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是隐形大佬

006 真是个土包子!

老婆是隐形大佬 苏家紫七 2650 2020-07-06 12:00:00

  村妇立即去抓鸡,但老母鸡跑得极快,在村里东奔西跑,鸡毛到处乱飞。

  眼看老母鸡越过鸡笼直奔钱秀身上,一个白皙的小手快速抓住了鸡脖子,紧接着利落地将鸡塞回了鸡笼,并重新上好锁。

  钱秀在司机地搀扶下,拍着胸脯给自己顺气。

 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,离这些粗鄙不堪的人越远越好。

  目光变冷,眼色不善地看向抓鸡的沈沐曦,厉声说:“二小姐,我们该走了!您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!”

  虚空子摸了摸又粘好的假胡子,笑呵呵地安抚她,“明曦从小就是吃村里饭长大的,他们都把明曦当亲人,自然不舍,还请这位夫人莫要见怪!”

  钱秀脸色变了又变,冷哼一声,没有理会,“二小姐,车子没那么大,装不了这些东西!您捡着有用的拿!”

  村民们一听这话,纷纷拿起自家东西赶紧往前送,“曦娃子,这可是婶子家自己种的大枣,保证新鲜……”

  “曦娃子,你拿俺的,俺家这个比她的好……”

  钱秀不屑地抿着嘴,瞥了眼地上那些廉价不值钱的东西,直接拎着包向村口走去,“二小姐,我们在山下等你。选好了就尽快下山!”

  虚空子在钱秀和司机离去后,拍了拍沈沐曦的肩膀,语重心长,“师父也没什么好交代的,下山带好家伙事,别给为师惹事!”

  沈沐曦郑重地点了点头!

  黑色轿车的后备箱被村民送的土特产塞得满满当当。

  就连那只老母鸡也被带上了车。

  钱秀和司机全程黑脸,但无可奈何!

  就算心里再瞧不上这位村姑二小姐,他们也不能反驳,毕竟她的身份还是沈家的千金。

  钱秀坐在前排副驾驶,将窗户开到最大,不停地用扇子扇风。

  越扇心里越气,那股鸡屎味一直挥之不去,无论她喷多少香水,依旧能闻到。

  “二小姐,你非要拿这只鸡走吗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钱秀咬了咬牙,再次提醒:“机场不让带活鸡上去!”

  沈沐曦看了眼脚边的鸡笼,很不解,“它很乖。”

  钱秀:……

  这TM是乖不乖的事么?

  真是个土包子!

  ***

  车子驶出明山的路很窄,一般对面没车时,司机都会让车骑在黄线上走最中间。

  路过一个弯道时,正好听到对面有喇叭声,司机立即减速靠边。

  一辆黑色的普通轿车从对面缓缓驶来,车子虽然不值钱,但那车牌透着贵气,竟然是京城的A字牌照

  这段路实在太窄了,两辆车几乎贴着彼此慢慢向各自的方向蹭。

  司机借机攀谈,“我们是京城沈家的,你们是哪家?”

  对方司机表情没有多大反应,仅是点了点头,便摁上车窗。

  全黑的玻璃看不清里面坐着谁。

  司机有些尴尬和恼火,觉得对方不识抬举,但旁边的钱秀却面带凝重。

  沈家虽不是京城有名的世家贵族,但也挤得进上层圈子,不至于被一个司机如此看淡,除非这车里坐得人是京城真正的权贵世家,是沈家仰望都望不到的人家。

  只是这样有权势的人为何来这里?

  这只有一条路,就是通往明山。

  ***

  黑色轿车内。

  穆乙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后座上假寐的男人。

  男人的五官生得极好,可以说好看得过分,皮肤细腻犹如牛奶,就是华国当红影帝,顶流鲜肉,在他面前都会黯然失色。

  一个男人长成他这样也是妖孽了。

  “爷,刚才那车是京城沈家的车。”

  “沈家?”穆白的声音懒懒的,尾音上挑带着疑问。

  这位爷除了京城七大世家的嫡系子弟还算熟些,其他家族根本别指望他会记在脑里。

  穆乙提醒了一句:“就是穆落雪当年嫁进去的小家族,前两年刚挤进圈子!”

  穆白的眼睛瞬间睁开,淡淡地看向窗外,突然勾唇笑了起来,“还真有意思!”

  ***

  明山送走一位大小姐,现在又来了一位大少爷,只是这位少爷长得怪好看的。

  村里的老少都挺爱看他的,起码他没有趾高气昂,看不起人。

  穆乙在敲门时,穆白便懒洋洋地靠在树旁,供大家看,时不时招呼下村里的小孩,送点巧克力吃。

  “他长得比曦娃子都好看!”

  “胡说,我家师姐最好看!”明莱正好要去挑水,一听这话顿时不满。

  村民憨憨一笑,没反驳。

  “虎子,别到处乱跑!”

  跟在明莱后面的小男孩傻呵呵地点了点头,听话地蹲在院门口玩小木车。

  穆白看了那木车良久,突然站直身走了过去,蹲在小男孩面前,“虎子,这车是谁给你的?”

  小男孩抬起头,看了他一眼,“师姐……”

  “是刚才那个人吗?”

  小男孩没理,继续低头玩车。

  旁边有个村民指了下他的头,摆了摆手,眼里带着些许的同情,“虎子发烧烧坏了脑子!”

  穆白一怔,抬手揉了揉小男孩的头,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糖,剥开包装纸递给他,但小男孩却闭嘴扭头。

  “你别给他吃,明莱会打他的。”

  穆白挑眉,村民解释:“前年山下来了一群拐子,差点把虎子拐走,曦娃子为了救他受伤了,明莱就把他狠狠打了一顿。”

  穆白颇为同情地又摸了摸小男孩。

  村民见他很喜欢小孩,又是来找黄药师的人,便多说一句:“你们要是找黄药师就去后山石木屋找,俺记得送完曦娃子,明老道和他去后山了。”

  “多谢!”

  穆白的声音很好听,人又有礼貌,村民憨憨地挠了挠头,“你和俺们曦娃子一样人美心善。”

  ***

  石木屋很好找,就在后山,旁边是两棵不知名的果子树。

  穆白要找的人正捏着鼻子站在院外。

  “请问您是药庐居士吗?”穆乙率先上前,恭敬地询问。

  黄朗眉头皱得更紧了,口气不善,“不是!”

  “我们是京城穆家的。”

  黄朗轰人的手顿了下,上下打量了他们片刻,警惕地问:“什么事?”

  “我们爷抢到一本加了密的笔记本,想让您老帮着看看……”

  “不看不看……”黄朗不耐烦地转过身。

  “可能是杨家留下的!”

  穆乙手里的笔记本被迅速抢走了。

  “赶紧走!没事别烦我!”

  这时,石木屋的小院里终于又走出两个人,一个仙风道骨,一个邋遢大汉。

  “黄鼠狼,对小辈有点耐心!”

  黄朗嫌恶地向旁边走了两步,手依旧捏着鼻子,“好不容易送走一个,又来两个麻烦精……”

  虚空子摸了摸胡须,“在下明虚派虚空子,我看两位面相有异,不如到贫道的寒舍……”

  “嗤,臭老道骗人也得看人!京城穆家人也是你骗的?”黄朗冷眼,嗤笑。

  虚空子一怔,微微咳嗽两声,堆起笑脸,“两位别听他胡说八道,贫道可是正经人!”

  黄朗白了他一眼,对穆乙没好气地说:“你们先回去,我研究完了,自会联系你们!”

  穆乙赶紧双手抱拳,行了一礼。

  ***

  将黄朗送回后,穆白见虚空子往那个玩小木车的男孩家走,瞥了眼穆乙。

  穆乙迅速上前,“大师,我跟您打听个事。”

  “但说无妨!”

  “您家小孩玩的小木车在哪买的?”

  虚空子摸了摸胡须,看了眼院门口的虎子,高深莫测,“这可说不得……”

  穆乙迅速抱拳,“大师,我们爷见那木车做工精良,想多买一些带回家给家里孩子玩,还请大师告知,穆家必有重谢!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

  “师父,你不许打那些木头的主意!那可是师姐留给我和虎子的!”

  这时,那位挑水的小姑娘回来了。将扁担放在地上,卸下两大木桶的山泉水,轻松倒进院内的水缸里。

  穆乙瞳孔微缩,想起当年被无名师父训练时提得木桶水,可比这个轻多了。

  这姑娘身上有功夫,而且不弱!

  心下一动,上前攀谈,“姑娘,你弟弟手里的木车是你师姐做的吗?”

苏家紫七

沈沐曦:鸡很乖,为什么要轰走?   穆白:乖~谁敢轰一个试试!   众人频摇头:大佬您请——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