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

第39章 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…

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风花雪玉 2292 2020-07-29 08:21:07

  黑衣人并,一大颗摇钱树,自让轻易,等吸干血再。

  “苏大姑娘慢慢考虑,大哥聪明人,叫道做,怎,男人喜欢蛇蝎心肠女人,男人,明确告诉一。”

  子抓人弱一抓一准,早就苏觅心猜透透。

  傻乎乎蠢女人,快就当。

  苏觅一听就甩一万,“处干净,处,就休让再钱。”

  黑衣人眉一眯,“苏大姑娘请放心,苏大公子绝道您干。”

  “呢,本就干……”女人神色慌乱,被大哥讨厌,让大哥觉自己蛇蝎美人。

  黑衣人冷一笑,再继续揣银票就走。

  黑衣人武功高强,轻功,入苏犹如无人之境,迅速离,京城郊外一破庙…

  …

  请大夫,苏北穆就将人全赶。

  关门,走床伸手解少女衣服查伤口。

  雪白肌肤青一块紫一块伤,肋骨断一根…

  微卷睫毛轻轻颤,唇瓣泛浅淡病态白,角凝结泪珠。

  白嫩小脸失往红润,墨眉紧蹙睡极安,“疼…疼…”

  最怕疼。

  苏北穆小心翼翼药,手微微颤抖:“忍忍,快就疼…”

  虽轻柔,药,触碰伤口,生生痛醒,睁睛修长睫毛沾满泪珠,眨一就掉一颗,“相公…疼啊,快死。”

  “别胡。”

  就摔伤,娇气,女人就娇气,而最娇气又息女人。

  一疼受…

  “痛苦,听邪医术高超,相公,请…”萧锦熙纤白手抓住墨黑衣袍。

  苏北穆:“……”

  怎感觉女人装?

  手稍微用力。

  一瞬,女人疼泪直飙,“苏北穆,干,谋杀夫人吗?”

  呵,真疼,骗情套消息呢。

  大本…

  萧锦熙泪汪汪男人,真冷酷无情,伤,一情用。

  “找邪医做,伤治,需请邪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萧锦熙睁睛,真聪明怕,道。

  “外祖父老寒腿治吗?”

  苏北穆抬眸,眸微眯,“怎请邪医爷爷治腿,道,邪医诊金少吗?”

  “少?”

  浑身赤裸,习惯,反第一次被男人光,难情,敢视。

  “一万黄金号脉,药方再加万,方子,价钱,如果针灸,五万一次,黄金。”苏北穆停,红唇微勾浅笑,“钱吗?”

  ,就冷拿笔钱吧。

  萧锦熙睁大睛,“狗屁,怪叫邪医,感情就抢金子土匪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苏北穆脸色沉沉,觉又加重手劲,“话文明?”

  萧锦熙哇哇叫一,“就轻一?又骂,激做?莫非认识邪医?”

  苏北穆垂眸眸底微微一闪:“门师兄弟。”

  滴乖乖,果大佬。

  虽邪医,邪医门师兄弟,必医术差,调制胭脂,香膏,丹药就道,大佬。

  “…相公,既邪医师弟,请山爷爷治病,顺便帮忙杀杀价?诊金便宜?”萧锦熙秒变乖巧,卖乖讨笑,趁受伤,柔弱,男人容易心软,最适合提求。

  “再怎杀价免费,师兄轻易山。”苏北穆眸微眯。

  “底少钱?”

  “道,又诊。”

  “请诊少钱。”

  “嘛…”

  停顿,似乎表估计。

  萧锦熙满黑线,“夫妻一场份就少?”

  虽夫妻,名无实,人心肚明,等飞黄腾达,脱离苏府,就放走,另娶人。

  连喜欢胭脂膏花钱买而,叫免费诊,打折。

  “就万黄金吧。”苏北穆一副考虑纠结半自己名夫人份才勉强低价似神情。

  “…万黄金。”掉大半嫁妆,男人厚道啊!

  “嫌弃啊?就四万…”

  “,,,就万黄金,麻烦相公爷爷治腿,就钱。”萧锦熙肉疼道,心吃心,应该收费,公平吧。

  “等伤再”

  身伤忍住数落,“萧六老实,今始,就待翠雪院,哪里许。”

  药,再肋骨定位绑快木板,男人语气悦。

  萧锦熙疼泪汪汪,最拽住衣袍让走,怜兮兮道,“别啊,相公,次错,马突疯,怪…跟商量,先别走…”

  “。”

  苏北穆满黑线,甩袖走人,哭子太烦人心,吧,死活缠,心忍。

  受伤怜份,就纵容一次…

  坐,萧锦熙高兴笑。

  一条绣帕突砸脸,“擦干净,否则别搭。”

  苏北穆嫌弃道。

  萧锦熙拿胡乱擦。

  又抢擦,擦恨铁钢数落道:“萧六,真粗鲁,救,种粗鲁女人,等本公子休,嫁吧,将哭。”

  小女人微微噘嘴,心里怕服气。

  苏北穆唇角微微翘再。

  萧锦熙敢顶撞,心底里瘾,才人,凶巴巴,黑莲花,谁嫁,谁倒霉…

  求人,办法,本姑娘屈伸,等老娘达,就甩,叫哭,哼…

  “铺子,做生意,相公支持…”

  听完第二目,苏北穆面无表情,就道求无人才卖乖讨。

  打探身份,又试探底,女人真够。

  “铺子?”苏北穆唇角一扯,语气极轻浅道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