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权臣养妻日常

权臣养妻日常

草灯大人

  • 短篇

    类型
  • 2020-05-18上架
  • 160154

    已完结(字)
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一章

权臣养妻日常 草灯大人 4596 2020-05-18 15:34:27

  一章

  日头落,必行山径两侧镀一层薄如蝉翼金芒,似玩弄簪子时挑银粉,繁星一,泛着。

  一顶青灰盖马车这样踏尘而来,轻巧又隐山头。一没停,马停蹄朝大驶。

  若脚,许还晚城门关闭赶。

  坐头马夫敢点差池,熬着夜,瞪大睛,着微弱火,哒哒头赶。

  车内娇客尊贵,可未来状郎夫人,竟当阶官夫人,尚。

  小方,哪见过这面,戏里见过可叱咤风云大人。

  十脑袋,敢冒犯。如卖官夫人一人,可掉来宜买卖。

  说让白送,让贴钱肯护送这一遭。

  车内陆宝儿似猫儿一弱禁风,躲厚毛毡毯内,露小张红润脸,风刮几细微缝,可见人儿疼。

  饶这样,挡朱唇皓齿娇憨模样——红如樱桃小嘴微张,昏昏欲睡。

  毫无心防样子,对男人来说,激护欲与征服欲娇娇客,对女人来说,拿捏软弱祸水。

  一侧丫鬟燕芳倒微微蹙眉,一日里垂眸乖顺,心里头翻倒,这样人,哪配当状夫人!

  妒烧,嘴角又噙笑,让陆宝儿来。

  转间,肚子里弯弯心转——身份贱人丫头,而钱庄赵老板庶女,父晓这谢君陵高,攀高枝,将婢女身份赠予陆宝儿,又殷勤车夫,送,燕芳怎这样运,可一睹繁华风。

  从小姐变为丫鬟,这落差可谓大。可恨父亲,甚至饱嫡姐姐嫉妒目。

  这头,说官妾,房丫鬟,比小门小户贾来娇贵。

  甚至迈大官巡访州,方官员会奉自己庶女,养扬州瘦马,着奉给司,架线搭桥,连关。

  奉承比爱妾一句枕边风,过来人,自懂。

  燕芳会够,头姓里状郎,轻为,貌俊朗。

  怎动心?借会混入,耐心待时,见识,字识,总比陆宝儿这样乡妇会伺男人,爹说,谢君陵纪轻轻连,圣赏识,钦点状,日途无。

  拿捏似幼陆宝儿,顺爬谢大人床,可赐姻缘?

  燕芳总归小方身,又贾,见识总归没广。

  ,轻为状郎,一如朝堂跟方老臣搭网线这大染缸里混,谁用女儿姻缘结盟?

  说还床数载配,轮-奸轮。

  这厢窃喜,厢陆宝儿却幽幽醒转,澈如宝珠一双眸子皮滚动,醒,又犯懒。

  必说,总燕芳又心。这丫鬟察言观色还,轻来。

  过睁一闭一罢,孤身一人一人着实危险,如找垫背,,还让锋。

  陆宝儿坐身子,吃两口桂糕,又犯困。

  目,魂游,会一,关与谢君陵。

  陆宝儿夫君,谢君陵。高,陆宝儿绝非全欣喜,倒畏惧——与谢君陵亲,婚没过久,赶考,待足足一。

  一夜夫妻夜恩,可惜谢君陵没圆房,敬如宾。

  虽惯着,可日里说一切逗弄孩子俏皮话,当女人。大抵喜欢吧,当初订婚,过走投无,父亲这儿,爹书生,秀身份,读书人,见小小纪学识甚广,将为弟子,文章,供吃喝。

  师恩如山,逼无奈,师,娶、护。

  时至日,还记时夜色凄凉,屋内豆大灯,映屏风恍惚子。

  片刻,传来父亲沙哑嗓音,患病,早时日无。握着谢君陵肩,逼答应:“君陵必护着宝儿,答应……必护着。”

  谢君陵答,没听。

  时十一岁头,虽白一,可一遇大还会哭。

  这辈子爹养大,亲人将死,没人如山一样伟岸,庇护一。

  陆宝儿哭停,男人从里头来,抿唇,一。随伸手,让牵着,朝里走,“爹话说。”

  隔一会儿,为亲昵,谢君陵还喊一句,“宝儿乖,进,爹说话。”

  陆宝儿懂孩子,疯一样奔父亲榻。

  自己心里楚,这闭,迈老父亲会睁。

  哭,又敢哭,抽抽搭搭,猫儿蜷缩雪里,气息羸弱,冷抽气一样。

  陆生从迎枕抽一枚玉佩,手里,说:“这娘给,留,遇拿来,救。宝儿乖,爹爹睡一觉,困。”

  说弱,睡着。

  可这一睡,没醒过。

  日子,谢君陵顾。

  未䈂嫁人没,还从小养为钱少爷备媳妇,乡野小镇鲜。

  ,没凤冠霞帔,书里人心宣,陆宝儿谢君陵小夫人。

  虽说谢君陵当时已举人老爷,可乡里乡亲还觉走大运,举人一封顶,湖门大户、村举人老爷里脱颖而,谈?

  为当官杀猪啊,一宰一?人纪轻轻举,读大辈子书没屁头,大十吃一顿肉菜,还如这样务实,小夫人,来点田铺,当官儿当土老爷。

  陆秀攒一生身,怎样底子。

  绝户,没小子头奉承,时撒手人寰,留小丫头,还一子当,说富足,总满足温饱。

  一穷二白举人老爷一子财色双,岂哉?至这丫头,话,狠心一点,丢没人来说。

  这,众人慨谢君陵运可谓。

  陆宝儿十,说,谢君陵处过一,一,人。

  说谊,没甚谊。可没这样底气,认为青云谢君陵会护宠一辈子,许谢君陵干瘪瘪身子,又许这一口。连榻没睡过,让亲,时而督促写字,写饿,欺负无人可依,还一古怪兴致,总对着,比书生还严。

  时,谢君陵已举人身,还说考,陆宝儿没说,目送带着盘缠离开,跟着叮嘱过老嬷嬷日。

  哪,夫君争气。万学子还杀一条血,金榜。

  慌,一则没对夫君,会会记心里,苛待……仔细,倒没,处时间长,又参会试,早一未曾见面。二则点担心邀,贸贸赶,结夫君认,巧趁会摆脱,当苗红独身状。

  如这样,肯条,让走行,讹钱来,毁升官,传,状郎抛妻弃子,誉损,总归。

  陆宝儿曾瞒着谢君陵,一人偷偷过野杂书,里头写:书生高,抛弃寒门妻,迎娶官宦小姐,从顺风顺水,途无。贫寒学子高,迷,大抵会一态,抛弃糟糠妻,还迎娶达官贵人嫡女。

  谢君陵会会这样?

  还说,毕竟。又一未见,书联,这一过如。书倒写,,。

  陆宝儿一闭,又谢君陵模样——笑,许对笑。

  长实,面如冠玉,眉目温冷,独自儿一番谦谦子如兰如竹味。

  时而会柔,朝伸手,给念书,给说趣,可睡时,陆宝儿害怕,挨着睡,义夫妻,又拒绝,身躲书房。

  厌恶,逢场戏呢,还?

  ,说来。

  陆宝儿挺喜欢,长。

  可像喜欢,温柔,从示。

  说这厮,又实义,至少还领进,给状夫人身份。

  ,许违背对父亲承诺吧?离,给陆宝儿一处栖身,给配身份,纳妾,,丰腴饱满人,生狐媚扬州瘦马,大给搞来。

  至孩子,爱生几生几,陆宝儿一视为己,替抚养,绝拈吃醋。索没儿,闲。这时,身份。

  休女人混,夫权势,哪敢娶?抛头露面点小生,遇恶霸如处?

  况,来还大孩子。

  愁人。

  陆宝儿这人没,现连爱婚配奢,这一生吃饱穿暖行。

  倒可怜一跟来燕芳,福没享,可人财两。陆宝儿神带女人间怜惜,内心承诺,若休,还可帮燕芳举荐一,毕竟这头,谁喜欢身材女人?

  说伤心处,陆宝儿又头,一自己干瘪瘪小胸脯,心脏抽疼来。

  马车突一阵颠簸,珠帘互击,摇摇晃晃没没。

  陆宝儿没见过这阵仗,吓一跳,还为翻车。

  “吁——”头车夫嚷来,“哪长,冲撞们状夫人?!怕状郎罪,抓进牢里?!”

  对面,沉男声问:“轿坐状郎夫人?”

  “,这还假?离,否则罪!”马夫过嘴瘾,恐怕一辈子没这过。

  刚痛,却见一凛冽银闪过,劈额,啪嗒一声,这血肉躯倒。

  浓稠血液溅轿内,陆宝儿傻,生。

  燕芳却已吓疯,神神叨叨碎语,跑车。

  说危险,已来。

  燕芳这杀人眨刺客劈两,横尸荒野。

  陆宝儿咬牙,从头拔簪子,趁乱将尖锐簪刺入马身。

  马遇疼,甩掉车架,抓狂朝狂奔而,来势汹汹,挤过一伙截杀人。

  许群人吓傻,没陆宝儿小小纪,居这样一腔孤勇,竟没追来。

  当,无追,大孩子,猫儿一样瘦,马抛来怎可。还追屁。

  遇难马儿朝狂奔,顾悬崖峭壁,还野兽遍密,冲进。

  陆宝儿还死,紧紧攥缰绳,节开裂攀马背,肯摔。

  生欲极,怎样死。

  刺客状郎夫人,还杀人,说非杀可。

  可谁息呢?

  谢君陵过。

  ,令人捉摸透夫君为吗?

  没来,陆宝儿心脏抽疼,丝丝缕缕,像破一洞,来来风抖着,割着,生冷疼。

  白,谢君陵可自己夫人乡僻壤方,这样万一来,会背忘恩负义义。

  夫人必带来,,如没,益吗?

  当,这样过错,乡妻福薄,爱妻没享。这样一来,可借联姻攀小姐,助青云。毕竟头姓身,吃人吐骨头可毫无。

  这样人站稳脚跟,必办。

  谢君陵嫌碍,与休妻,如一场痛失爱妻,来给自己添彩吗?

  如话,可惜,陆宝儿点钱,可走。

  没过纠缠,懂规矩,生衣食无忧,当当官夫人行,谢君陵手无染血。

  可为这狠心呢?

  赶考盘缠,变卖当给凑来吗?

  男人没一东,古来皆如。

  陆宝儿可疼,可哭,屈。

  可行啊,一哭,没力气,落马,死怎办?

  谢君陵这人,走。,这辈子。

草灯大人

草灯大人,96年悬爱作家。常年定居意大利。   漫画编剧,代表作《绝色小蛋妃》   已出版的十三部作品:《意大利初恋日记1,2》《我与夫君的甜暖日常》《狐狸与夜莺》《黑芭蕾之夏》《别对他说谎》《梦醒时见你》《他所闻到的世界》《鲸落》《雪宿》等等。   微博:@Dear草灯大人   第一次来红袖写,本文不考据,架空,轻拍呀~^^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