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

第32章 她怎么好意思说

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风花雪玉 2089 2020-07-26 08:48:38

  随后国公爷和四老爷才赶回来。

  一时间春晖园挤满了人。

  萧锦熙跪在大厅前,替自己辩解,“大伯父,祖母,锦儿是被冤枉的,我之前是一时糊涂倾慕过永乐候世子,可自从嫁给相公,我就是一心一意做好苏大少奶奶,我一直在家里陪着相公,没有跟永乐候世子再有任何瓜葛。”

  “那你前几天跑去福瑞楼又是为了什么,你和永乐候世子早在大安寺相识,暗中私定终身,通信,这些事又做何解释?”萧大太太面色阴沉,把证据都丢在她面前。

  荷包,书信,还有永乐候世子送她的玉萧,上面还有个荀之,永乐候世子的表字。

  铁证如山,容不得她狡辩。

  萧锦熙脸色难看,这些东西原主明明早就叫人扔了,怎么又跑回来了?

  原主和永乐候世子的确有过私情,这些东西都不是假的,只是她不明,东西怎么会被找回来了?

  可惜她没有太详细的记忆,原主因为要嫁给苏北穆,心灰意冷,就把东西交给一个小丫头,让她拿去烧了。

  那个小丫头大概就是给她偷偷塞毒药的那个。

  回府她逛了一圈北苑,挨个看了眼从前伺候原主的小丫头,都没有记忆。

  喜鹊和喜燕,另外碧珠和碧荷她的四大丫头对此事都不知情。

  真的太奇怪了,那个小丫头究竟是谁?

  一屋子人脸色很难看的看着她,就等她说话。

  萧锦熙盯着“物证”眉头打结,“这些是以前的东西,我早叫人拿去烧,不知道大伯母是从哪里找到的?”

  萧大太太冷笑道,“是从你住的绣楼浅云居里找出来,还是你们北苑的人找出来的,怎么,你还想抵赖?”

  “我不是想抵赖,我没有否认过去做的错事,现在要追究应该是二姐姐为什么会收到永乐候世子给我的信,还单独跑去赴约。”萧锦熙抬眸目光坦荡迎视着几个长辈,心平气和说道。

  萧大太太一顿看向萧锦桐,“这就要问二姑娘了。”

  萧锦桐眼睛哭的红肿,脖子上还有明显的痕迹,看着有点吓人,永乐候世子不会是禽兽吧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信是飞鸽传书落到我院子里的,我看过信后也不敢相信,怕大姐姐知道伤心,又怕坏了六妹妹的名声,就打算前去看了究竟,谁…谁知道会变成这样…”

 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很是伤心。

  “飞鸽传书?我们不是用飞鸽传书联系的啊。”萧锦熙惊讶道。

  苏北穆脸色黑了,该死的女人总算承认了是吧。

  满屋子的人都是一头黑线,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?大家闺秀还没出阁就敢和男人相会通信,私定终身,感情胆小木纳都是装的,其实萧六姑娘胆大包天,连爹娘都给她骗了啊!

  那边三老爷他们脸色不太好,不知道说什么好,女儿做出这种事,都是他们没有管教好啊!

  还好嫁人了…就是有点对不住苏北穆。

  萧家一众人看着苏北穆都是惭愧,过意不去,看着他眼光就像看到他头顶一片绿油油,又十分同情他。

  苏北穆:“……”

  “给我住口,你还有脸说。”老太太险些气得背过去,萧家的百年祖宗老脸都给她丢尽了,一窝就出了她一颗老鼠屎,坏了全锅汤,大姑奶奶再混账都没有她这么混账,真该浸猪笼。

  萧锦熙满头冷汗,也怕被浸猪笼,忙道,“祖母息怒,锦儿真的知道错了,可二姐姐这事真跟我没关系,我已经出阁,就算永乐候世子要跟我联系,也不可能飞鸽传书进萧府,要送信也应该送去苏府吧,而且我是实话实说,坦白从宽嘛,以前的确不懂事,和永乐候世子有过几封书信,但都是丫头传信,没有飞鸽传书的,我想可能是有人故意陷害。”

  “那有谁会陷害你?”萧四太太也奇怪问道,“你从前甚少出门,也没有和谁有过过节啊!再说了他为什么要陷害你?”

  “四婶分析的太对了,我也不知道,我出嫁前还有个丫头给我塞毒药呢,怂恿我服毒自尽,只怪当时我太傻,可惜我中毒后醒来脑子晕乎乎,不记得那个丫头长什么模样,也不知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“什么,还有这事?”

  三太太脸色难看,都不敢相信女儿真的服毒自杀过。

  三老爷看着苏北穆,“怎么回事?”

  苏北穆淡淡道,“新婚之夜,锦儿突然倒下,的确有中毒迹象,我给她服用了解毒丹才把人救回来。”

  他常年病痛,随身备用丹药并没有什么奇怪。

  解毒丹还是苏家花了几万两从邪医手里买来。

  萧锦熙暗笑,反正事情都捅出来了,她也不怕,索性就怕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。

  “中毒后,我记忆混乱,就不记得那个丫头了,感觉不太像是我身边的丫头,可能是国公府的丫头,不由把人都叫出来,我看见了说不定能想起来,等找到那个丫头,或许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  话落,趴在二太太怀里的萧锦桐眸光微闪,“什么丫头,肯定是你在找借口忽悠人。”

  萧锦熙看着她凤眼微眯,她一瞬间的慌乱神色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,“那跟二姐姐去大安寺见永乐候世子的丫头又是谁?见一下,审问总没关系吧。”

  “是春桃。”

  “那她人呢。”

  萧锦桐眸色深沉,“你什么意思,是怀疑我的丫头吗?”

  “我只是想问问春桃一些事,毕竟这件事她是知道全过程的第三者,总要审问一下吧。”萧锦熙挑唇道。

  萧二太太道,“春桃没看好主子,我叫人杖毙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么快就着急灭口,要说这里头没鬼,她打死都不信。

  “没关系,把人抬上来,相公手里头还有从邪医哪里买来的紫金丹,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活。”

  萧二太太眉头紧蹙,没多想就依她把人抬上来。

  春桃被抬上来时已经奄奄一息。

  萧锦熙过去先是打量了眼,很可惜记忆的丫头影子依旧模糊,并不是她。

  “相公…”

  苏北穆很不情愿的拿出紫金丹给她,憋着一口去,那眼神就再说,回去定要她好看。

  萧锦熙不敢看他阴沉的目光,拿个颗紫金丹就喂丫头,过了一会人就醒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