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是隐形大佬

004全村的希望!

老婆是隐形大佬 苏家紫七 2632 2020-07-04 12:00:00

  另一边。

  跟丢人的穆乙,拿着黄白草纸,垂头丧气地走进一座古宅。

  这是穆家在榆黄镇的产业,当年他们几个穆家护卫都是在这里接受无名师父的指点,仅用半年时间,武力值就从武士级别提升到了武师级别。

  对这里,他们都有着特殊的感情,但是今天他和弟弟都给无名师父丟脸了。

  架没打过,跟踪还跟丢了。

  “是属下失职!”穆乙对着屋里的男人,双手抱拳,微低着头。

  穆白手里攥着一本黑皮笔记本,漫不经心地翻着,头也没抬,“正常,那姑娘至少是个大武宗。”

  穆白是京城穆家的“太子爷”,平日里深居简出,京城没几个人见过他,但凡是见过他的人,几乎全被他那张脸吸引,变成他的疯狂追慕者。

  所以京城上流圈都流传一句话:穆白一出现,千金满城闹。

  穆乙被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瞥到后,呼吸一滞,立即低下头。

  他家爷的眼睛真是越来越邪性了,自己竟然不敢看太久。

  微微咳嗽两声,“爷,那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,大武宗会不会太夸张了?”

  穆白翻了一页,神态淡淡,“你见过谁能一拳把一个大武师轰吐血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穆丁说他没看清她何时出手的。”

  穆乙的脸色终于变了,“爷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  “你跟上她了?”

  穆乙:……

  他家爷永远是这么犀利,专往人痛处戳!

  “爷,我出去再找找……”

  穆乙只要一想到那姑娘至少是个大武宗,屁股就坐不住了。

  出拳重可以后天练习,但是速度可不是那么好练的。除了要按照特殊的方法勤加练习外,自身的习武天赋也很重要,也就是说自身神经反应能力要比一般人快。

  他们几兄弟里,穆丁的习武天赋最佳,因此武力值也是他们中最高的,达到大武师9段,只要再努力一下,就能达到武宗水平。

  现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出拳速度竟然快到让穆丁没反应过来,只能说明她的习武天赋已经达到了天才行列。

  那她未来的习武之路只会越来越宽,很有可能华国在历经百年后再次出现一位武王。

  他都能想到这个消息放出后,全球各大势力得多疯狂!

  一个武王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武力值,说白了就是震慑其他国的人。

  虽然现在是科技时代,有很多先进的武器可以使用,但是使用武器的终究是人,只有自身强大了才是真的强大。

  因此每四年,各国都会举行国际殿堂级自由搏击比赛,争夺全球总冠军。

  既是荣誉,也是一种震慑!

  ***

  穆乙随手把黄白草纸放在桌上,准备出门。

  却被穆白叫住了,“不用去,你找不到她——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穆白一记眼神扫去,穆乙瞬间乖乖闭嘴。

  “桌上的是什么?”

  穆乙看了眼,“嗯……是那姑娘给我拿的……”

  刚说完,就看到自家主子那嫌弃十足的眼神。

  完蛋!说漏嘴了……

  “拿来我看看!”

  穆乙拿起黄白草纸,低着头如小媳妇一样慢慢挪了过去。

  兄弟几人中,他是最擅长跟踪人的,但在那姑娘面前……

  难怪爷嫌弃他!

  穆白将黑皮笔记本放下,打开草纸袋,捏了捏,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一脸嫌弃地推开了。

  “爷,这纸有什么问题吗?”穆乙眼神一敛,如临大敌。

  “你买时没问是做什么的?”

  “没……不过收银员说了句节哀顺变……”

  我去——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穆乙脸色大变,看了眼自家爷那副你还不是太蠢的表情,哭了。

  ***

  明山脚下,黑色轿车几乎是跟着沈沐曦一行人回来的。

  车里的钱秀看着沈沐曦身后背着的大布包,再联想到京城的沐瑶大小姐,眼底的鄙夷越来越大。

  这位二小姐除了有沈家嫡系血脉外,还真是一无是处的村姑!

  这样的人真不知道老爷子让她回去做什么?

  给沈家丢脸吗?

  越想越生气,钱秀索性不想了,直接拨通了某个电话。

  明莱回头看了眼跟在身后的车,提了提背后的虎子,“师姐,那黑车里的人真是你家的人吗?”

  沈沐曦点了点头。

  明莱眼睛有些泛光,“师姐,你家是不是特有钱?那车看起来好贵啊!今天虎子就差点撞上那车……”

  突然,旁边的人脚步停住了,黑白分明的丹凤眼直直地看她,明莱心下一惊,自知说漏嘴了,讪笑了两声,“嘿嘿嘿……”

  漆黑的眼睛继续盯着。

  明莱有些绷不住了,嘟着嘴埋怨,“还不是这小子贪玩没看车,我已经教训他了……”

  沈沐曦的视线从明莱脸上移向她身后的虎子,再移向他手里的小木车。

  “不是玩小木车!是不是啊?虎子?”明莱赶紧捏了下他的腿,但只得到“啊——”的一声。

  沈沐曦沉默地看了虎子半天,回过身继续向前走着,但她的步伐快了不少,无论明莱怎么追,却始终追不上。

  她们之间永远相隔一米远。

  明莱懊恼地放下虎子,抬手捏了捏他的耳朵,“自己走——”

  她和虎子都是孤儿,几年前被师父从山下捡回来。

  刚见到师姐时,她就是这样,一直孑然一身,不与人亲近,就算她们在一个屋睡觉,她也会与她保持距离,永远不让人碰到她。

  一开始,她以为师姐不喜欢她和虎子,心情很郁闷,甚至想带着虎子一起离开。

  直到师父说,这是师姐的心结,她一直认为是自己害死了父母,认为自己是不详之人,会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带去厄运,所以不愿与人接触……

  明莱看着前面那个单薄的背影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“师姐,你等等我们!我们都戴着师父给的平安符呢!”

  ***

  两声熟悉的狗吠,一道土黄色的身影从山上飞驰而下,极快地跑到沈沐曦面前摇尾巴。

  “狗大爷,你鼻子真灵!”明莱羡慕死了,能得到这只土狗如此迎接的人,全村只有她师姐一人。

  沈沐曦本来想躲过它的靠近,但它非要蹭到她才肯让路。

  明莱看着面前一人一狗的互相博弈,顿时无语了。

  “师姐,狗大爷什么性格你清楚,你不让它蹭到,别想进村……”

  最后,沈沐曦还是成功进了村,因为她卸了包袱……

  明莱:……

  她怎么忘了,她师姐的速度不是人速!

  村口聚集了不少人。

  白胡子村长抽着旱烟,被几个村民围在中间,不知在聊什么。

  她们刚露面,就迎来村民们的热烈迎接。

  “曦娃子,你是要去京城上学吗?”

  沈沐曦怔了下,在看到人群里的师父后,点了点头。

  村长脸上的褶子笑成菊花,又抽了口旱烟,“还是咱们曦娃子有出息!”

  村里的叔叔大爷大婶大娘纷纷附和,你一言我一语地把她夸出花来。

  沈沐曦木着脸,小心地避开人群的接触,向果子树那边快步而行。

  村里人像是对她冷淡性格习以为常,并不在意她的怪异行为,还有几个孩子追着她边跑边问。

  这里的老人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山上,偶尔下山也是到最近的镇上买个油盐酱醋茶,因此每次有人下山出远门,他们都跟过了年一样高兴。

  总认为下山的人本事大,会给村子带来福运。所以现在的沈沐曦已经晋升为全村的希望!

  ***

  当钱秀和司机再次爬上山时,顿时被热情似火的村民团团围住。

  “你们是来接曦娃子的吗?”

  “你们是曦娃子的父母吗?”

  “曦娃子真的要去京城上学吗?”

  一个个淳朴简单的问题,听在钱秀耳里却是巨大的呱噪。

  这些人实在太土太没见识了!

  怎么还喷口水?

  脏死人了!

  钱秀眉头皱起,眼里快速闪过厌恶,微抬起下巴,抿嘴看了眼旁边的司机。

  司机立即挡在钱秀面前。

  “都让一让,这是京城沈家来得贵人,别冲撞了她!”

苏家紫七

穆白:蠢,你怪谁?   穆乙:难道不是爷的衣服引起的?   穆白:……   ***   这是曦姐从小的心结,以后会揭露,也会慢慢解开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