宝儿已,如过许久,还未抵达?

  免头疼,这丫头否又惹,而一两未见,又长高?

  会怨吗?

  ,时没怨过?陪睡,怨。

  谢君陵又如说,堂堂尺男儿,临睡给小儿说故,还哄姑娘入睡?

  况,气血方刚纪,温香软玉怀里,说长开,没长开会气血涌,又如敢睡?

  瞧来话,尴尬;瞧来,尴尬。

  ……小夫人又如?

  头疼,一这丫头头疼。

  环顾一,现这子可比乡大许。

  陆宝儿说,钱可买白猫,这头养猫,护,会吃喝玩乐,富贵人稀罕玩儿。

  可没说,猫话,头随抓抓,野猫难驯,万一服子,带伤人,还从小养。

  况,会逗弄,头来还累?

  陆宝儿时,迟这久……

  谢君陵总觉哪里对劲,夜熟睡,梦魇魇醒,来喝口茶,气闷热。

  屋里一动静,赐婢女总挑灯进来,可拒。一习惯身边人伺,独自生这,突当子,总哪里还应。

  二怎,房内陆宝儿唯一一女眷来,竟生厌恶女人怪僻。

  让陆宝儿给端茶送水?,当没说,塌睡稳,猫儿一样圆润脸,醒伺,心忍。

  还小,养着。

  谢君陵叹一口气,免又担忧。

  隔一会儿,陈山来报:“大人,帖子呈。”

  陈山邸标配,座宅子赐,总会人里,们宫,跟哪,哪仆,摆架子脸色。

  仗着自己御赐宅子头蛇,压来子心腹,愚见,。

  心暗暗庆幸,这怕跟对子——送人熟,礼尚书顾大人邸小厮,没谢君陵初来乍,背里倒早线,与大员搭,动还动,里面弯弯肠子,这辈子会烂肚子里。

  送帖子留,这怕圣忌惮,毕竟刚招来子门生,马老臣给笼络,结党营私,这怎?可怎说,动静,与陈山而言,,说们互互助,谢君陵人撑腰,爬。

  来,这状郎莽撞,心里城着呢。

  而谢君陵这份帖子,眉头渐渐锁紧,面写着时辰,见面方,自人会带。

  虽见,可陆宝儿这蹊跷,总见一见。

  无,谢君陵当夜赴约。

  夜里繁华,湖畔画舫曲乐霏霏,舟灯满舱,灯辉皑皑,一人间醉生梦死模样。

  一顶小轿带着谢君陵夜里穿行,兜兜转转还礼尚书顾大人,从偏门进,没人注。

  里头早已设宴,进门,皆白顾大人亲手将迎进来,见着谢君陵,热泪盈眶,滚烫泪蓄鼓囊窝内,颤声喊几句“陵儿”这罢休。

  谢君陵依旧卑亢,揖行礼。官场,司,,……祖父。

  过顾大人这祖父当着实,对亲女儿见死救,对声称溺水没,考状,顾大人恐怕还会——毕竟子孙们应报应,功行,愣连进士身没挣。还过捐官混一官职,丢尽颜面。

  顾可这倒,既杀谢君陵这一匹黑马,自用用。

  顾大人苦肉计没用,讪讪掖泪。

  愧老狐狸,一招变脸练炉火纯青,施恩行,立威,总。

  记仇,这样人坚毅。

  现忘,谢君陵小小纪,为母亲医,竟敢跪。

  时可雪,膝盖结一层冰渣子,说冷,疼,肯假话。这孩子聪,跪门,人注,为,身份,母亲顾嫡女身份秘密,如张扬,说救,顾大人害们。

  可当时心黑,没一,没给钱财。

  当弃而,人私奔,还生这样伦畜生来,自己苦,自己尝,如舔犊,这还乱套。

  可惜,鄙夷小畜生偏偏息,让拢,振兴顾。歹一顾血脉,……

  片刻,顾大人请谢君陵座,人沏苦茶尖儿,与谈话,“刚入官场,还这水厉害。若依附一方党而,处,遭贬压。

  这人可吃,如极人臣,必自己数。,可白?”

  “官白,谢顾大人诲。”谢君陵可给脸,会喜恶摆来,还这大染缸里混,凡留一线。

  “落孙儿,如疼?当忍心伤婉儿,可嫡亲闺女。”

  说,又老泪纵横,人辨假。

  谢君陵说话,顾大人自为忖,隔一会儿,又补充:“如这样,旁人们血脉牵扯,将妹嫁给,亲亲,如?这样一来,一条绳,自,荣辱一线,顾血脉,血脉?”

  盘妙,用联姻将谢君陵绑过来,该如,掂妻,岂?

  “官……”谢君陵刚开口,示自己已婚配,却顾大人断,“至乡夫人,自帮,陵儿,祖父为,该懂。”

  自认自己这招恩威施,用极。

  谢君陵会识歹,没必拒绝。谁,稳赢一盘棋,这心,帮铺,岂会拒绝?

  可刚听这句话,谢君陵人如坠冰窖,冬,冷冽风贯穿进门缝,刮脸,刺进心里,刻骨寒冷。

  隔一会儿,嗓子竟哑调,问:“拙荆如?”

  顾大人皱眉,“自。”

  。

  谢君陵闭,当着面说——若陆宝儿少汗毛,顾陪葬。

  可一言,转身离开,态决声音。

  无吗?怎。

  这官场这样肮脏,这样身己。

  为总点,护母亲,护妻子。

  来,现无论身处,身己。

  继续爬,总一,报仇。

  又雪,灯,映碎雪纤薄轮廓。

  走两,头,撩袍,给顾大人跪行礼。

  又雪,时幼,这样跪雪里,膝盖疼绝望,没人帮。

  男儿膝黄金,跪,跪父母。这生恩礼数,母亲,还顾大人。

  从,顾氏一无瓜葛。

  这态,一来大员干,怕会遇磨难,节生枝。

  隔日,谢君陵身子为,告假。一亮,找车夫,马鞭来必经赶。

  沿途,听一热闹,说两夜里,死人,死人旁边还女人首饰,说哪官小姐遇贼匪,劫走。

  说劲,人还将捡玉佩拿来给人掌掌——玉,儿,风头过,当铺里典当。

  谢君陵闭,该说。记块玉,记块玉刻惟妙惟肖猫儿。陆宝儿爹留给,日里当宝贝一样供奉着。

  方寻人,却没点动静。

  尸没,马车没。

  来番,凶吉少。

草灯大人

大家要是有推荐票什么的就丢给我吧~~以后成绩好了爆更多多哦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