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

第30章 陷害

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风花雪玉 2096 2020-07-26 08:29:30

  “…打扰大哥读书,改再。”

  冷睨萧锦熙,“大嫂,一逛花园吧,大哥读书,吵。”

  萧锦熙摸摸肚子,“意思啊,用膳,相公一用膳,逛花园改吧。”

  转身抱住男人胳膊娇细语,“相公,肚子饿…”

  苏北穆垂眸,“嗯,凌风,送送大小姐。”

  苏觅:“……”

  “大小姐请。”凌风做请姿势。

  苏觅愣愣,男女亲密模,心如刀割,少当少,依旧温润如玉,清姿卓绝,言笑晏晏,哪里一…

  仅仅萧锦熙碍女人。

  苏觅冷盯女人,眸底闪抹冷茫,最终离翠雪院。

  …

  萧锦熙勤快亲自摆菜,又伺净手,递手怕,喂菜,温柔体贴,无微至,全程温乖巧笑容。

  苏北穆道浑身毛毛,夹菜放唇,眉微蹙:“又闯祸?”

  女人乖,求,就做错怕罚才卖力讨。

  萧锦熙忘似,便笑提醒道,“今第,公子解药呢。”

  原解药?

  苏北穆霎笑容璀璨。

  萧锦熙觉背脊一紧,男人笑越璀璨,心里就越气恼,相处,性子摸七七八八。

  “公子…”愿意解药吧。

  萧锦熙脸色白几分。

  “讨就解药?”苏北穆眸色深沉。

  萧锦熙眉紧蹙,“,公子别误,就…”

  实摸透怎,讨,心吗,之挺享受讨,喜欢折磨吗?

  “刚刚叫相公,怎就公子?”男人语气悦。

  “爱爱死活”,女人满嘴谎言,就口。

  萧锦熙盯“啪嗒”被折断筷子,意识摸住自己脖子,惊恐道,“喜欢叫相公吗,就叫相公,相公别生气…”

  “谁喜欢,萧锦熙少自。”苏北穆脸色见喜悦反而更怒。

  萧锦熙脸色煞白,实搞懂怎,变脸就变脸,太吓人,“…求解药保,实厌恶,如…离吧。”

  日子真法,如此,受。

  苏北穆瞳微颤,“离?啊,走吧。”

  闻言萧锦熙眸光一亮,欢喜,转又忧愁,“解药啊!”

  “里瓶,一瓶哑药,先吃,再瓶解药。”男人掏玉瓶冷笑道,“道秘密,服用哑药话,才放心让走。”

  萧锦熙气结,“苏北穆太分,毒死,怎公府,长青伯府交代?”

  毒死就毒哑,男人怎狠毒?

  “难,种毒无色无味,睡梦幸福死,神鬼觉,找证据,公府长青伯府耐如何?”苏北穆俯身靠耳勾唇讥笑道,“再,因情郎服毒自尽,种又第一次干,吗?”

  萧锦熙娇容渐渐慌乱失色,一秒狗腿讪笑道,“刚刚就玩笑,怎舍离相公,辈子离相公,相公喝酒,刚温桃花酿,老香甜。”

  苏北穆冷睨,轻哼,端酒杯轻抿口,唇角抑制住扬,随就丢颗药丸,大慈悲施舍一。

  萧锦熙忙接住赶紧服,心才落肚子里,继续夹菜倒酒。

  “饿吗?用伺。”苏北穆笑道。

  心情似乎格外宽容。

  萧锦熙自巴,嘴推脱一,“相公吃饱,吃,伺相公。”

  见装模,苏北穆嫌弃道,“吃就滚。”

  “吃吃…”萧锦熙真怕魔鬼,赶紧拿筷子大快朵颐。

  吃欢快,凌风道,“少奶奶,公府人,让速府一趟。”

  情几,因生病,一直就公府“交代”。

  神情似乎别,萧锦熙喝口汤,道,“吗?”

  紧用“速”吧。

  听语气太。

  难道永乐世子退亲?

  凌风脸色确难,苏北穆,才道,“听萧二姑娘阴错阳差接永乐世子少奶奶写信,赶赴约,人大安寺误春药肌肤之亲…”

  萧乱一锅粥。

  心情里吃。

  凌风赤果果鄙视。

  萧锦熙脸色一变,身旁男人,“先明关啊,早永乐世子故意纠缠。”

  万万永乐世子胆大包居敢写信。

  奇怪,既写信,萧府,而送苏府呢。

  苏北穆又傻子,自道其见人勾当,最近被人盯,故意算计陷害,仅让身败名裂,。

  某种程度萧锦熙受牵连,永乐世子被人故意泄露放大,暗人半日香毒药怂恿自尽,早几始就人意无意坏话败坏名。

  目搞臭名,让身败名裂。

  次恐怕吧。

  萧锦熙心里影阴,就怕信又“惩罚”。

  放筷子跪坐软垫手搭胳膊,“相公,千万相信,太奇怪,肯定人故意陷害。”

  苏北穆睨白皙小手,粉嫩指甲抹指膏油,修整整齐齐,粉嫩爱,其一手指道轻浅咬痕未痊愈,眸光微眯捉住小手捏捏:“证据确凿,怎相信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